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歷史軍事>大明新命記> 第八十六章 命運

第八十六章 命運

    楊振當著眾人的面這么分析了敵我的天時地利之后,又當眾承諾,一旦韃子上了島,眾人有危險,他主動率領所部留下斷后,其他各部率先撤離。

    楊振的做法極大地安定了人心,由于韃子放火焚毀蘆葦蕩的行為造成的一點恐慌,也迅速在沙洲島上消散無蹤了。

    西邊的大火,在海風的勁吹之下,仍舊呼呼呼呼地燃燒著,并且一路往南、往北不斷地蔓延著,火場的面積也越來越大。

    徐昌永、袁進、祖克勇三人,聽了楊振的分析,都知道楊振說的也是實情,眼下又得了楊振一旦韃子攻上沙洲,大家就撤退的允諾,也都放了心。

    幾個人看著火勢沒有一點變小的樣子,紛紛散去,一邊回去繼續控制軍隊,一邊也繼續睡覺休整。

    幾個外人散去之后,楊振又向自己的舊部交代了幾點夜里的注意事項,正要打發他們離開,自己好重溫舊夢,卻突然看見遠處一個人左手打著火把,右手里拎著一個重物,朝自己所在的方向快步走了過來。

    那人一邊走,還一邊喊著:“楊大人!小的麻六啊!小的找到了!小的找到了阿爾薩蘭的腦袋!一個甲喇章京的腦袋啊!大人們可是立了大功了!”

    這個麻六嘴碎的勁兒,有點類似張國淦了,一邊往前快步走著,一邊嘴里不住地喊著。

    等到走到了近前,楊振才看清楚他右手里提著的重物,原來是一顆青黑色光溜溜的碩大腦袋!

    那個麻六來到楊振跟前,隨即單膝跪地,把左手的火把往地上一插,雙手捧著那個大腦袋往前一遞,立刻說道:“大人!這個就是滿韃子鑲黃旗巴牙喇噶布什賢甲喇章京阿爾薩蘭的人頭!

    “小的見過他幾次,認得清清楚楚!小的也在那堆里找到了小的主子烏雅善的腦瓜!他強占了小人一母同胞的親妹妹!

    “小人的妹妹才十二歲啊!小的真恨不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小的還要謝謝大人為小的報了這個仇!”

    楊振聽了麻六的話,又朝他走近了一步,低頭看著他問:“你確定這個就是阿爾薩蘭的人頭!?”

    楊振上前一步,楊振身邊的其他人如張得貴、張臣、李祿、潘文茂、嚴三等人也是跟著上前一兩步,把麻六給圍繞在了中間。

    這些人雖然不知道楊振所在意的這個阿爾薩蘭是什么人物,但是聽麻六說這個人是滿洲鑲黃旗巴牙喇營里的一個甲喇章京,也都起了興趣。

    現在滿洲八旗里面,軍制發生了變化,總兵不叫總兵了,叫做昂邦章京,副將也不叫副將,而叫梅勒章京。

    至于甲喇章京,則是僅次于昂邦章京、梅勒章京的將領,相當于大明朝這邊的參將。

    若是考慮到他的身份是滿洲鑲黃旗巴牙喇營里的甲喇章京,那可就比一般的甲喇章京厲害了。

    前天夜里,他們夜襲韃子糧草大營,說是打死了一個韃子的宗室貝子,但是畢竟最后沒有帶回來那個貝子的人頭。

    所以,說來說去,等于是無法證實,那么可以證實的最大斬獲,反倒是眼前這個甲喇章京的腦袋了。

    眾人正盯著麻六手里的那顆碩大的頭顱,卻不料楊振直接上前,一把抓住那顆腦袋頭頂的小辮子,直接將那顆人頭給提了起來,提到了他自己的面前。

    就著眾人遞過來的火把,楊振認真看著那顆頭顱的正面,絡腮胡,塌鼻梁,滿臉疤痕,大臉盤子上還有一雙眼睛往外凸起,顯然生前必定是一副憤怒到了極點的樣子。

    楊振右手抓著那顆腦袋頂上的發辮,把那張臉湊到近處看了一會兒,然后隨手又丟給了麻六,接著說道:“很好!認出了阿爾薩蘭,算是你立了一點功勞!麻六——我現在放你走,你可愿意?!”

