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回

    楊家小筑平時接待的客人不多,溫泉湯池只有五個。

    一條高底曲折的長廊檐下,大小、形狀不一的溫泉湯池霧氣蒸騰,彌漫在廊亭之中。

    客人不多,不見吵鬧,環境的確幽雅清凈。

    “看,沒介紹錯吧?”

    從長廊的門口跑出來,裹著浴巾的丁寒娜歡快地來到一個湯池邊。

    “娜娜,先等等。”同樣裹著浴巾的羅青羽挽起頭發,蹲在池邊,“我先放點百花素。”

    “百花素?”丁寒娜疑惑地看著她,“溫泉里有很微量元素,不用放精油牛奶。”雖然她很想泡牛奶溫泉,但這里明顯不合適。

    “我這個比精油的效果好多了。”她問過負責人,可以放。

    很多人說泡溫泉對身體有好處,可她不覺得,因每次都是泡的時候爽一下,過后沒什么感覺。加點百花素,才體驗得到輔助治療、全身放松的作用。

    和五草湯一樣,但百花素是由二十七種花草制成的小丸子,被她用炙云扇的火烘干,日常用來泡澡用。

    不一定要用炙云扇的火,能把丸子在適當的溫度烘干就行。

    本想時髦一把萃取精油,可老媽每次制藥只要經過現代科學提煉,效果都不及她做的好。大概是在提煉的過程中,草藥成分大量流失,效果自然一般。

    五草湯就是例子,老媽試過提煉精油,然后拿回西環市泡了一段時間,一點效果都沒有。

    聽了老媽的話,她放棄了。

    百花素,她在家里泡澡經常用,一直想在泡溫泉的時候享受一下,可惜尋不到機會。

    難得家附近有溫泉,難得店家開明肯讓她試,機不可失。

    羅青羽把一小顆丸子放入水中,瞬間從掌心中散開,很快便與池水融為一體,一股清新淡雅的花香味彌漫開來。

    “好香!哪買的?”丁寒娜驚喜萬分,果斷入池里泡著,“有什么作用?”

    “滋養皮膚。”羅青羽也邁進池子里,舒適地靠在池邊,伸出雙手給她看,“看見沒?我天天下地干活,全靠它們幫我滋養。”

    時至今日,她的爪子白皙滑嫩,一點都不粗糙。

    “喔,巴適生活,適合你我。”聞著淡淡的花香味,丁寒娜慵懶地靠在池邊微閉雙目,“回頭給我幾顆,我回家也要泡。”

    愛美,蠻不講理是兒時小伙伴的特權。

    “哎,不如咱們自己也造一個溫泉?以后天天泡,多爽。”羅青羽靠坐在她對面,同樣微閉雙眼,毛孔的擴張令人全身放松。

    “你有錢咩?”

    “不要事事都談錢嘛,”羅青羽一臉掃興,“想象又不用錢。”YY一下而已。

    真要實施起來,她躲得比誰都快。造一個池子沒什么,搞成溫泉池的費用高了去。簡版手動的燒水太麻煩,還要經常換水。

    瑣碎事太多,不如直接在這兒泡。

    “傷口不要泡水里,別浪費我的藥。”瞥見丁寒娜的手臂一直泡在水里,羅青羽提醒她,“怎樣?那棟兇宅你搞定沒?”

    “沒有,”丁寒娜有氣無力地抬起手臂,擱在池邊,“這次的客戶是同學的朋友,不好收太貴,十萬剛剛好。”離180w還有很長遠的距離,首付都不夠。

    本來她不會受傷的,都怪那花心賤男惹的禍,事前說過,讓他在驅邪那天不許帶女人回來。

    結果他帶了,只因網紅女伴好奇想看看,躲在柜子里邊偷拍整個過程。在驅邪的過程中,女人被兩只詛咒邪靈之一上身沖出柜子,打了娜娜一個措手不及。

    “那你起碼要收三十萬吧?”羅青羽替她不值。

    “唔,”丁寒娜連連搖頭,“他滿臉黑氣,暗藏血光,命不長久之相。如果當時你在就好了,看看他能活到幾歲。”

