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回

    在小伙伴的武力值面前,丁大姑娘也要甘拜下風。

    亭子里,倆姑娘除了披棉被,還擺著一個炭火燒得正旺的爐子。大奔、大雷趴在爐子旁邊取暖,面向亭外的雪天,警惕地環視院里的動靜。

    前廳里開了暖氣,三只小貓在里邊睡得正舒服,沒出來。

    “哎,教教你的狗認人,不要下次看到我來又死追不放。”打不過主人,她可以欺負狗。狗是好狗,但不能好賴不分。

    “這沒法教,現在很多盜竊案、***犯都是熟人作案,它們越警惕對我越有利。”羅青羽不理她的吐槽,“你以后過來要提前跟我說,萬一我在打坐練功呢?”

    鬧出那么大的動靜,走火入魔是治不好的。

    丁寒娜哪里知道她的練功方式?信以為真,撇撇嘴角,“我本來想嚇唬嚇唬你,哪知道你們家真的養狗。”還那么不友好,反而把她嚇了一大跳。

    兩人正聊著,驀然間,丁寒娜的手機亮了,她拿起來瞄一眼,眉頭一挑。

    “咦?他們就快回到了,讓我回去給亮燈。”

    “亮燈?亮什么燈?”羅青羽不解。

    “家里的燈,可能路燈壞了,回去我掛幾個燈籠在路口。”燈籠是她買回來過年用的,現在正好用上,“我走了。”

    “自己小心點!”

    丁寒娜哎了聲,穿好靴子,然后急匆匆地跑出亭子,路過兩只狗身邊,她回頭沖它倆指指自己的臉,“認準我的臉!我是你們的朋友,下次不準再追我!”

    前幾天害她累成一條狗,不希望再有下一回。

    羅青羽站在亭子邊,搖著一把羽扇目送小伙伴跑出院門。這幾天一直飄著絨絨細雪,丁寒娜來的時候有辦法上山,自然有辦法下山。

    “冷不冷?”摸摸大奔、大雷毛茸茸的大腦袋,暖暖的。

    “汪!”不冷。

    “冷啊?”她隨手往爐子里添加幾件碎木塊,讓紅彤彤的爐火徹底燒旺,“你們乖乖呆在這兒,我去換衣服。”

    長輩們回來了,她最好穿得端莊秀麗些,比如襖裙,從脖子到腳嚴嚴實實的,保證老媽無可挑剔。

    想罷,羅青羽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間。

    片刻之后,一名溫婉淑女從屋里大搖大擺地出來,看看手機,九點多了,大家居然還沒回到。不會在途中碰到困難了吧?山路的雪層還很薄,應該能通車。

    要不,她下山掃出一條路……唿唿唿……頭頂傳來一股直升機的噪音。一絲異樣的感覺掠心頭,她無語抬頭,果然看到一架直升機從雷公山那邊飛過來。

    不會吧?她驚訝得合不攏嘴,快步跑出去看個究竟,然后在院門邊盯著直升機在院墻外的空地降落,它掀起來的風幾乎把周圍的花草樹木壓折了腰。

    灰機停了,門打開,四位長輩依次從里邊出來。

    羅青羽:“……”

    此情此景,她忽然很想套用喜塔臘爾晴的一個金句:他們這是瘋了么?!何事值得他們花大價錢坐直升機回來?!可憐她連棟兇宅都買不起,老一輩連直升機都坐過了。

    嚶嚶,從今天起她決定仇富~。

    “青青,快過來幫忙!”親媽在直升機前深情呼喚她。

    “哎,來了來了。”仇富啥的以后再提。

    她屁顛屁顛地跑去一看,咴,兩個大箱子。老爸和干爸抬一個,另一個只能她來,因為倆哥都不在。

    “哥和年哥去哪兒了?”她一邊問一邊將兩只箱子疊起,輕而易舉地托到頭頂。

    農氏夫婦:“……”

    “他倆啥不得把車停在青臺,非要自己開回來。小心點,行不行啊?”在飛行員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谷寧說著,和羅宇生亦步亦趨地跟在閨女的身邊。

    兩人的身后是農氏夫婦,仍然不敢相信:

    “阿升,倆箱子是空的吧?”

    “不,里邊塞得滿滿的。”他和羅宇生親手打的包裝。

    葉喬:“……”

    每次看見干女兒的神力總覺得不太真實,明明是那么秀氣的小姑娘……

    直升機走了,長輩們長途跋涉的,回到家肯定要好好梳洗一番,再換一套輕松暖和的衣物。

    在這期間,剩下羅青羽在前廳拆箱子,兩只狗和三只小貓一臉好奇地圍在身邊上蹦下跳的,一心想看看里邊裝了什么好吃的。

    當然,最后讓毛孩子們失望了。

    其中一個箱子裝的是水果,比如獼猴桃,奇異果之類。紅香蕉,黑皮果蔗和美國櫻桃是山里沒有的,山里的櫻桃樹種下不久,離結果還要很久。

    有幾樣水果對她來說很陌生,比如一盒像圣女果的果實,標簽寫著神秘果。唔,果然夠神秘,沒見過,更別說吃了。得,不認識的先擱一邊,免得鬧笑話。

    羅青羽提起一串紅香蕉左右瞧了瞧,哈哈,好可愛的樣子啊!咳,要么明年家里也種幾棵?枯木嶺不缺雨水,但干旱頻發,還有寒潮,或許很難成活。

    無所謂,適者生存嘛,聽天由命吧。

    “喵——”

    見她遲遲不開第二個箱子,三只小貓等不及了,不僅出聲催促,還親自動手撓紙皮箱子。

    嗤,瞧瞧它們那點力氣,羅青羽鄙視貓兒一眼,用自己的長指甲往紙箱的封口輕輕一劃,開了。

    打開一看,嗬,讓貓兒們失望了,里邊沒有小魚干,只有滿箱子紅彤彤的對聯、門神之類的。還有折疊式的五彩花式燈籠,多種款式的中國結,特別喜慶。

    她正翻著,干媽披著暖和的厚外套出來,“怎樣?有沒你喜歡的?”

    “紅燈籠呢?沒買嗎?”羅青羽惋惜地問。

    傳統的新春佳節,門口不掛紅燈籠感覺少了一點氣氛。

    “有,在你哥他們的車里,應該快到了。”干媽說著,坐在一旁看著水果,“這水果有些是你山里沒有的,嘗嘗味道怎么樣,如果喜歡在你家也種幾棵。”

    “嗯,我都記下了,果苗難尋啊!”唉,又要找高曼琳嗎?工作室篩選的工作被自己全部否決,恐怕沒那么好說話。

    “找你哥,青青啊,不要因為力氣大就把自己當男人看,別忘了你有倆哥。”

    羅青羽:“……干媽,您從哪方面看到我把自己當男人看?”她怎么不曉得?她一直以為自己在外人眼里是小仙女形象。

    “你見過哪個女人能扛起這兩箱東西,還跑得比兔子快?”

    “……”

    片刻之后,前廳里響起兩個女人的爆笑聲。

    ()

    搜狗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