    楊振此話一出,身邊眾人都是一驚,包括那個麻六顯然也沒有想到這一點,一愣神,連忙抬頭看著楊振。

    聽了楊振的話,麻六的心里頓時翻江倒海起來。

    他當然想走,他不想打仗,原本他只是個苦命的漢人包衣阿哈,被迫跟著自己的主子上了戰場,只是想著立點功勞改變自己奴才的地位,可是因為怕死,不敢往松山軍前去。

    恰好他的主子烏雅善強占了他的妹妹,看在這點情面上,就把他留在了后方大營里看管自己的財物。

    可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即使如愿留在后營里,居然也沒有躲過飛來的橫禍,竟然遇上了明軍的劫營隊伍,若不是他腦筋轉得快,現在早就不知道橫尸何處了。

    他當然想回去,回去雖然是繼續做奴才,可是畢竟有個還算安穩的窩,還有個相依為命妹妹在等著他。

    只是現在這個情況,卻又讓他一時不敢表露這個意思,眼前的明軍將領當時留下自己,就是因為自己說了自己認得阿爾薩蘭,現在自己已經從那堆人頭里找到了阿爾薩蘭的腦袋,對于眼前的明軍將領怕是沒有用處了啊!

    想到這里,麻六頓時頭皮一陣發麻,難道說眼前的明軍將領只是試探,其實是要殺了自己?!

    麻六越想越覺得就是這樣,琢磨片刻,也不敢讓楊振多等,立刻說道:“大人替小的報了仇!小的要報答大人的恩德!小的不愿走!——

    “再說,小的主子烏雅善已經死了,小的也看到了他的死人頭!小的就是回去了,也絕對沒有好下場!主子死了,小的卻活著,回去了也要被治罪!而且小的已經割掉了辮子,小的不能回去!”

    楊振確實在一瞬間動了殺心,若是麻六表現出一副喜出望外、歡欣鼓舞、感激涕零的樣子,他就會毫不猶豫地殺了他。

    好在這個麻六腦筋確實轉得快,不僅沒有歡欣鼓舞的意思,而且一再表示自己不愿走,這就讓楊振意外了。

    “麻六,你在韃子窩里待了多少年,可會說滿韃子們的女真話?”

    如果麻六會滿洲話,楊振倒是不介意繼續留著他,畢竟楊振的身邊沒有一個懂得滿韃子女真話的人,將來與韃子作戰,做不到知己知彼可不行。

    “會!會!會!小人的家原來在蓋州城里,蓋州城被韃子占了以后,小的跟著家人一路奔逃,逃到了毛大帥那里!后來毛大帥沒了,小的又跟著家人上了岸,逃到了朝鮮的安州,再后來安州也破了,小的一家就成了滿韃子的奴才!

    “仔細算一算,那一年小的才十五六歲,小的幺妹也還不到三歲!到現在,也有十年光景了——”

    聽到這里,楊振抬手打斷了麻六的話頭,對他說道:“既然你不愿意回去,而是愿意留在我們先遣營里效力,那就先留下吧!先在我的親兵隊里,跟著嚴三把總當差,將來一旦再立下了功勞,到時候我楊振必不會虧待于你!”

    楊振話音一落,那麻六知道自己小命保住,立刻千恩萬謝,隨后又去拜了嚴三。

    到了這個時候,楊振也暫時放下了這檔子事兒,而是對著張得貴說道:“楊占鰲、郭小五他們到現在也沒有回來,我擔心他們遭遇什么危險,一會兒你去袁進營中,請他派上一隊人,派上一條船,往西沿著蘆葦蕩的邊緣搜尋一遍!若楊占鰲他們歸來,也好接應一下!”

    張得貴聽了這話,連忙答應下來,帶著幾個人趕往袁進營中去了。

    楊振看了看西邊依舊熊熊燃燒的大火,又回頭對其他人說道:“都回去吧!各自看好自己的營地,看好自己的人馬!夜里不要出了什么亂子!一切事情都等明天再說!”

    眾人聽見此話,也都不再停留,各自告辭,回自己的營地去了,唯有嚴三、麻六,打著火把,提著阿爾薩蘭的人頭,站在一邊等候。

    楊振看看西邊的大火,再看看麻六手里的人頭,心里感慨萬千。

    韃子倒是一點不傻,搶在自己前面先放火燒了蘆葦蕩,可是即便如此,也沒有絲毫打擊到楊振繼續改變命運的信心。

    因為阿爾薩蘭的人頭就在他這里,他確信之前的努力沒有白費,他已經初步改變了他在歷史上的悲催命運。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