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回

    “那倒是,你們山上的花果樹木多,太多了,有點雜。”封伯母見過,對山上的情況略清楚。

    當然,這不是她關心的重點。

    “青青啊,你跟阿旭……”

    羅青羽正在等她問,一臉煩惱說:“我明明有車,婷姐非讓旭哥辛苦一趟去接我。伯母,婷姐好像很反感旭哥,為什么?上次她去我家還勸我跟旭哥交往試試。”

    啊?封伯母愣住了。

    “那你怎么想?”她問得小心翼翼。

    “我還小,起碼七八年之后才考慮婚姻大事。”羅青羽道,“可是,我怕婷姐真的替我倆拉線。您知道的,感情這事無法勉強,我怕旭哥知道后會傷心……”

    為了自己的安寧,不惜在背后打小報告。

    感情不是物件,不能自己不喜歡就找人代替,太不尊重人了。傷害封旭不要緊,誰的大哥誰疼,關鍵是給她造成很大困擾。

    她不希望將來封旭動不動就上山拜訪,或者被封婷以父母的名義約她出來與他偶遇,培養感情。

    當然,這會不會是一場誤會?是她自作多情冤枉封婷一番好意?想想之前封婷在山上的熱情推介,想想多年不見的封旭突然出現在山里接她。

    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如果真是她自作多情,她不介意被人笑話一場,向封婷賠禮道歉。

    “唉,婷婷這是鉆牛角尖了。”封伯母不知怎么說才好,“她為了一個窮小子連父母的話都聽不進去。青青啊,你們是同齡人,有機會你幫我們勸勸她?”

    “我年紀小,又沒談過戀愛,她怎么可能聽我的?一句我不懂愛就打發了。”羅青羽并不樂觀。

    那倒也是,唉,封伯母臉上露出憂愁的神色,極其無奈。

    “算了,今天不提這些煩心事。你難得來一趟,去吧,找婷婷她們玩去,她來了好多同學,跟你差不多年紀。”

    “不了,我正準備走。”羅青羽拎起包包。

    “這么快?為什么?”

    “我最近在網絡上搞事鬧得有些大,前陣子被粉絲堵門口,怕了,盡量少見外人。”羅青羽半真半假道,不好意思地笑笑,“啊,對了,還有禮物……”

    從包包里拿出封旭代買的首飾,擺在茶幾上。

    “這是旭哥買的,婷姐和他知道我來不及買生日禮物,特意幫我準備了一份。”

    她就不去見封婷了,道不同不相為謀,光封旭之事她倆就談不攏。

    “啊?你惹事了?你爸媽知道嗎?”封伯母一聽,愁緒又添一層。

    “他們在西環市靜養,不想讓他們操心,但我哥知道。”所以不要告訴她爸媽。

    “你們這些孩子真的是,一天天的凈胡鬧。”封伯母微斥,“可別干違法的事。”

    “哪敢?略有些名氣罷了。”羅青羽拎包起身,嬉皮笑臉地揮揮手,“我走了,麻煩您跟封伯伯和婷姐說一聲。”

    “你從正門出去順便跟他說一聲唄。”封伯母忙起身相送,“連飯都沒吃就要走……”怎么跟她封伯伯交代?

    “不吃了,趁大家不注意,我從后門走。”

    她真的不方便見封婷那些同學和朋友,來的時候就打定了主意。

    “這么嚴重?”封伯母又是一愣,下意識地讓一名幫傭給她帶路。暗忖,這孩子到底鬧啥事了?她要不要告訴羅家爸媽?

    唉,家家都有一個不省心的熊孩子。

    思前想后,她還是拿起電話打給谷寧……

    成功脫身,羅青羽坐在車里,正要找老哥一起吃飯,不成想,她先接到他的電話。他問她在哪兒,到封家怎么不吃飯就走,既然出來了干脆一起吃晚飯。

    她正有此意,一口答應。

    原來,是封伯母打的小報告,跟老媽一提,嚇得老媽趕緊打電話問兒子試探情況的嚴重性。被老哥一頓安撫,暫且饒過閨女一回。

    隔不久,羅青羽接到封婷的電話。

    “怎么突然走了?”

    “我有點急事先走了,已經跟伯母打過招呼,你們慢慢玩吧,不用理我。”

    “有叫旭哥送你嗎?真的是,你應該跟我打聲招呼。你現在在哪?我讓他過去。”封婷埋怨道。

    最重要的人物脫離掌控,她心里多少有些不愉快。

    羅青羽忍了忍,努力放緩聲音,“不要麻煩旭哥,他平時應該工作很忙,不必勞煩他。”

    “咦?這么快就心疼他了?”封婷的心情瞬間被治愈,語調輕快。

    “是呀,被偏愛的人有恃無恐,無愛的人沒人疼。婷姐,我把你一心撮合我們的話講給他聽了,他既傷心又尷尬,你心疼他嗎?”忍不住要潑對方冷水。

    封婷被她的話噎了下,下一刻的語氣帶著一絲心虛和惱怒,“你胡說什么呢?我之前是開玩笑,今天是怕你迷路才讓他接你!別不識好人心。”

    “是嗎?那我會錯意了,對不起,改天我向他解釋。”羅青羽語氣頓了下,“下回不管什么事,你不必讓旭哥來,我住在農村,人言可畏。”

    “你可以回城住,誰讓你住鄉下了?”

    “我喜歡鄉下的清靜,不喜歡城里的熱鬧。況且我沒有戀愛腦,不可能為了男人放棄自己的一切。”她就明示了,愛懂不懂吧。

    封婷沉默良久,忽然問:“青青,你也有義兄,如果你爸媽逼著你嫁給他,你肯嗎?”受到刺激的她特憋屈地發泄情緒,“你能接受一個自己視為親哥的男人成為你的丈夫?”

    “給不了他愛情,就離他遠遠的。尊重他選擇的生活方式,不強迫他到處配對以減輕自己內心的愧疚和壓力。那不是為他好,而是以愛為名的精神摧殘。”

    既然攤開來講,恕她有話直言。

    “我和我年哥感情很好,好歸好,我從不干涉他的交友情況。”這是最起碼的尊重與分寸。

    明明是年輕人,動不動就學老一輩的拉郎配,像話嗎?關鍵是,他們兄妹斗氣,不要把無辜的她扯進去啊!更不要利用父母的名號把她逼出山,這種手段忒叫人反感。

    對面的封婷沉默許久,可能覺得無法溝通,直接掛機了。

    掛就掛了,羅青羽不打算回撥,更不打算向封旭解釋。因為封婷話里的意思就是要撮合他倆,她沒說錯為何要道歉?

    唉,人長大了,心思復雜,走著走著就散了。

    封婷和封旭也算兩小無猜,以前感情極好,終將逃不過合久必分的自然定律。至于她和年哥,從未合過,何談分離?他倆一直在分離好嗎?

    總之,愛情誠可貴,親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沒有戀愛腦,人生樂逍遙。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