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病嬌毒妃狠絕色> 三七八、葉銘,恭喜你祝你和趙六小姐百年好合(一更)

三七八、葉銘,恭喜你祝你和趙六小姐百年好合(一更)

    “阿恩,平時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

    葉恩搖搖頭,“沒有。”

    葉渺收回手,“伸出舌頭給三姐姐看看。”

    葉恩聽話地伸出舌頭,“阿恩今早有乖乖喝藥。”

    “真乖。”葉渺贊許地摸摸他的小臉。

    這時照顧阿恩的丫鬟匆匆跑過來,葉恩道:“三姐姐,阿恩該回去了。”

    葉渺沖他眨眨眼,“阿恩,剛才的事是咱們之間的小秘密,都不告訴別人好嗎?”

    葉恩雙眸一亮,紅著臉點點頭,“知道了,三姐姐,阿恩走了。”

    說完朝丫鬟走去,丫鬟低聲說了幾句五少爺怎么跑來這了,讓奴婢一陣好找之類的話。

    然后抬頭帶著兩分警惕看了一眼葉渺,見葉渺也看過來,忙行了個禮,牽著葉恩的手走開了。

    葉恩的脈像很正常,只有一些上火積食的小毛病。

    越發顯得昨晚盧姨娘的舉動不正常。

    葉渺站在那,看著葉恩小小的身影越走越遠,若有所思。

    ——

    “二小姐,越國公府又派人來了。”

    葉蘭緊了緊手心,“還是上次那個...張媒婆嗎?”

    “奴婢特意瞧了瞧,不知道是不是跟上次一個人,但看著就是媒婆。”丫鬟道。

    葉蘭咬著唇想了片刻,“我去看看。”

    丫鬟嚇了一跳,“小姐,這不太好吧?”

    葉蘭深吸了口氣,沒理會丫鬟,“你要是怕不必跟上,我一個人去。”

    葉蘭有自己的想法。

    她昨天給趙凌寫了信,今天媒婆又來了,萬一是趙凌理解了她的言外之意,而讓人來提親的呢?

    現在朝廷局勢她清楚,臨安侯府兩不站隊,如果葉青石依然保持中立,說不定問也不會問她,直接拒絕趙凌的提親。

    這是她的幸福,她要爭取。

    葉蘭不顧丫鬟的阻攔,毅然前往會客廳。

    會客廳里,這次是方婉柔親自接待。

    兩人說了一些客套話后,張媒婆直入主題。

    “葉大夫人啊,關于妾身昨兒說的事,不知您考慮得如何了?”

    張媒婆挺有些尷尬,正常這種說親人家說要考慮的,起碼也得等個三五七八天再上門。

    但奈何趙國公府催得緊,好像生怕被人捷足先登似的,她只好今天一早又上門了。

    “張媒婆,實不相瞞,以趙六小姐的出身地位,能看上我家阿銘,實在是阿銘三生有幸。”方婉柔柔聲道。

    “哪里哪里,”張媒婆聽到這話笑得合不攏嘴,“趙六小姐溫柔大方,葉二少爺沉著穩重,妾身越看越覺得兩人是天作之合。”

    方婉柔微笑著聽她說完,喝了口茶后話鋒一轉,“不過張媒婆,你該知道,我侯府已故四小姐,是趙國公府前大少夫人,阿銘本該喊趙六小姐一聲六姑。”

    張媒婆的心里立馬咯噔一下,臨安侯府與趙國公府本是親家,但不知何故,兩府很少走動。

    有關葉漫曾是趙大少夫人之事,更是被很多人刻意遺忘。

    “我家阿銘本是晚輩,承蒙趙國公大人厚愛,愿將趙六小姐下嫁,我和夫君實在感激不盡。但這輩份一事繞不開,我和夫君商議后,只好忍痛拒絕國人大人錯愛。”方婉柔道。

    古人重輩份,這個理由張媒婆沒法勸說。

    “葉大夫人說的是,您和葉大將軍能想到這點,國公大人定也想到了,如此之下不還愿意將趙六小姐說與葉二少爺,足見他的誠意。”

    方婉柔微笑著點頭表示認同。

    張媒婆眸光一閃,道:“國公大人的誠意擺在這,既然趙六小姐與葉二少爺因為輩份的關系說不成親,那不如說說趙五公子與葉三小姐的婚事如何?”

