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回

    對于封婷和林佳成的婚事,羅青羽感觸不大。

    在年輕人的眼里,門當戶對是一種過時的世俗觀念,不值得沿襲傳承。有些人終生幸運,而有些人直到遭受不幸才意識到這句話有一定的道理。

    羅青羽覺得,女孩子有戀愛腦無所謂,難得愛上了,大膽拼一回也算不枉此生。但有一點,自己把命貼給男人就算了,千萬別把娘家人的幸福搭進去。

    自古以來,自掘根基挖娘家貼婆家的女人,一般沒什么好下場。

    像封婷那樣挺好的,兩口子自食其力,不靠娘家也不靠婆家。就算日后情感不在,兩人之間沒有財產的矛盾與糾葛,分就分了,干脆利落。

    愛一個人沒錯,為了愛一個人搭上全家的富貴與幸福簡直愚不可及。

    當然,那些都是別人的事。

    停車場,羅青羽坐在車里給年哥發了一條信息,問他方便不?不久,年哥直接打電話過來了。

    “有事?”

    咳咳,羅青羽心虛地無聲輕咳,躊躇半秒才說:“辣個,年哥,你的車我想送洗,行不?”

    “隨便,那車就是留給大家用的,我爸媽不習慣開別的車,洗的時候記得打開智能記錄儀,它能監控整個洗車過程。”年哥不解道,“怎么,就為這事?”

    聽不到想象中的嫌棄,貌似自己小題大做了,得另外找一個話題證明自己無意打擾他。

    羅青羽眉宇擰成一個川字,“呃,今天有人找我買那花青素的專利,我忽然想起一個問題,那花青素對有些人的效果特明顯,是不是里邊哪一種成分多了?”

    經她一提,年哥像是拍了拍腦袋,語氣里透著一絲懊惱,“啊對,忘了告訴你,以后你做花青素每樣材料的量至少減四成,別浪費材料。”

    只需一點淡淡的香味,藥效比安眠藥還要好,且沒有副作用,比如鎮定過度或記憶力受影響等等。

    失眠患者用了可能有一定的依賴性,畢竟它不是藥,無法根治失眠癥。另外,花青素對人體和精神方面沒有不良影響,算是失眠患者的福星可以長期使用。

    “哦,那什么時候可以量產?”羅青羽追問一句,兜里錢不多了,心里沒底。

    “怎么,缺錢花?”年哥笑問。

    “談不上,”羅青羽鼓了鼓腮幫子,靠著椅背,“前陣子我買了一棟別墅,欠我哥百多萬首付,還背了二十幾年的房貸。兜里錢不多,看不到收入心里慌。”

    每個月差不多還1w大洋的房貸,幸好有房租、公積金頂著。她活了兩輩子,首次當房奴,壓力山大。

    “慌什么?”年哥好笑道,“不夠問我要,就當預支,干嘛白白給銀行吃利息?傻的。”

    “那不行,哪有未開張就收錢的道理?不占你便宜。”何況,她連親爹媽的錢都不敢要,何況是義兄的?“房子一共三層,環保裝修,大概年底就能入住。”

    到時候,干爸干媽他們過來想住哪兒都行,城里鄉下齊活了。不像盤石站那里,人多口雜,能活動的私人范圍太小。

    “哦?你們今年打算在城里過年?”

    “不一定,看幾位長輩的意思,如果干爸干媽也來的話。反正我哥今年在城里過,山里那么多東西,我想留在山里看家。”家里的貓狗更喜歡在山里蹦噠。

    兩人閑聊一陣,年哥忽然問她,“小青,你有沒親眼見過五行丹的制作過程?”

    誒?羅青羽一愣,心生警惕,“沒有,怎么了?”

    “你好好想一想,小時候有沒聽過爆炸聲?”

    “沒……”

    羅青羽剛要說沒有時,驀然瞪大眼睛,想起自己第一次煉丹時的炸爐,腎上腺素瞬間飆升爆表,猛然坐起卻砰的一聲,她的頭撞到車頂了。

    哎喂,痛啊~。

    “你怎么了?”年哥聽到她這邊的異響,有些疑惑。

    “沒什么,”她連忙仰臉看看車頂有沒變形,呼,還好沒有。一邊皺眉摸摸頭頂,一邊哭喪著臉,“沒有,怎么?那張配方會爆炸?”

    完蛋了!她怎么忘了這么重要的一點?原以為在煉丹爐里才會爆炸,所以沒在意。

    “你的同事沒受傷吧?糟了,藥監那邊也拿了配方……”還有霸總那邊,不知有無傷亡。

    “先別緊張,就一場小爆炸傷不了人。”說著,年哥發了一段實驗室爆炸的視頻給她看,“你霸總……”

    “是你隊長!”羅青羽打斷他的話,一邊打開視頻。

    “都行,他告訴我要用高溫,結果炸了。”

    爆炸原因也找到了,原來那些藥草混合在一起,通過高溫產生大量的有毒氣體而發生爆炸。

    “不可能啊……”

    羅青羽一臉苦相,給他們的配方是抄寫她煉丹成功時的分量,怎么可能爆呢?

    這時,那段視頻打開了,有兩名研究人員站在一臺機器前仔細看著,突然冒出一小撮火,隨著砰的一聲,那臺機器電光閃爍,接著嗞嗞嗞地直冒青煙。

    嚇得兩位研究人員迅速退后,趕緊關停電源。可惜太遲了,轟的一聲悶響,機器內部變形報廢,火星散落一地。

    “就這樣?”羅青羽目瞪口呆。

    這算什么爆炸?她煉丹炸爐時被直接轟出煉丹室,從二十幾米的高處摔下。

    “就這樣?”年哥從中嗅出一點異常,“就這樣是怎樣?”

    聽她一副鄙視的口吻,莫非經歷過更轟動的爆炸?!

    “額,我以為像電視演的那樣傷亡無數。”羅青羽自知說漏了嘴,忙解釋,“我不記得便宜師父提過爆炸,只嘮叨什么泥質不一樣,種出來的也不一樣,要注意火候什么的。

    或許你們應該逐樣減量?我不太懂這些。”

    她懂的只有這么多,暫時想不到其他。

    “年哥,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著急哈。”略操心,他們不像她皮粗肉厚的,炸幾次爐都死不了,“先不跟你說了,我要打電話提醒藥監那些人注意。”

    “哎,小青!”年哥忙叫住她。

    “啊?”

    對方默了一陣,“……平時你一個人住在山里,要小心。”

    “哦,我知道,放心吧,沒什么事我先掛了。”羅青羽沒想那么多,匆匆結束通話,然后翻找手機的聯系人。

    還好,那位陶科長給她留過電話方便聯系。比如研制新藥的時候碰到什么困難,大家互相交流探討經驗啥的,如果羅青羽這邊有新發現也可以通知他們。

    為人民服務的熱線,讓她不必見外。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