第1回

    傍晚的醫院,窗外的雨淅瀝瀝地下。

    “……科學家們前段時間預測的九星連珠景象并未發生,迷信人士所說的審判與未知病毒襲擊人類的傳聞亦證明純屬虛構……”

    一位瘦削的老婦人倚坐在病床上,認真看著電視里的一出訪談。

    往日里,她對國際新聞完全不感興趣,因為是最后一次,所以她看得特別認真。再不看就沒機會了,身患絕癥晚期的人,多呼吸一口空氣都像是賺到。

    而且,今天正好是她五十歲的生辰,充滿消毒水味的病房里仿佛還彌漫著一股淡淡的奶油香味。

    她叫羅萱,剛剛前兒媳抱著小孫女過來替她慶賀生辰,還有大哥一家。不過,她目前已經吃不下任何東西,僅僅是嘗了一小口自己最愛吃的蛋糕。

    太奢侈了,她平時從來不舍得買,因為要養家糊口。

    一提到錢,她條件反射地覺得好浪費。

    不止蛋糕,還有病房,大哥居然幫她找了許多專家過來看病,換了一間單獨的病房,還請了特護時刻看守。

    大哥說,這是他一位多年未見的老朋友幫的忙,不用羅家花錢。

    鬼才信呢,他哪有這么慷慨大方又有本事的老朋友?如果有,他就不會屢屢遭小人算計,一直被困在青臺市的警局當一名小隊長。

    看著老哥染霜的發鬢,她不禁一陣心酸。

    她是單親媽媽,早婚早育早離,丈夫說她太物質,把房子看得比他還重要。丈夫是跑業務的,后來聽信朋友的話沉迷各種投資,把家底全部搭了進去。

    他是外地人,而她是本地人,有一套婚前房子。

    他敗光積蓄猶不死心,希望她能夠支持自己的事業,用婚前房子貸款給他做生意。因為孩子,她不肯也不敢,真心害怕他把最后一點資產都賠進去。

    女人圖什么?就圖一個安穩的環境給孩子平安成長。可惜,這恰恰是個別男人最鄙視與厭棄的生活方式。

    那時候,一位喜歡他好久的白富美說看好他的能力,愿意支助他闖一番事業。

    但有一個條件,與羅萱離婚,娶她。

    這根本不必考慮,他火速與物質女(羅萱)離婚,娶了白富美。并順利進入對方的家族公司,從此青云直上,不久便成為本市的杰出青年企業家之一。

    男人風生水起,羅萱就狼狽多了。

    離婚的時候,孩子爸不要孩子,因白富美的父母反對。孩子的爺奶想要,可她不給,怕孩子跟著老人吃苦頭,將來還要看后媽的眼色。

    就這樣,孩子跟著她過上平淡的生活,談不上大富大貴,僅僅吃飽穿暖而已。

    她從小是學渣,讀完高中就出來工作了。

    后來嫁人生子,為了在家看孩子,她不得不辭了工作。離婚之后,孩子交給爸媽帶,她出去找工作。

    為了讓孩子生活無憂,她一直打兩份工,一有時間就去兼職。

    有得必有失,忙于工作的她少了很多親子時間。后來父母相繼去世,她壓力山大,更是疏忽了孩子的教育。

    好不容易才把孩子拉扯大,娶了媳婦,他卻跟親爸走了。

    原來,前夫再婚后只生兩個女兒,沒有兒子。那怎么行?女兒是賠錢貨,兒子才是香火(他認為)。

    他跟兒子說了,只要肯認他,將來就能獲得全部家產。

    就這樣,她含辛茹苦養大的兒子跟父親走了,又在后媽的慫恿下離婚另娶富家女,從此走上父親的舊路。

    兒子居然學他父親那般薄情寡義,羅萱悲憤交加,曾以母子斷絕關系相逼,希望喚回他的良心。

    “媽,你知道我從小怎么過來的嗎?受過多少白眼和嘲笑嗎?如果可以選擇,我根本不想有你這樣的媽!”這是兒子沖著她痛苦萬分、撕心裂肺的吶喊。

    兒子的話讓她大受打擊,從此再也沒見過他。

    不是她不想見,是兒子認為她這個愚昧的老母親試圖用母子之情控制他的情感,左右他的人生,不得不避而不見。

    哪怕她說患了絕癥,要見他最后一面。他也以為母親在騙他,一直不肯露面。

    罷了,見慣世情冷暖的她有什么看不開的?