    趙五公子,趙凌。

    門外哐當一聲,從蘭院過來的葉蘭,恰好聽到這話,腳下不小心踢到了一個花盆。

    然而卻沒人往外面看過來。

    因為里面方婉柔正勃然大怒,“住口!你當我們臨安侯府兒女是什么?可以任你趙國公府任意挑挑揀揀的貨物?一個不成,換另一個!?我和夫君認真考慮了整晚才惋惜地拒絕趙六小姐這門親事,可你們卻這么隨意!這個不行,換另外一個?這是結親的誠意嗎?這是在挑選貨物!”

    方婉柔說話一直柔聲細氣,突然間發這么大的火,張媒婆被嚇了一跳。

    向來能說會道的她,一下子結巴了,“不...妾身不是這個意思,葉大夫人,您...您息怒!”

    “什么都別說了!我方婉柔的兒女,就算一輩子不成親,也絕不能任由別人這樣侮辱!”

    方婉柔憤然轉身,“送客!”

    張媒婆還想說什么,葉管家出來攔住她,“張媒婆,這邊請。”

    ——

    葉蘭跌跌撞撞地回到蘭院,面色慘白。

    后面方婉柔拒絕的話她聽到了,可這依然緩解不了她此時心里的震驚、失望與憤怒。

    趙公子是來提親了,可對象不是她!

    葉蘭死死咬著唇,幾乎要咬出血來。

    “二小姐,趙公子來信了!”

    “不看!”她幾乎是吼著道。

    一邊向葉渺提親,一邊給她寫信,當她葉蘭是什么!?

    丫鬟嚇了一跳,猶豫了一會又道:“趙公子還送禮了。”

    “給我扔...”扔了兩個字還沒說完,葉蘭突然改了口風,冷笑一聲,“給我!”

    她倒想看看,他還有什么話要說!

    丫鬟連忙將禮物和信遞上。

    葉蘭沒管禮物,將信接過,狠狠撕開。

    憤怒的神情,卻在看清信上的內容后,漸漸轉為釋懷,甚至有幾分因為不信任而產生的愧疚。

    趙凌信上說他前幾天從青州直接去了別處,今早才剛回上京,并不知道昨天趙國公府派了何人來臨安侯府。

    “葉二小姐,我本該先問清楚了是何事再給你回信,但我從外地帶了一份禮物,迫不及待想送給葉二小姐。”

    “至于昨日之事,我會盡快問清楚,再給葉二小姐一個回復。”

    原來趙公子什么都不知道啊!葉蘭心里又升起了希望。

    對不起,趙公子,是我錯怪你了!她捂著臉想。

    手放下的瞬間,葉蘭心里又生出一股怨恨。

    不是怨趙凌,而是怨葉渺。

    趙國公府這么急著結親,分明是想拉攏臨安侯府。

    若當初葉渺幫助她,讓她考上太中學院,那她現在,一定會在趙國公聯姻對象的考慮范圍內。

    說不定今日同趙凌說親的人便是她。

    是葉渺生生阻斷了她的幸福!是葉渺!

    葉蘭捏著信的手漸漸用力至指尖發白。

    ——

    葉渺知道方婉柔拒絕了趙六小姐后,張媒婆居然提起了她和趙凌的婚事,很是無語。

    趙國公這做法,看似是看重臨安侯府,實則是居高臨下,咄咄逼人,讓人很不舒服,難怪方婉柔會大發脾氣。

    正想著,桃花進來,“小姐,您的信。”

    葉渺接過展開一看,卻是程爍寫來的。

    只有四個字:不爽!生氣!

    葉渺切了一聲,這家伙消息夠靈通的。

    喊桃花備好紙墨,回了四個字:我更不爽!!!

    這么沒誠意的提親,她能爽才怪!

    兩刻鐘后,信到了程爍手中,程爍看了之后,忍不住笑起來。

    “葉三小姐的信?”平南王程傲問道。

    他身體經過這幾個月的調養,已經基本復原了。

    “嗯。”程爍嗯了一聲,絲毫不掩飾他收到信后的喜悅。

    “阿爍啊~”程傲擔心地喊了一聲。

    對于程爍與葉渺之事,他和皇上一樣表示不贊同。

    但皇上是態度堅決,他卻是左右搖擺。

    程爍難得遇上喜歡的人,他想順著他的心,但又怕他未來傷心。

    他心知程爍看似薄情,實則癡情。

    如果將來有一天,葉渺不在了,程傲實在沒法想像那時候的程爍會變成什么樣子。

    正想著,耳邊 >>

(本章未完......)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