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回

    雖然羅賓妹子來了,可她是未成年,戚峰不敢掉以輕心。

    這種不安全感是之前做任務留下的后遺癥,對誰都抱持懷疑,需要一段時間調整。為了讓他安心地回去交差,去休假,羅哥最終讓小妹通知父母過來。

    得知兒子平安歸來,二老很高興;得知兒子染了毒癮,谷寧哭得死去活來,她在醫院見過那些癮君子,曉得厲害。

    染上一點毀終身,累人害己。

    “沒關系,相信你自己,一定能把它戒掉!”羅爸沒有哭,而是微笑鼓勵兒子,同時向戚峰表示感謝,“謝謝你這段日子的悉心照顧,安心回去,阿賓有我們呢。”

    戚峰點點頭,瞅一眼在后院柴房門口的羅小妹,她蹲在那里,掄起板斧輕松自如地左一下右一下將木段呈十字劈開,再隨手扔往空地暴曬。

    主屋庭院與廚房這邊的水泥空地已經鋪滿了,現在連路面都不肯放過,哪里空著,扔哪里。

    動作輕松流暢,連續劈了一個多小時不見氣喘。據目測,她劈出來的柴到少能連續不間斷地燒半年。跟削鉛筆似的簡單,一派云淡風輕不見冒半滴汗。

    哈哈,他從未見過如此彪悍的哥們……呃不,是妹子,真大開眼界。

    “真不讓她考警校?”臨行走,戚峰不死心地問羅賓,“她可以憑本事免試入學。”

    “滾。”羅哥瞥他一眼。

    就這樣,戚峰帶著滿腹遺憾離開了枯木嶺。他的車停在主屋的后院,出入很方便。

    戚哥一離開,悶了兩日的羅青羽猶如放飛的小鳥,開始鳥悄兒放飛自我。每天晚上溜進丹爐山翻查寶典藥箓,查找古人服用藥物上癮方面的相關資料。

    大哥有爸媽照看,她可以定下心神慢慢查。

    鴉片時期,玄明道長在丹爐山里貓著,根本不知道那玩意兒,更加不可能有記錄。所以她猜測,五石散應該是國內古代最早出現的毒品,應該有記載的。

    藥架里有多種丹藥成品,可她不曉得是哪一種,必須查到類目。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古代的毒品不止一樣,還有一種叫烏喙的。它的成分烏頭堿是劇毒,又名烏頭毒,“關云長刮骨療毒”中的毒就是指它。

    它既是毒,也是藥,古人不僅用它治病,還拿它當興奮.劑或助興的(春)藥,俗稱萬能神藥。

    不過,它屬于草木之藥,而記載的另外兩種則有“金石之藥”之稱。它們分別是五石散與丹藥,即礦物或用礦物煉成的化學制劑,極具我國特色的東西。

    據古籍的詳細記載,丹藥才是頭號毒品,吃了會上癮的。并且保證服用者求仙得“仙(仙游)”,求長生得“長生(死即永生)”,到頭來不外乎一個死字。

    因為古人是以鉛、汞、砷為核心來煉丹,試圖模仿冶金術達到“煉人身體”的目的,長期服用,想不成仙(死)都難。

    很多求長生的皇帝,服用丹藥之后很快就會患病而亡,便是中毒的癥狀。

    身居丹爐山的祖師正因為知道這一點,修行期間對煉丹興趣缺缺。直到他意外獲得三塊散發奇異靈力的玄石,將它與道術法陣混合為一造出三座煉丹爐。

    一座用來煉復元丹,一座專煉毒丹、解藥丹,一座用來煉造草木系的丹藥,專門治療疾病與調理人體機能的。

    這三座煉丹爐的鼎蓋重量分別是20噸、10噸和5噸,也就是說,她要煉的解毒丹出自第二座的毒鼎,那么10噸的爐.鼎蓋將成為她的又一新目標。

    羅青羽:“……”

    簡直天亡她也!窩尼瑪的好憋屈啊!氣沉丹田,凝聚全身力氣——

    “排-山-倒-海!”

    ……僅僅是刮起一陣風,人家鼎蓋動也不動。雙手空空的,少女感到無比的尷尬。

    這里是煉丹室,陷入黑暗的一向沉寂的煉丹室外,門口兩旁的火苗早已熄滅,昭示著丹爐山的現任主人的確是一廢材。

    出生至今十多年,仍然煉不出一爐藥來。

    室內,羅青羽滿身大汗,九十度彎腰,雙手撐著膝蓋大口大口喘氣。待回過氣來,她不甘地抬頭瞪著距離自己五米遠的一座大鼎。

    “你是一座鼎,鼎啊鼎,你是道家法寶,要學會自己開蓋,不帶這么欺負我一介凡人的。告訴你,再醬紫下去,你百年之內休想開張,瞧瞧你門口的火……”

    熄滅好久了,唉,好累啊,她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歇歇。

    誒喲媽,她之前一心篤定,以為只要努力就一定掀得起20噸爐.鼎蓋。直到上高中才意識到自己有多天真淺薄,唯有退而求其次,能掀起5噸的就算了。

    哪成想,連10噸的爐.鼎蓋都不肯放過她,嗚,好想哭~。

    “哈……”長長地吁一下,羅青羽四肢攤開,仰天躺倒,注視石室的頂部。

    真是欲哭無淚,辣個祖師爺簡直吃飽撐的,煉個丹而已,干嘛要分成三個鼎?將玄石揉成一團造一個鼎豈不更省事?一鼎煉萬丹,才是好本領,對吧?

    當然,她發發牢騷而已,并非真的埋怨他老人家。本來啃老就不好看,還埋怨老骨頭難啃,哈哈,不像人做的事。

    歇了片刻,羅青羽起身再一次雙手凝聚氣息。

    凝氣不難,她目前隨時可以凝出一團氣,將之推向大鼎。這一步所用的力氣十分講究,大了,它會撞向大鼎散掉;小了,推到半路也會散。

    所以,難的是如何靈活控制它。

    全神貫注穩住氣,她的雙手放平,左手試圖將氣分開并纏在鼎蓋上,因為右手要放瓶裝丹藥。結果和前幾次一樣,即將碰到鼎蓋時,左手的氣一松,散了。

    滿額汗的羅青羽:“……”

    尼瑪,氣不打一處來,內心的憤怒使她雙手迅速凝氣,拼盡全身力氣向前一撞:

    “排山倒海——”

    嗡一聲,整個大鼎竟然晃了晃,那可是三十五噸的總重量。

    羅青羽:“……”

    這一招不叫排山倒海,是她前世從電視里學來的。這里太安靜,不喊點什么的話,總覺得自己在唱獨腳戲,一股無人欣賞的尷尬。

    此情此景,吼出相應的口號自娛自樂,有助于發力。

    啊,對了,她何必一定要掀蓋?撞蓋一樣啫!小心點別撞到鼎身就好啦!出丹的時候,如果撞到鼎身會引起爆炸。

    所以她至少要離它5米遠,因為煉丹過程中,火候不對的話也會炸。鼎不會碎,丹藥毀,火星從鼎里邊的八卦孔噴出來,煉丹人必須與之保持安全距離。

    若被火星噴中,重則命喪,輕則毀容破相。5米的距離,屬于頂多炸不死那種,還是會受傷的。

    鼎身動了,意味著看到希望。凝聚全身,不,凝聚丹爐山與全宇宙(構思)的靈氣,再來一次——

    “嚯!”

    再來,“嚯!”

    再來,“嚯!”

    “……”她有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尼瑪,累得老娘特么的最后再來一次,“我排山倒海——”

    咣啷——砰!

    “……”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