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回

    一連幾天,終于,年哥要走了。

    曾經送他去西環市的那輛保鏢車,今天一大早開到院門口接他。并且把谷寧送的一麻袋烏甘草米裝進車,還有一大包山貨,比如野生菌,藥材和蜂蜜。

    藥材是枯木嶺的,現采現曬,孩子們親手炮制,由谷媽從旁指點或偶爾搭把手。她太忙了,實在分不開身,只能告訴孩子們采哪些,采回來該怎么做。

    自從女兒告訴她,孩子和孩子爸最終會病死,她便開始向醫院里的老中醫討教,學習如何分辨、炮制藥材。

    當然,她現在是一知半解,要學的東西還很多,也僅敢嘗試炮制普通藥材。野生菌和蜂蜜是在另一個山戶家買的,保證貨真假實,而且價錢公道。

    “好好努力,十年后再看看你我誰更出色。”溫文爾雅的小年戲謔地捶好友的肩膀一記。

    “比專業,我一定贏你。”羅天佑對自己的能力很有把握,財富就不用比了,羅記連人家的小指都比不上。

    這不是自卑,而是現實。

    小年聽罷嗤了聲,而后低頭看著站在谷媽腿邊的小姑娘,蹲下身,眸里噙笑地摸摸她的小腦袋,“小青,平安長大,少管別人家的閑事,懂年哥的意思嗎?”

    “嗯。”羅青羽乖乖點頭。

    “要是你哥以后不聽話,不理你,記得找年哥削他。你手機里有我的號碼,要記得哦。”小年叮囑她。

    “知道了,年哥一路平安。”她揮揮爪子,緊皺小眉頭,一臉的“甭磨嘰了,快走吧,太陽都出來了”表情。

    小年噗哧地輕笑一下,用力揉她頭頂幾下才肯罷休。

    “小年,那些東西能過關吧?”孩子有保鏢跟著,谷寧只擔心這一點。

    “能過,放心吧。”

    小年站起來,再次向大家一一告別,然后上車離開。正好有一輛噪音巨大的拖拉機上山,途中與保鏢車擦肩而過。

    幫忙收割的鄉親們來了,這深山老林的居然看見一輛私家車,那是多新鮮的事呀。

    眾人紛紛向谷寧打聽方才離開的人是誰,是不是很富貴。在這年代,久住山村的人頂多有輛摩托車,有小車的人家在他們眼里比萬元戶更牛.叉。

    “租的,這深山老林又人生地不熟的,租一輛車出入更加安全,反正就一次不算很浪費。”錢財不可露眼的道理,谷寧懂的。

    為了孩子們的安全,做人低調一些比較好。

    鄉鄰一聽,恍然大悟,原來還有這種操作,城里人真會玩。

    大家開始干活了,谷寧望著小年的車子消失的方向,一邊打電話告知對方的媽媽,一邊叮囑兒子看好女兒,還剩下兩畝地不必他參與,看好妹妹就行。

    令娘仨意外驚喜的是,拖拉機到達不久,一輛摩托車載著羅爸來了。

    “你怎么來了?我還有五天假。”谷寧又驚又喜。

    羅宇生笑笑,“正因為你還有五天假我才趕緊過來。”難得媳婦有假,必須一家團聚幾天。

    加上閨女說孩子媽增壽了,他是一天都坐不住,恨不得隔天就回枯木嶺瞧瞧。本該早點來,偏遇上老叔公那邊的情況不太好,出了醫院隔天又進了。

    他有車,這幾天一直在為老人奔波。

    老爸來了,羅青羽認真看了看,發現他的壽數已增到80。也就是說,這輩子爸媽會在同一年去世……

    “青青。”

    正想著,老爸喊了她一聲。

    “啊?”她回過神看著老爸。

    “增了?”羅爸摸摸她的頭,目光柔和。

    “嗯,”她點點頭,“增了……”

    剛想說出壽數,卻被老爸阻止,“青青,增了就好,其他不用說,以后都不要再提這件事。”

    增多少無所謂,重要的是一家人平安無事。

    “老羅……”可谷寧想知道。

    “阿寧,別忘了西江的事。”羅宇生看著媳婦,神情難得嚴肅一回,“知道太多對我們沒影響,對孩子卻未必……”

    家長的情緒容易影響給孩子,萬一又生出執念,那不是收紅包就可以擋掉的災難。

    舉個例子,算命先生可以告訴你未來的情況,但如果要施法破煞或做出某種改變,代價就另當別論了。不僅加倍收錢,算命先生面對的反噬可能更嚴重。

    除非他是個騙子,是普通的神棍。

    “……這次多虧有小年,下次她未必有這種運氣。”羅宇生安慰媳婦說,“這人能夠活多久各有定數,現在咱們一起增壽已經比別人幸運,不能再貪心。”

    他的話戳中谷寧的某根神經,淚水涌出。

    羅天佑在旁見了,很不安地喚了聲:“媽……”

    “媽沒事,”谷寧一邊笑一邊擦干眼淚,“那咱以后都不提了,小佑,青青,你倆要聽爸爸的話,以后誰找小青問這些事都不準說,知道嗎?小佑,尤其是你。”

    “我知道了。”羅天佑抿抿嘴,忽而想起一事,“爸,我要改名。”

    “改名?”夫妻倆一愣,“為什么?”

    “叫天佑的人太多了,我不喜歡。”

    “行,這問題過幾天再商量。”眼下還有活沒干完,谷寧沒心思琢磨改名字的事,“老羅,你先回房洗洗歇歇,鍋里有早餐……”

    “不用,我在車上已經睡過一覺,不累。”羅宇生把行李箱一推,“你這幾天也累了,幫我拿行李回房,負責煮三餐,有時間就看看書,外邊的事交給我。”

    媳婦的假期快到了,總得讓她歇幾天,這也是他提前趕來的原因。

    男人和女人的辦事風格不同,羅天佑依舊隨老爸到外邊的地里干活,美其名曰,男孩子要多鍛煉,瞧人家小年多結實有力。

    這一次,谷寧罕見地接受他的安排。

    沒辦法,別人家的孩子那么優秀,年紀小小,體能卻比自己的孩子好,可見自己重文輕武的教育方式非常不妥,男孩子還是交給他爸訓練的好。

    閨女在家陪媽媽做家務和玩,谷寧一下子輕松起來。

    就這樣,又過了兩天,枯木嶺的烏甘草全部收割完畢,脫殼。鄉親們干完活,紛紛領錢下了山,后邊的一大堆事交給羅家人做。

    先曝曬,再把糧倉的三個大米缸裝滿,用麻袋覆蓋,壓些曬過的烏甘草麥糠什么的,然后密封。

    穗米太多,又分給鄉親們一些。他們不愛種,但可以吃呀!能省不少米糧呢。

    盡管如此,瞧著剩下的七、八千斤的穗米,谷寧傻眼了。

    “怎么辦?”

    “沒事,叫你大哥三弟他們過來搬一些走。”羅宇生很淡定,“剩下的我找人運回西環市釀酒。”釀酒前先分一些給羅家的族親們。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分甘同味,好過家里爆倉。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