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回

    “她胡說!我們明明是好心等她一起回家!”對面一名男生跳起來,指著她吼道:“大家叫你雞眼妹,平時一個朋友都沒有,我們見你可憐才等你一起回家!”

    另外幾名少年少女連忙點頭,好像受了大委屈。

    “哦,那我謝謝你全家門了,改天我輪流去你們家作客。”羅青羽平靜地說。

    “不要!”

    嘩啦一下,對面幾位同學十分默契地霍然起身,迅速退離辦公桌幾丈遠。

    班主任:“……”小丫頭擁有特別敏銳的觀察力,一語中的。

    羅宇生:“……”嗯,這孩子的性情隨媽,同樣彪悍。

    眾家長:“……”造孽啊!看把她們家的小寶貝嚇得。

    “你是巫婆,不準去我家!”為首那位男同學再次嚇得面無人色,色厲內荏地指著她喝斥。

    “周文強,不許這樣說同學。”周媽媽鐵青著臉沖兒子吼,“過來坐下!”

    瞅瞅這膽量,還是她家那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嗎?

    “媽……”離太近可能會招鬼。

    “過來!”瞧這慫包樣,要氣死媽了。

    另外幾位家長也紛紛喝斥自家孩子,讓他們過來坐好。

    等孩子們心有余悸地坐下,周媽媽收拾心情,臉上重新擺出一個牽強的笑意,溫吞道:

    “這個,羅先生,調皮是孩子的天性,尤其是男孩子更加鬧騰,可他們沒有惡意。男孩子嘛,越喜歡一個人就越想搗蛋吸引對方注意。既然你孩子不愿跟他做朋友,就算了,但是不應該嚇唬他,你瞧瞧……”

    扳過自己兒子那張肉肉的臉,滿眼的心疼:

    “嚇得他整晚做噩夢,嘴里喊著不要騎我脖子,一夜之間瘦了這么多,眼睛一點精神都沒有。你設身處地想想,換成你家孩子被嚇成這樣,你不心疼?”

    “是呀是呀,我家的更慘,整晚不敢睡,恨不得鉆進桌底不出來。”要么跑到父母的床上,非要睡在中間。

    家長們紛紛開口附和,訴說自家孩子被嚇得多可憐。

    羅宇生見她們說著抱歉的話,臉上掛著理所當然的表情,既不生氣也不著急,抬手摸摸閨女的頭頂,緩緩微笑:

    “你們說的對,愛調皮搗蛋是孩子的天性,難免的。這不,你們孩子喜歡她所以欺負她,我女兒也喜歡他們,所以才嚇唬他們,這很正常,沒必要開會處理吧?”

    呃,諸位家長面面相覷。

    周媽媽反應快,牽強一笑喃喃道:“這不一樣……”

    “怎么不一樣?”羅宇生神色不悅,“你們孩子聯手堵我女兒的路,想干什么?這難道不是校園暴力嗎?你們不好好教育孩子還有理了?這就是你們的家教?”

    “這怎么是暴力?沒那么嚴重,”另一位家長急了,“羅先生,孩子之間打打鬧鬧很正常的……”

    “既然正常,我女兒哪兒做得不對?”

    一群熊孩子靠武力,他家閨女靠智力,完勝啊臥槽!

    “孩子,爸為你驕傲。”羅宇生當著大家面,大方表揚自己的孩子,“下回再這樣你甭客氣,他們年齡比你大,皮厚肉實,大方揍他們。”

    “哎,羅先生,哪有你這樣教孩子的?”諸位家長不服了,掉轉槍口對準正在觀戰的班主任,“黃老師,你可一定要替我們作主啊!”

    “就是,都是小孩子,又不是深仇大恨,至于嗎?”

    “我們是來講道理的,看把我孩子嚇得……”

    直到班主任出面調停,嘰嘰歪歪的女家長們才肯安靜下來。

    “這事的確是周文強他們的不對,這樣,”班主任望著幾位高年班學生的家長,“周太太,先讓他們向羅同學道歉,然后再讓羅同學說明情況,好不好?”

    道個歉而已,沒有什么好不好的。她們不像姓羅的男人那么小心眼,扯著一點小事夸大其詞。

    “快,向小妹妹道歉。”

    家長們催促熊孩子們,去堵人家小女孩的路的確不對,道歉有理。

    就這樣,在家長的催促下,羅青羽得到他們毫無誠意的道歉,并且表示日后不會再犯。

    信他們才怪,一看就不是真心的。

    羅宇生默默觀察一番,發現這些孩子對自己閨女是畏懼之余暗藏恨意,瞧瞧那周文強兇狠的小眼神,再回想一下對方家長對他的縱容。

    嘖嘖,不行。

    如果澄清閨女說的是謊言,日后豈非少了一種制衡熊孩子的手段?若下回真打起來,閨女下手沒輕沒重的,把人打傷的話要賠醫藥費,那得多憋屈啊。

    “青青,向哥哥姐姐們道歉。”羅宇生輕拍孩子的后腦勺,“下回不準這樣,無論你看到什么都不許說,爸媽教過你很多回,你怎么轉身就忘了?”

    嗯?!

    在座的家長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身體下意識地往后挪挪,不可思議地瞪著羅家爸爸,連班主任都不由自主地推推滑到鼻梁處的眼鏡。

    啥意思?這孩子真見鬼?

    “孩子的眼睛是明亮的,”羅宇生無奈地看著大家,“她從小行為古怪,經常對著空氣說話,她.媽媽嚇得夠嗆。后來醫生說是孩子豐富的想象力作祟,只能任她自由發揮……”

    要知道,扼殺孩子的想象力,罪大惡極。

    “……你們就當她說的是假話吧。有些事信則有,不信則無,我不敢下定論,但也不必太當真。”羅宇生態度誠懇,目光慈祥地看對那幾位小學生說。

    哼,小崽子們,鼻屎大的膽量還敢欺負人。不受點教訓約束約束,對他閨女早晚是個禍害。

    與其事后補救,不如當場扼殺苗頭。

    羅青羽:“……”

    她不敢相信這番扎心的話竟然出自老爸的口,但作用很強大,那群不良少年再次被嚇得眼眶通紅,家長們氣結之余又向班主任求助。

    班主任無語地望著羅家父女倆,得,他倆終于老實認錯。離開辦公室門口,在走廊處,羅宇生再次溫和叮囑:

    “青青,以后記得爸的話,不許再……”

    “告訴任何人嘛!我知道了。”

    羅青羽識趣地接過話尾,稚嫩的童音不加掩飾,響亮地回蕩在走廊范圍十米內,不小心被尾隨而出的小家伙們聽見,剎時色變。

    “媽……”小家伙們又被嚇尿。

    奈何人家已經道歉并且澄清,難不成把人家叫回來,再當著班主任的面澄清一次?老師不煩,她們還覺得煩呢。

    “知道怕了?知道怕以后離她遠點!”

    家長們一臉便色,沖自家孩子吼出代表正義與公道的聲音,徹底將校園暴力掐滅在源頭。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