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回

    有些事,在自己看來嚴重得猶如天塌地陷,但在別人眼里,就像吃膩了正餐,偶爾叫一頓外賣那么普通正常。

    “這沒什么,我見過這種人,他們的能力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消失。因為人長大了,心思復雜,靈魂不純,眼睛渾濁自然而然就看不到了。”丁大爺安慰說。

    三歲小孩的心靈最純凈,所以能看到身處異次元的游魂。過了三歲,懂人事了,便只能看到人類的事。若過了三歲,那種能力還在的話,稍微注意就好。

    “……不管看到什么切勿多嘴,一切自有緣法,人力改變不了什么。現在就怕她將來心高氣傲,為了救人害了自己。”同是天涯淪落人,丁大爺心有戚戚然。

    他家小孫女天賦過人,同樣擔心她進入青春叛逆期聽不進他的話。

    得知丁家也有同樣的煩惱,羅氏夫婦像找到組織似的,急切地問:“那,收紅包可以化解她泄露天機的后果嗎?”

    一看他倆的表情,便知道羅家孩子泄露不少天機,并且發生過令人擔憂的事。

    丁大爺不禁睨他們一眼,“還是謹慎一些的好,不該問的別問。實在要問,她必須收卦金,收多少看一個人的運程來定……”

    可以向富人多收一些,窮人或未來要窮一輩子的人、或即將死亡的人可以免收,因為活人不收死人錢。

    不知何時,倆小姑娘跑到這邊聽老人講故事(娜娜認為)。

    一個靠在老媽身邊仔細聽著,小娜娜坐在身邊,不時伸手戳戳她的胳膊。

    羅青羽:“……”

    “……除了方才那些,還有一點最重要,問運程、壽命可以隨便收錢。但改運、改命兇險萬分,她還小,若無名師指點切勿亂來!”老人很慎重地叮囑。

    羅氏夫婦心底微寒,再次對望一眼,不敢吱聲。

    丁大爺不理他們,反而盯著羅青羽左看右看,然后得出一個結論,“我說句不中聽的,她沒有當術士的資質,安分當個普通人最實在。”

    他看不到孫女說的火光,但能看出一個人是否具備術士特有的靈性。同時懷疑孫女看到的所謂的火光,其實是功德之光,或受祖上護蔭,或自身帶來的。

    那些光芒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被人性的各種陰暗面所掩蓋。

    丁大爺這話,使谷寧、羅宇生大失所望,他倆本來想求丁大叔收自己閨女為徒的。閨女那雙眼睛不知什么時候會闖出禍事,唯有深入了解方能避免。

    “丁叔,要不,您教教她?”羅宇生看著閨女,猶抱一絲希冀。

    丁大爺默,伸出一枯老的手拔開羅青羽額頭的劉海,再仔細打量一番,始終是搖搖頭。

    “孩子,聽爺爺的,不看,不說,不管,便可保你一生平安。”不欲多言,老爺子起身朝孫女招招手,“時候不早了,我們該走了,娜娜,向姐姐說再見。”

    嗯?小娜娜回頭瞅著爺爺,不樂意了,“我是姐姐。”

    “你小她一個月,是妹妹。”老爺子很無奈。

    “我看得見她,她看不見我,所以我是姐姐。”憑本事論輩分的小娜娜倔強地望向羅青羽。

    經過溝通,她能看見對方身上有火,對方卻看不到自己身上有啥,不管自己有啥沒啥,就憑第一點,她贏了。

    “姐姐再見,有空來玩啊!”羅青羽從善如流,爽脆地揮揮小爪子說。

    年齡決定一切,不必與小孩爭一時長短。

    見她如此爽脆,小小年紀居然懂得遷就幼小,丁大爺樂了,對她的好感深了幾分。

    小娜娜更是咧嘴一笑,嬌俏的臉龐像綻開一朵燦爛的花兒,歡快地向眾人揮揮手隨著爺爺離開。

    當然,太陽那么曬,路那么遠,羅家不可能讓一老一小走路回去,何況還有一大包穗米。

    最終,羅宇生開著電動小三輪,載著爺孫倆和一麻袋穗米回到雷公山。

    等丁家人離開,羅青羽自己玩了一會兒手指,找個借口躲回房間去。

    干嘛去?當然是對鏡而坐,靜思己過。

    她左看右看,愣是看不到自己身上有光。可那小丫頭說她身上有火,那不是炙云扇的特性嗎?安全感呈直線下降,坐過山車似的咚一聲跌出負值分。

    話說,她要不要把那臂釧戴上?據說它可以掩蓋身上的火光。

    可那一個蛇形金疙瘩光燦燦的,她怎么向父母解釋它的來歷?還有,學生身上不可戴首飾,將來怎么蒙混過關?

    從小一直戴著它,欲蓋彌彰,反而更引人注目。

    小娜娜真是的,眼睛見鬼見啥不好?居然看見她身上的火,真麻煩。

    她在房里坐立不安,苦思辦法,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門外傳來老媽興奮的催促聲:

    “青青,快出來!”

    “干嘛?我要睡覺。”邊說邊起身開門。

    門一開,面前驀然垂下一條鏈子,鏈繩呈深褐色,一塊呈深沉綠色的墜子吊在眼前晃來晃去。

    羅青羽:“?”

    “漂亮嗎?這是丁爺爺送你的,趕緊戴上。”老媽說著,把鏈子給她戴上。

    羅青羽一臉的莫名其妙,摸摸墜子,嗯,不管真假,反正挺好看的。她上輩子一直想買條玉鏈子戴,由于舍不得錢只好買些次貨戴,過過心癮。

    眼前這條不知品質如何,墜子綠油油的,很好看。

    “丁爺爺為嘛送我鏈子?”她表示不解。

    因為她長得可愛?天哪!她這輩子的人緣咋辣么好咧?先是冒出一位便宜道長,接著是年哥,現在又來一位丁爺爺。

    人緣太好,很大壓力啊怎么辦?人情欠多了,要還的。

    當然,這是她的自我調侃,對方是否存在惡意她不愿深想。想也沒用,聽說人家是正宗的玄門中人,要算計她易如反掌,大不了將來看看誰的命更硬。

    人心復雜禁不起揣度,不如順其自然。世間有很多壞人,好人更多,不是嗎?

    “戴上這個,以后就不怕別人看到你身上的什么光了。”谷寧一知半解道,忽而試探地問她,“青青,你,還能看到媽媽活到幾歲嗎?”

    羅青羽怔了下,抬頭看看,默默點頭。

    見狀,谷寧很失望,“算了,你睡吧,別把玉弄丟了,好貴的。要是弄丟了,以后爸媽可買不起第二塊。”

    貴不貴的,其實她也不清楚。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