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回

    來到住所,爸媽住在兒子那邊,讓女兒習慣一下獨居的感受。

    一家人搞完衛生,谷媽在家煮飯和鋪床疊被什么的,其實她懶得爬樓梯,太累了。由羅爸帶女兒到附近的菜市場、中型超市等地轉一圈,熟悉熟悉環境。

    “……那邊是夜市街,我告訴你,少吃這些東西……”

    “我知道,垃圾食品嘛。”羅青羽打斷老爸的話,挽著他的手臂,“放心吧,爸,我知道自己將來怎么死的,我會比誰都愛惜自己的身體健康。”

    得知自己患了絕癥,她眼前一片灰暗,天空仿佛轟然坍塌,渾身發冷,再也感受不到陽光的溫暖。

    無數次想起她在年輕時放縱海吃,吃嘛嘛都香,香到極點是絕望,那種揪心揪肺的悔恨,她不想重溫。

    “懂得愛惜自己就好,像我和你媽,放棄忙碌的工作就是為了不讓你們擔心。”羅爸殷殷叮囑。

    聽到這里,羅青羽略好奇,“爸,你真的把羅記租給別人了?”

    那可是老爸一手做大的羅記,前世一直做到死才放手。

    “不信?以后你有空回去看看唄,看看爸有沒撒謊。”羅爸笑呵呵地目視前方,內心感慨。

    羅記租給那名跟他時間最長的老廚師了,包括二樓的住宅,如今他們一家三口住在一起,為將來的生活而奮斗。

    空間太小,那位徒弟和自己的家人在外邊租房子住,租金貴得嚇人。而羅記的租金是附近最便宜的,畢竟是老伙計,老廚師對羅宇生感激得不得了。

    其實,羅宇生不是不想做,是谷媽不讓他做。說長期生活在油煙環境對身體不好,這肯定是他未來死于癌癥的原因之一。

    等債務一清,她就不許他做了。

    當然,自己不做生意,也不能賦閑在家,哪怕另有收入。

    老友封成幫他找了一份工作,在一間新開的武道館擔任臨時武師,隨時代課那種。老板與里邊的武師幾乎全是退伍的軍人,并且身上或多或少有些毛病。

    他們的休息日與行政班不同,所以需要羅宇生這種代為上課的武師。不忙,用來打發時間罷了,羅宇生的腳更不是問題。

    能耐人身上的缺陷不叫缺點,叫英雄特有的標志。

    谷寧聽說之后,覺得這老板是在做慈善,呵呵,或許吧,反正羅宇生很喜歡那種氛圍,仿佛重返軍營時光。

    “……我把偷學你的招式傳授給學生,你不介意吧?”羅爸問閨女。

    這幾年,閨女最喜歡在山里練功,隨著年齡的增長,功力越發厲害。

    從開始的花架子,到出掌有力,帶出來的掌風呼呼作響。身姿矯若游龍,氣勢如猛虎長鳴,格外驚人。

    他不記得自己教過她這些,要么她另有名師指導,要么她無師自通,是個學武的料子。

    難怪她讀書吃力,簡直和她老子一樣。

    閨女果然是拿錯她哥的人生劇本,一個女兒家如此強悍,將來還嫁得出去嗎?說句不吉利的話,別人家暴是鼻青臉腫,她家暴是一拳把命送,誰敢要?

    那一天被他無意撞見,本能地跟著練了幾招。雖然練不出女兒那種氣勢,卻能清晰感受到體內存在一股氣,而那些招式促使他將體內的氣打出來。

    他越練越驚訝,卻忍著一直不問。

    “學嘛,沒事。”羅青羽滿不在乎。

    “青青,你老實跟爸講,這功夫從哪兒學的?”終于,趁孩子媽不在,羅爸將憋了幾年的疑問問出口。

    這事他一直瞞著孩子媽,她已經被孩子的眼睛搞得神經衰弱,好不容易才恢復正常。再讓她知道這件事,她恐怕不止神經衰弱,還會變成神經質。

    “爸,非禮勿問,”羅青羽知道老爸的擔憂,“總之我保證,將來不會干危險的事,也沒人能讓我干危險的事,放心?”

    丹爐山上的內功心法不可能傳授給老爸,做人平淡些的好。她追求無盡的力量是為了煉出復元丹,不是為了驚艷世界。

    萬一老爸和大哥、年哥學會之后,受人們推崇成為華夏的鋼鐵戰士或超級英雄怎么辦?家人還活不活了?

    能力有多大,責任就有多大。

    若因為她使家人的未來變動太大,她會寢食難安。目前這樣就好,不想多求。

    “你既有分寸,爸就不問了。不過青青,你的學習還是要抓緊,千萬別松懈……”老父親的心思和老母親是一樣的,態度各異而已。

    功夫再好,也要迎接高考,這是學生的宿命。

    “現在退縮,你這輩子都體會不到闖關成功的無上快樂,這種懦弱逃避的心態會跟你一輩子。高考是你人生最大的一道難題,過了,你就是魚躍龍門……”

    過不過不重要,重要的是參與的過程。連魚都不甘心一輩子為魚,作為萬物之靈的人類,有什么借口不努力奮斗?

    羅青羽:“……”

    道理她懂,可做起來真的很難。

    高考,就像孫猴子的緊箍咒時不時讓她痛一下,這痛并快樂的人生……真特么煎熬,唉。

    ……

    晚上,忙碌了一整天的爸媽白天又開了很久的車,實在撐不住了,早早回大哥那邊關門歇息。

    羅青羽也關上自己的房門,終于,整個世界一下子清靜下來。

    打開面向馬路那邊的窗,一股熱浪夾著噪音涌進來,她連忙又關上。

    老爸白天說得對,頂多再過兩年,這里的環境將比西環市好得多,工作機會也多。她如今住的房子,比前世那間好了不止百倍,難怪爸媽欠下一身債。

    ……說一身債好像夸張了點,郊區的兩棟屋賣了,雖然那時候不值幾個錢,可那時候的房價同樣不高。

    當然,爸媽的錢不管怎么花都與她無關,他們自己會心中有數。

    她搬到青臺市,也是為了將來不必碰到前世的那個前夫。遇人不淑的結果能惡心人兩輩子,光是回憶就讓她想吐。

    算了,不想了。

    果斷關窗,拉上窗簾,把房間里的空調調節好,把老媽擱在床腳的蠶絲被往身上一拉,睡了。

    床是硬板床,她不喜歡彈簧床墊,那種床睡一兩天可以,睡久了腰酸背痛的,難受。

    所以,爸媽幫她買的是大號硬板床,蓋上被子躺得忒舒服了。受她影響,全家人睡的全是硬板床,大不了冬天的時候墊一張棉被,那樣就很暖和了。

    總之,與父母分開住的感覺?哈哈,兩個字形容:自在。

    身在異鄉的第一個晚上,大家睡得很香,一夜無話。由于外界的空氣質量差,羅氏父女昨晚達成共識不晨跑。

    因此,某人以為能睡一個安穩覺,幸福地重溫自然醒的舒適……

    可不到七點,她的房間門被捶得雷響。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