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回

    其實,高氏有自己的媒體機構,包括經紀公司,工作室是她高氏的工作室。

    羅青羽一旦簽約,便是她旗下的人了。

    可惜這妞只簽代理約,若肯簽全約就厲害了,保證把她包裝成歌舞雙全的一代妖姬。這叫算計?算是吧,碰到好的苗子必須一把抓牢。

    但是沒辦法,人家有底氣跟她杠。

    啃老不是罪,只要父母樂意讓她啃。家有一棟樓出租,租金十年不變一回。可想而知羅家并不缺錢,還有那僅供內部銷售的烏甘酒也有羅家一小份紅利。

    那一小份,等于個別企業的一大份。羅家人人節儉低調,不差錢是肯定的。所以,羅青羽不會為了錢跟別人簽“賣身契”。

    無欲則剛,加上對方又是自己鄰家小弟弟的意中人,哄一次不成,高曼琳也不打算窮追猛打,苦苦糾纏。

    “青羽,你真的不考慮一下,為遠修作一些退讓?”

    不拍視頻,不入娛樂圈,乖乖接受別人給她安排的工作,安分守己跟男人過一生。哪怕日后在高氏旗下當一名普通教員,還是有很大機會進溫家門的。

    “……”羅青羽用吸管輕攪杯中幾近透明的飲料,看著它們在眼前綻開絢麗的色彩,心情平靜,“我非常珍惜遠修的友誼。”

    圈子不同不必強融,重活一世,她要活成不一樣的炮灰,啊不,是煙火~。

    高門大戶的門檻,她就不攀了。

    “合同弄簡單些,不要列一堆我看不懂的又長又臭的官方條款進去。我腦容量小,看不懂我不敢簽。”

    某人不自覺地緊握雙拳,磨牙霍霍,“……好。”你贏。

    小丫頭片子,年紀不大,防賊的心眼忒多。

    “對了,那天天送你花的人是誰啊?”

    “不知道,狂蜂浪蝶吧?”

    “……”

    忙碌的日子如光影掠過,十月了,魔都的早晨終于添了幾分涼意,羅青羽穿上了長袖。

    “是按這里嗎?”崔少夫人梅語蘭握起親閨女的腳板底,按視頻里教的位置準備用力捏。

    羅青羽在旁邊看著,點點頭,“對。”

    于是,梅語蘭用力一捏……呼,室內沉寂無聲。抬眸一瞧,她家可愛的閨女崔天瓔一臉無辜地看著親媽,仿佛在問:媽,干哈啊?干嘛要捏我的小jiojio?

    “呃……”梅語蘭略尷尬,望向羅老師。

    羅青羽理所當然道:“我早說過了,沒病沒痛的人捏了沒感覺。人家正在發育期,之前還受過體能訓練吧?體內細胞組織的再生能力比咱們強多了,當然沒感覺。”

    一群固執的家長,非要她多教一項技能。瞧瞧,一共四十名學生,唯獨崔家的家長親自上場,其余的全是保姆來學。

    十月份了,方沁小腿的轉變非常明顯,之前腳脖子那嚇人的腫脹肌肉減少了三分之二。

    看樣子,三個月內痊愈不再是夢。

    這段日子以來,一向自卑內向的小女生幾乎樂瘋了,每次大老遠看見她便要高喊一聲,“羅老師好!”那響亮的清脆嗓門,恨不得讓整棟樓的人都聽見。

    方媽媽更開心,握著羅青羽的手說一定幫她和公司作宣傳,差點把她嚇尿。

    “不用幫我宣傳,遇到才是緣,我沒時間老幫人治腿。”羅青羽汗顏地說,“幫公司宣傳就好。”

    個人的功績免提,能者多勞,但她想要假期。

    因為其他家長見方小姑娘的腿果然好了,紛紛派出保姆過來跟羅老師學習。她哪有時間?只好選在周末下午教大家,上午要去X8中學看學生們的排練。

    自己造的孽,跪著也要做完。

    “成年人的腳跟小孩子的不同,一定要注意位置。另外,力度不能太大,比如這腎不好,按的時候力度如果太大會傷到腎……”

    今天已經是第三個周末,其他保姆學完,拿著學校發的視頻教程回主人家不會再來。只剩下崔少夫人梅語蘭,她說等學成了,回家給父母和公婆捏捏。

    因此學得特別認真,不懂就問,不知不覺的時間就比別人長了。

    “羅老師,這段日子辛苦你了,不知有沒這個榮幸請你到家里吃頓便飯?”最后一節課了,梅語蘭半摟著女兒溫和笑問,“讓你單獨多教我兩堂課,實在過意不去。”

    “沒事,舉手之勞而已。”羅青羽哪敢去?找盡托辭,“我今天要是去了你家,明天就要去別家,影響不好。”

    “哈哈,那倒也是。”梅語蘭失笑道,“看羅老師年紀不大,顧慮挺周全的。”

    羅青羽笑了笑,“吃一塹長一智,我不敢再自找麻煩。”

    梅語蘭知道她指的是按摩事件,不由噗哧地笑了出來。

    就這樣,羅青羽送娘倆坐貴賓專用電梯下到負一樓,那里有崔家的司機和保鏢在等候。目送娘倆安全離開,她才轉身返回電梯直上自己辦公室的樓層。

    她不知道的是,梅語蘭娘倆坐的車里除了保鏢和司機,還有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坐在里邊辦公。等娘倆坐進來,他頭也不抬,語氣沉緩地問了一句:

    “怎么,還是沒約到?”

    “嗯,”梅語蘭點點頭,態度一貫溫柔,“她有顧慮。”還不少呢。

    “羅老師怕去了咱們家,以后就要輪流去別人家吃飯,影響不好,還可能被人投訴。”坐在中間的小可愛崔天瓔脆聲道,“她太有本事了,容易招人嫉妒。有一天我上洗手間,聽到其他老師說她走后門進來的,不知道她們現在還敢不敢這樣說,我改天去問問。”

    “哎,要看透不說透。”梅語蘭笑了,一邊教孩子,“不然別人會更加討厭羅老師。”

    “唉,你們大人太小心眼了,自己沒本事還不讓人說。”崔天瓔極無奈。

    夫妻倆不約而同地瞅她一眼,男子冷峻的五官柔和下來,與妻子相視而笑。

    “給瓔子請幾天假,明天回帝都,她爺爺奶奶老惦記著,還有她姥爺姥姥……”

    夫妻倆聊起家常,不再提關于羅老師的事情……

    晚上,羅青羽難得一身輕松地窩在客廳看電視,然后接到X8中學的學生報喜,說舞蹈比賽獲得一等獎,可以參加元旦新年晚會的表演,嚷嚷要請她吃飯。

    一群小毛孩,挺懂人情交往的嘛。

    “不去了,明天老師還要早起,不敢熬夜,你們也別玩得太晚……”知道有趙老師和校方領導陪著,羅青羽叮囑一番便掛了電話。

    明天是周日,難得休息一整天,她今晚哪都不去,明天一起床就到街上逛逛散散心。

    原本計劃得挺好,沒想到掛了學生電話之后,她接到趙老師的來電,約她明天早上見一面,有要事相商。

    羅青羽:“……”

    果然是勞碌命,哪怕重生了也躲不掉。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