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回

    誰特么是他偶像!無論偶像還是藥,都不能亂承認!

    震驚之余,羅青羽迅速跑回前廳的座機旁,先用手機打了一條回復:“買藥?你在說什么呢?”,暫未發送,然后第一時間用座機打電話給年哥。

    這個她從小就懷疑他和自己一樣是重生的家伙,看看是不是他在搞鬼!

    電話接通的瞬間,話筒里傳出一陣曖.昧的響聲,有個女人在“啊啊啊……”聲音嫵媚性感得令人發指。

    羅青羽:“……”

    作為曾經的已婚人士,知道怎么回事的她臉騰地紅了,手一軟,險些把手機嚇掉。好在她是有經驗的人,面紅耳赤地按下發送鍵,將回復信息發給霸總。

    一邊側耳傾聽年哥的手機是否有信息的提示音。

    與此同時,那女人的嘴巴好像被什么捂住似的唔唔唔。接著聽到一個男人的輕咳聲,仿佛試圖恢復正常的聲線,奈何聲音仍有些沙啞,反而更加富有磁性:

    “什么事?這么晚你還不睡?”語氣中帶有一絲薄責之意。

    “……”幸虧沒人看見,羅青羽眨眨眼睛,任由臉蛋發熱,問,“哥,你在干嘛?”話一出口就在心里:啊呸,此情此景怎能問這個?!

    果然,聽到對方輕笑了下,戲謔道:“你猜。”

    羅青羽臉蛋直發燙,暗啐他一口,猜個屁,一股騷氣直逼她的耳膜,噫,辣耳朵。她渾身打個冷顫,全身起了雞皮疙瘩,同時手機接到霸總的回復信息:

    “還要我派人查得再詳細些嗎?下次我就沒那么好說話了。”

    “小青?”好事被打斷,這廂的年哥因欲.求不滿,語氣有些輕.佻,“怎么了?是有人欺負你,還是缺錢花了?或許我問,你只管回答是?”看看她是否被脅迫了。

    如果是,他先替匪徒默哀一秒鐘。

    不過,他不介意玩兄妹猜猜猜的游戲,身邊的女伴卻掙脫他的手,嬌喘吁吁,“年,誰呀?”聲音嫵媚入骨,略不耐煩。

    也對,大半夜的,忒掃興。

    “噓,別吵。”年哥輕斥對方一句,“小青?說話。”

    “啊,沒什么事,剛剛種完樹打電話向你報備一下。算了,你有事先忙,以后再聊。”看見霸總的回復,羅青羽這才趕緊掛機。

    霸總回復了,意味著他不是年哥?畢竟沒有人能夠一邊忙著造人一邊發信息。

    而且,她剛才特別用心聽了,應該是現場直播。無論男人女人,在辦事的過程中,身體和聲音出現的生理反應她很熟悉,不像有假。

    如果這都造假,她認栽。

    臉蛋的熱意散去,她疑惑地看著對話框,霸總的信息仍在繼續:

    “世界之大,奇人異士并非你一個。藥宗的小公主告訴我們,有一種藥普通人做不出來,因為它是煉出來的。我知道你把藥的配方給了農伯年,可惜他們一時半會研究不出什么來。

    救人如救火,我知道你們術士凡事講究因果,你不能親自救治,所以我們用錢買。偶像,想想你父親和大哥,想想那些走在死亡邊緣的人,我們很需要你的藥。”

    藥宗小公主?羅青羽疑惑地看著霸總這些信息,這個世上居然真的有藥宗?她一直以為是小說或影視劇里才有。

    便宜師父和師祖無門無派,乃散修一脈,收徒全靠緣分。

    這個霸總能將老哥、年哥等天才人物一網打盡,在他面前她算個球,無論怎么回復都可能出錯。

    所以,這個信息她不能回。就算要回,也要先打電話問問大哥。是親哥,剛打擾年哥辦事,再打一次恐怕她小命不保。

    她很幸運,親哥也沒睡,正在辦公室為了一樁案子開會。造孽哦,真是同人不同命,親哥剛上班就開始熬夜,反而年哥……唉,替老哥羨慕年哥一下下。

    “怎么大半夜給我電話?你還不睡在干嘛?”親哥的聲音略嘶啞,熬夜的特征。

    說實話,她不想給大哥添加困擾,可這件事非同小可,不能等到明天,“哥,霸總發了一堆信息給我,你現在方便說話嗎?如果忙,我明天直接去找你。”

    這個方便指的是,電話是否被霸總監聽。

    一聽到霸總兩個字,羅賓提起精神,“那就明天見面再說。”三中隊的人超級狡猾,兄妹倆必須非常警惕與保持默契。

    羅青羽聽了老哥的話,知道他擔心霸總在監聽,便也應下。

    兄妹倆隨便聊了幾句,羅青羽想了想,忍不住好奇地問一句,“哥,藥宗小公主,你認識嗎?”

    羅哥的語氣一凝,淡淡地問:“什么藥宗小公主?”

    “他說你們群里有位藥宗小公主,是真的嗎?”這些表面話不怕被人監聽,在網絡里,別說藥宗小公主,就算用“玉皇大帝的親媽”作昵稱也不奇怪。

    羅哥沉默許久,最后語氣無奈,“當然有,就是你啊。”妹子,你上勾了。

    羅青羽:“……啥意思?”

    “每個人的昵稱獨一無二,沒有重復……”

    小公主三個字被霸總捷足先登,比如“我是小公主,泰山小公主……”等等都不許用,但“我是小公主的石榴裙”就可以順利注冊登記。

    原本整個群里只有妹子的昵稱是小公主,羅賓打開手機群翻了翻,果然看到妹子的昵稱在閃爍,“小公主”“藥宗小公主”不停轉換中。

    羅哥忍不住想罵娘,很明顯,對方猜到她會問他,也猜到他會入群確認昵稱。昵稱的轉換是一種威脅,意思是說,讓妹子當他們幾個的小公主,還是當一名公開的藥宗小公主,看兄妹倆的選擇吧。

    “你被識穿了。”投降吧。

    對方是用藥宗小公主這個號來誤導她,如果她置之不理還好些。無論是矢口否認或者直接打電話問人,都證明她在心虛,被人家說中心思嚇得找救兵。

    這意味著霸總發現那些藥出自她的手,羅賓抹把臉。紙是包不住火的,但妹子那把扇子的秘密絕對要保住。

    “你什么都別說,讓我跟他說。”羅賓叮囑妹子,“很晚了,你先睡覺,沒事的啊。”

    “哦。”

    結束和大哥的通話,羅青羽十分沮喪,忍不住發了一個豎中指的表情給霸總。

    收到她的回復,那個叫霸總的男人輕輕一笑,隨手回她一顆怦怦跳的大紅心。剛按了發送鍵,就接到姑娘親哥的對話請求,他挑了一下眉,集中精神應付。

    至于他們談了什么,只有天知地知以及當事人知道。他們的對話有各自的一套方式,并在一分鐘之內撤回,什么痕跡都沒留下。

    有老哥跟對方交涉,羅青羽安穩地睡在羅漢榻上,一覺睡到天亮。

    清晨六點,她起床的時候接到老哥的電話,“家里有的可以給,由我親取,這件事阿年知不知道?”

    “不知道,我沒跟他說。哥,以后年哥要是知道,會不會怨咱們瞞著他?”羅青羽有些擔心,有些聰明的人特別自負,瘋起來會很嚇人。

    “正常人可能會,他不會。”

    羅哥不想多說,誰身上沒有秘密?王八恨烏龜,何必呢?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