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旺門佳媳> 第一百一四回 回來了

第一百一四回 回來了

    接下來幾日,孟家母女都再沒有過任何動靜。

    路氏與季善方松了一口氣,雖然她們都先后表過態,也先后罵過孟家母女了,還是要防著她們賊心不死,不定又會整出什么幺蛾子來,白白再惡心人一回。

    如今看來,她們應該是的確已死了心了?

    路氏便與季善商量,“若是她們母女不告訴孟夫子這事兒,咱們也別告訴恒兒了吧?省得回頭恒兒再見了夫子,因為心里有疙瘩,相處起來肯定怎么都跟之前不一樣,時間長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兒。他總不能逢人就解釋,他為什么要對夫子那樣吧,不知道的便會覺得他對夫子也太不尊敬了,肯定多少會影響他名聲的。”

    季善皺眉道:“問題我們怎么知道她們有沒有告訴孟夫子這事兒呢?回頭萬一夫子給相公臉色瞧,甚至小鞋穿,這凡事畢竟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相公卻什么都不知道,連個防備之心都沒有,豈不是白白吃虧呢?”

    而且就這樣當什么事兒都沒發生過,便白白放過了孟太太母女,她還真有些咽不下那口氣!

    路氏一想也是,跟著皺眉道:“是哈,好歹也該讓恒兒心里有個底,那總是自己的親女兒,夫子當爹的生氣歸生氣,又怎么可能真不疼了?你爹之前那么惱你們大姐的,她真受了委屈時,不也心疼得緊,立時要為她出氣嗎?畢竟人天生就是護短的。而且還不知道孟太太要怎么在夫子面前告我們的狀,她要是全部反著來告,錯全部成了我們的……不行,這事兒還是得告訴恒兒,讓恒兒回頭當面與夫子說清楚的好。”

    季善“嗯”了一聲,“且看夫子知道后是什么態度吧,若夫子聽了很生氣,要懲罰妻女,以后相公便仍拿他當恩師,照常尊重孝敬;反之,夫子想要息事寧人,一味護短,那以后咱們家便只四時八節的把禮物送到,做足面子情兒,讓旁人不至說嘴也就是了。”

    路氏想了想,點頭道:“行,那就這么辦,等恒兒回來后我來告訴他吧,這次你實受了委屈的,他當相公的難道不該好生安慰安慰你呢?”

    說得季善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娘就會打趣我。時辰不早了,我去地里摘點兒菜回來中午吃,再摘兩個涼瓜回來,在井水里冰著,等爹回來后吃,娘覺著怎么樣?”

    路氏道:“善善你安排就是。虧得你日日變著花樣兒的做好吃的,你爹今年比往年胃口可好了不少,往年一到五黃六月,他都要瘦一大圈兒,今兒瞧著倒是沒怎么瘦,可都是你的功勞。”

    就沖這一點,這個兒媳婦他們兩口子也斷斷不會換好嗎,那孟小姐怕是連油瓶倒了,都不會幫忙扶一下的吧?還變著花樣給他們老兩口兒做好吃的呢,她這個婆婆不給她做就是好的了!

    季善笑道:“娘過獎了,我不過就是盡了本分而已,您和爹都拿我當親女兒一樣看待,我加倍孝順二老自也是該的。”

    沈九林這幾日雖未明說,卻贊了季善好幾次‘老四媳婦不錯’、‘老四媳婦這樣做挺好的’,與明確表態也沒什么差別了,季善上輩子爸爸早逝,這輩子的父親季大山簡直不提也罷,她其實真沒享受過多少父愛。

    可如今,沈九林這個公公卻讓她體會到了何為父愛,心里感動慶幸之余,當然更想盡可能對他和路氏好了。

    路氏道:“怎么沒見你大嫂二嫂也這樣盡本分呢?總覺著我和你爹偏心你、偏心你三嫂,也不想想人心都是肉做的,她們怎么待我們,我們當然也怎么待她們……”

    娘兒倆正說著,宋氏滿臉是笑的跑進了堂屋來:“娘、四弟妹,楊媽媽又來了,還帶了好些禮品呢,我……”

    路氏與季善對視一眼,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路氏更是直接打斷了宋氏,“你忙你的去吧,我和你四弟妹瞧瞧去就是了,該我們家給夫子家送禮品才是,可不敢收他們的。”

    宋氏本來想說她可以幫忙去搬東西,卻是話沒說完,就讓婆婆給打斷了,還老的小的臉色都不好看,宋氏便是再遲鈍,也知道當中肯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兒了。

    不由滿心的委屈與不忿,什么都不告訴她,等犯了錯又人人罵她,算怎么一回事嘛?