    她阻止親人去找兒子算帳,并讓侄子找人來辦理過戶與公證事宜,她要把自己的老房子留給前兒媳。

    對方在離婚的時候懷著兒子的骨肉,生了,是個女孩兒。

    前兒媳是個好女人,知道她這前婆婆病了,一直忙前忙后地悉心照顧,比親兒子孝順。

    所以,那棟老房子留給娘倆合情合理。

    死到臨頭,回顧人生,她特后悔當年的自以為是,學習也不夠努力。自以為真愛與眾不同,真愛就能相伴永恒,結果自己沒啥本事,真愛又成了路人。

    不僅害了孩子和自己,讓父母操心,更連累無辜的前兒媳和孫女。

    她以為自己為母則剛,只要努力就一定能讓孩子過上好日子,結果疏忽孩子的教育,讓他變成他爸那樣唯利是圖的人。

    由此可見,自己不是山就別讓人依靠,以免累及旁人,這是她的人生總結。

    如果人生能夠重來,她一定好好讀書,豐富自己的閱歷與人生,掌握更多的生存技能,讓父母安心……

    “……請問專員,聽說九星連珠能引發時空磁場混亂,從而穿越時空,這種說法有沒道理呢?”

    “呃,雖有一定的夸張成分,但不排除這種可能。因為這個磁場原理是這樣的……”

    吧啦吧啦,節目主持人聲音清亮,某位專員的語氣溫和醇厚,讓走神的她回到眼前。

    時空磁場混亂,穿越時空,重生?

    想當年,她這學渣看過不少相關類型的小說。病床上的羅萱不禁眉眼彎了彎,露出一臉懷念的表情。

    唉,如果人生能重來該多好!

    說到重生,她不由想起患了老年癡呆的媽說過,她出生時帶著一把袖珍小扇子,不知是真是假。

    當時大家以為是一塊結石,是孕婦吃錯東西造成的。可它隨著她的年齡成長,隱約判斷出是扇子,可惜后來不見了。

    除此之外,她還有一個本事——能看見別人的死期。

    為此,羅家夫婦吃盡苦頭,幾乎天天提心吊膽。

    有一天,鄰居大嬸帶著閨女、外孫來羅家串門。結果,不到三歲的小羅萱當面說對方的小孩明天會死。

    結果第二天傍晚,鄰家大嬸果然帶著一群人吵上門,說小羅萱把她的外孫咒沒了。

    “……那天家里真吵啊!好像連空氣都沒了,讓人喘不過氣來。”想起那天的事,羅媽心有余悸,慶幸道,“鬧得警察來了,你被嚇得當晚就發起高燒……”

    因禍得福,小羅萱醒來之后全然忘了那些事。包括不知何時失蹤的扇子,和那古怪的能力。

    雖然忘了很多事,羅媽媽卻記得兩個孩子小時候的事,常常跟兒孫們提起。

    “這件事我跟她爸一直瞞著她,你千萬別跟萱萱說。”羅媽媽說,“太可怕了!她說她爸五十六歲死,她自己死得更早……”

    結果,她爸真的只活到五十六歲。

    “……太可怕了!別讓她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她一定長命百歲。”老人一臉茫然地目視前方,嘴里不停地叨叨念。

    憶起往事,躺在病床上的羅萱閉上眼睛,一行熱淚滑落鬢角。

    如果人生能夠重來該多好,她一定不讓父親太操勞,注意休息。因為他的死,母親受不了刺激才患病,不到一年也跟著去了。

    如果人生能夠重來,她一定如了兒子的意。

    如果人生能重來,她一定要好過自己的日子,絕不重復今生的凄苦……

    凌晨的黑暗中,她的意識開始模糊不清,驀然聽到一道溫厚慈祥的聲音:“萱萱……”

    “哎?”

    是誰?好耳熟的聲音。

    “萱萱……”這回是溫柔的女聲。

    噢,聽出來了,是爸媽的聲音,感到特別的親切。

    “哎。”她連忙應著。

    一股強大引力將渾身無力的她拽起,整個人輕飄飄的,腳下輕輕一邁便離開了病床……

    清早,街邊電器店櫥窗里的電視正在播放新聞,不少路人駐足靜看。

    “……昨晚一塊隕石從天而降,在華夏北部2片區東郊農場砸出一個大坑,目前人員傷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