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回

    村民們本想將它連根拔起,不知哪位老人站在邊上默默流淚,喃喃說:“造孽啊!百年木,風水樹,挖了它,咱們村就斷根了。”

    這必須是迷信啊!

    可村民們怯了,有些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還有一句,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反正它不礙事,就讓它矗在原地吧,說不定哪天就復活了呢。

    古語有話,枯木逢春嘛。

    所以,那棵焦木得以存留下來,安靜地佇立山中。除了幾位老人,年輕一代沒幾個人知道它的存在。

    基于“起個賤名好養活”的道理,古木嶺被改為枯木嶺。

    果然不出幾年,老檀樹枯木逢春綻新芽,眨眼過了幾十年,胸徑一米四五的古樹正在逐漸恢復中。

    當然,想要回到以前的高大威猛,恐怕不容易。

    “太小,長得還不夠大,以前樹干高大粗壯,要三四個成年人才抱得過來。”谷老爹仰望頭頂的龐大樹冠,拍打著粗壯的樹干,十分感慨。

    站在檀樹下,一縷淡淡的清香格外醒神。

    “嘩,真的好大!”羅天佑驚嘆著繞樹跑,伸開雙臂試圖作環抱狀。

    老檀木?

    羅青羽好奇地仰起小臉,目露驚詫。

    這樁奇事她上輩子沒聽過,也難怪,她一共才來過幾趟。懂事的時候,外公已經去世很久了,根本沒人提過枯木嶺的由來。

    今天一大早,谷老爹帶著兩個女兒和外孫們進山,說讓他們認認路,看看分給他們家的山是怎樣的。

    原本不帶孩子上山的,哪知倆小死活要跟來,沒辦法,只好一起來了。

    “阿寧,這棵樹你們可不能挖啊!要好好愛護。這是老一輩留下來的東西,你挖了會被人戳一輩子的脊梁骨。”外公憂心叮囑。

    戳脊梁骨是輕的,就怕犯了眾怒。

    聽老一輩說,自從古樹被劈,村里的生活狀況的確一年比一年差。哪怕枯木逢春,村里的經濟狀況依舊沒有起色,反而村里的外鄉人相繼富了起來。

    比如住在雷公山的丁家,雷公山離枯木嶺不遠,中間隔著一條村路與河涌,面積比枯木嶺更大一些。

    還有住在大谷莊村邊的顧家,他們兒孫眾多,極其富貴。有的移民海外,有的在發達城市安居。

    丁家的兒孫雖然不多,代代都是一脈單傳,卻貴氣逼人。

    據聞,在十幾年前經常有高官貴人親自登門拜訪,專車接送丁家人的出入。他們一家極少露臉,神神秘秘的,后來他們去了香江那邊發展,鮮少還鄉。

    兩戶外鄉人皆有一棟老屋在村里,讓與兩家交好的村民好生照料,每年給他們一定的報酬。大谷莊先富起來的人家,其中就有幫丁、顧打理祖屋的村民。

    他們與丁、顧兩家交好,在對方的提攜之下迅速發家致富。然后年輕人出去發展,留下老人在家幫忙看顧自家的,和丁、顧兩家的老屋。

    村民們傳說,外鄉人之所以發達,全賴雷公山上的那棵百年古樹。

    沒錯,雷公山上也有一棵老柏樹,丁家曾經請專家去做過鑒定,發現它至少有三百多年的歷史,比枯木嶺那棵少了四百年。

    可人家一直是活的,枯木嶺那棵死過一次,重生等于新生,比不過。

    每逢春天時節,成群的鳥兒飛往雷公山的老柏樹上,鋪天蓋地的,那場面叫一個壯觀!

    一看就知道風水好,難怪肥水流到外鄉人的田。

    因此,村民們更加堅信枯木嶺這棵肯定也是風水樹,正在恢復中罷了,是堅決不能動的。

    可惜,隨著歲月的流逝,大谷莊里的村民逐漸老去,年青人為了更好的生活全部往外跑,對本鄉的各類典故完全不感興趣。

    基本上,除了老一輩,村里已經沒人知道它的來歷。

    谷寧正在打量四周,聽罷點點頭,“放心,爸,我不動它。”

    與孩子們的活躍不同,她的語氣有些敷衍,不得勁。

    這兩天,小女兒時不時有一聲咳,昨天她帶孩子進城檢查過。醫生說沒毛病,可能有些水土不服,連藥都不用吃。

    從醫院回來后,她做了銀耳百合羹給孩子吃,又做了一套按摩,依舊無效。谷老爹說城里的孩子缺運動,趁今天上山認路,正好把她也帶上活動活動。

    作用是有的,路上,孩子咳的次數少了,總算稍微放心。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讓她特別郁悶。

    原本只想回村里要一塊地,蓋一棟房子,花費不多。如今卻要來一座山,說實話,她有點頭痛。

    山很好,入目一片翠綠清爽,可山路不好走,除了請工人開路,還要運建材上山……一想到要花那么大一筆開支,她心里隱隱后悔不該一時頭腦發熱。

    山很大,說是有30畝之多,能耕種的只有七八畝,勉強開墾的話,耕地不超過十畝。

    關鍵是,將來一家人要住進山里嗎?山里落后,連手機訊號都收不到。再說孩子們,他們小時候覺得有趣,長大后肯定不會回來的,太不方便了。

    等自己夫妻退休了,回山里養老真的方便嗎?在這深山老林,萬一病了,年邁的他們走出不去,豈不是死了都沒人知道?

    唉,越想越覺得前途無亮~。

    越往山上走,谷寧越發心情矛盾。表面無所畏懼,內心在不斷哀鳴。

    相反,趴在小姨背上的羅青羽興奮極了,貪婪地欣賞深山景致。她年幼,體力不夠,走一陣,再被人背一陣子。

    盡管疲憊,她的激動心情難以平復。心理影響生理,一連咳了幾聲。

    老媽太給力了!居然要來一座山!

    山中環境優美,空氣清新,枝繁葉茂的,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外公所說的以前踩出來的路已被野草野花遮掉一大半,各類喬木、植物種得雜亂無章。

    這樣挺好,顯得整座山充滿生機,比方才他們經過的桉樹林好多了。大批量種植桉樹超級坑爹,它導致那片山頭的土地沙化,抑制原生物種的生命力。

    幸虧外公當年不聽別人忽悠種植桉樹,如今那個山頭的山主全家搬走了。因為種出來的桉樹無人收購,那些年又遇到旱災,耕地收成慘淡。

    他們無以為繼,只好搬出村子另謀生路。

    樹挪死,人挪活,聽外公說那一家子在外邊混得蠻不錯。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