    爺爺說過,不收短命人的錢財。那人是富二代,十萬對他來說小意思。她受人所托,只負責驅趕邪靈,改命的事決不亂來。

    “你真淡定。”羅青羽由衷佩服。

    “我是吃這行飯的,能不淡定嗎?”丁寒娜無奈地說。

    兩人閑聊著,谷妮興沖沖地跑出來時,途中被三位剛從泡完溫泉的女客人叫住,“妮妮,過來。”

    已經走到門口的谷妮一愣,聞聲望去,不禁頭皮一緊。

    這三位客人是目前來說最難伺候的一批,是青臺市的一位富太太以及閨蜜團。其中一名閨蜜是官太太來著,趁楊氏小筑尚未正式開業,特地過來捧場。

    她們直說了,新開業,新設施,做第一批客人比較安全。

    “趙姐,什么事啊?”谷妮露出笑臉迎過去。

    燙著一頭短卷發,年約四十左右的趙姐眼皮一挑,伸出畫有美甲的手指指長廊外,“你們這里的溫泉允許客人私自添加精油嗎?萬一別人的皮膚不適應怎么辦?”

    “是呀,你們不是只收高質量客戶嗎?她們是哪家的千金?誰帶來的客人?”趙姐身邊一名年輕女子口氣略沖,“她帶的不是精油,是泥巴,臟死了!我要投訴!”

    “等等,等等,”谷妮懵了,連忙安撫幾人,“敏姐,你們說的是誰呀?”

    敏姐叫趙司敏,是趙姐的侄女。

    “就是盡頭那兩個女的。”趙司敏冷然回頭一指,而后冷冷地瞅谷妮一眼,態度倨傲,“我問你們服務員了,說她們是本地的村民,什么高質量,哄人呢。”

    “好了,司敏,我們走吧。”趙姐淡淡地招呼侄女,慢條斯理地對谷妮說,“告訴你們老板,不要為了情面什么人都放進來,那樣只會損失更大。”

    不等谷妮反應過來,她們說完轉身就走,趙姐身邊的閨蜜竊笑說:“你們這樣直白讓楊小姐的臉往哪擱?人家現在是落架的鳳凰,好歹給點面子。”

    “面子不是別人給的,是自己掙來的。”趙姐惋惜道,“這女人啊不能太逞強,靠自己,越靠越賤……”

    “嘻嘻嘻……”

    一行人說著雞湯,時而嘻哈竊笑,很快便走遠了。

    谷妮站在原地氣得腮幫子直鼓,哼,有臉說別人私自添加精油,其實最過分的就是她們。幾乎每個池子她們都泡過,有時加牛奶,有時加羊奶,有時加精油。

    興致一來,便要求添加各種新鮮花瓣+精油,忒難伺候。雖然不是自己伺候,可服務員嘮叨多了,印象深刻。

    正是她們開了先例,才導致其他客人跟風,現在反而倒打一耙……不行,她嚴重懷疑這幾個人故意找碴免單。

    想到這一點,谷妮趕緊跑上樓,沖進楊雨嫣的私人茶室。

    楊雨嫣聽罷,眉一挑,“哦?那就免吧,她們住幾天了,相信以后也不想再來了。不要節外生枝,影響阿青、娜娜和其他客人的心情。”

    谷妮:“……”

    大佬,你牛.逼。

    “阿青?是藥姑山的阿青?和雷公山的娜娜?”坐在對面的顧一帆略吃驚,見楊雨嫣點點頭,不禁笑了,“那可真是貴客。”

    “可不,平時想見一見都難。妮妮,讓瓊姐去安撫她們,我等會兒再過去。”楊雨嫣吩咐。

    官太太又怎樣?她認識的官太太不止她趙姐一個,得罪藥姑山和雷公山才最致命的。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