    嘴上卻是什么都不敢說,只應了一聲“哦”,悻悻的轉身走了。

    路氏這才低聲與季善道:“她又來干什么,難不成還沒死心呢,肯定是那孟小姐有大問題,才會這樣拼命的想要塞給咱們家!我大腳盆呢,我這就端了水,潑那楊婆子一身去!”

    季善卻是咝聲道:“應該不是她們還沒死心,而是知道事情無論如何成不了,想要挽救了。我們只是把事情告訴了孟夫子,他們總是一家人,孟夫子再氣也是一時的,氣過之后便仍是至親了,可我們要是告訴了其他人,孟二小姐可就真別想嫁人,孟夫子的學堂也未必再開得下去了。所以楊婆子這應該是奉孟太太之命,來給我們認錯加封口來了。”

    路氏聽得冷笑道:“現在知道錯了,那早干嘛去了,早管好自己的女兒,別那么縱著她,縱得她無法無天,不就什么事兒都不會有了?那善善,我們現在怎么辦?”

    季善想了想,道:“且先去看看楊婆子怎么說吧,若孟太太是誠心認錯道歉,我們可以酌情接受,禮品卻不能收,以免拿人手短,后面事情真鬧開了,就說不響嘴了。”

    路氏點頭:“行,那就這么辦,我們走吧。”

    婆媳兩個便出了堂屋,去了大門外。

    果見楊婆子和另一個男仆站在沈家臺階下的空地上,旁邊還放了滿滿一擔禮品。

    一見路氏與季善出來,楊婆子便笑得有些不自然的迎了上來:“沈太太,沈娘子,我是奉我們家太太的命,來給二位賠不是的,還請二位看在我們家小姐年少無知的份兒上,就原諒她這一次,然后……忘了這次的事兒吧。”

    路氏聞言,要笑不笑的道:“只是你們家小姐年少無知,你們家太太就沒錯兒嗎?孩子犯錯,可都是當父母的沒有教好!”

    季善則淡淡道:“孟太太怕是從沒給人賠過不是吧,所以連賠禮道歉必須親自來,方顯誠意的道理都不知道?”

    楊婆子臉上的笑就越發僵硬了,她家太太怎么可能親自來給她們婆媳賠不是,這季氏以為自己是誰呢,真是給她三分顏色,立馬就開起染坊來了!

    姿態卻是放得越發低了,畢竟孟太太已經把這事兒交給了她,她要是辦不好,回去肯定要吃掛落的,“沈太太、沈娘子,其實我們太太也想自己來的,實在是病得起不來床……二位之前肯定多少聽說過我們家太太自去年以來,身子就沒好利索過吧?這任是誰一病就一年半載的,腦子都少不得要犯糊涂的呀……”

    “加之我們太太生二小姐時,已經快三十了,本就懷得艱難,生時也是差點兒就難產,生下來后二小姐身體因此一直都不好,我們太太難免就多驕縱了她幾分,這才會養成了她無論看上了什么東西,都一定要得到的性子。但她心真的不壞的,這幾日在我們太太的責罵教導下,也知道自己錯了,以后定不會再犯了,還望沈太太、沈娘子能原諒她這一次,把該忘的都忘了,等我們家老爺和沈相公回來后,也千萬別、別告訴他們,更別告訴其他人,不然縱然我們老爺不打死二小姐,她這輩子也肯定完了,求求二位了!”

    說完便一咬牙,跪了下去。

    楊婆子說孟太太‘病得起不來床’倒不是假的,那日在路氏處也鎩羽而歸后,孟太太是真氣得心角都痛了,偏孟姝蘭竟還不死心,還吵著她要去府城,請孟夫子和她二哥為她想法子,只要孟夫子開了口,不信沈恒不答應云云。

    說得孟太太是越發的悔也越發的恨,喝命楊婆子將孟姝蘭拖回房里關起來后,便暈了過去。

    等好容易醒來后,孟太太雖渾身都痛,一動就眼冒金星,卻不敢就躺下安心養病,還得想要怎么才能替女兒收拾殘局。

    紙是包不住火的,縱然她什么都不告訴孟夫子,也不許家里其他人亂說,可等沈恒回家后,季氏與沈恒的母親卻是肯定不會替她們母女保守秘密的。

    那只要沈恒知道了,孟夫子自然也就知道了,還不知道屆時會怎么發作她們母女呢。

    孟夫子的責罰還不是孟太太最怕的,她最怕的,還是季善與路氏會把她們母女的所作所為宣揚得人盡皆知,那他們家還有什么名聲可言,以后女兒還要怎么嫁人,便是低嫁,怕也難了吧?

    自家的學堂更是指不定也要受牽連,再開不下去了,那一家子沒了生計,喝西北風去嗎……

    孟太太悔恨得流了一缸的淚,才在楊婆子的勸慰下漸漸止住,有了主意。

    她們先賠禮道歉,把路氏和季善的口給封好,那樣至少事情不會傳揚開 >>

(本章未完......)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