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萌妻出沒,霸道前夫很難纏> 第六百二十七章 我打死你

第六百二十七章 我打死你

    “好啦,給干爹和子墨說拜拜。”左旋說道。

    “拜拜,干爹,拜拜子墨。”

    龍子墨也有禮貌的說著再見。

    左旋抱著左小安離開的那一刻,回頭對著龍天一,“真要走嗎?”

    “嗯。”

    左旋點了點頭。

    沒再幼稚的多問或者挽留。

    龍天一下定決心的事情,自然就是深思熟慮后的事情。

    他轉身抱著自己女兒離開。

    離開之后。

    房門外站著兩個黑色西裝。

    龍天一對著眼巴巴還在看著門口的龍子墨說道,“你回房間等我,爸爸一會兒給你洗澡。”

    “嗯。”

    龍子墨聽話的離開。

    兩個黑色西裝畢恭畢敬,“王子,陳老一直想見你,今天你沒空,希望明天可以親在來拜訪你。”

    “嗯,明天上午十點。”

    “是。”

    龍天一關上了房門。

    因為韓湊的關系,他也不會動陳老。

    所以,其實沒必要多此一舉,但他可以給他們一份心安。

    他轉身上樓。

    肖北今晚又不會回來了吧!

    ……

    第二天一早。

    高級酒店。

    肖北又是睡到自然醒。

    因為昨天韓湊沒能陪到陳老去見到龍天一,所以,韓湊倒是和她在這里逛了一個下午,晚上一起吃晚飯,然后晚上接到通知說龍天一答應了他們的見面。

    肖北捉摸著,今天韓湊暫時應該就不會出現了。

    她洗漱完畢,出門。

    剛走到門口。

    肖北的腳步頓了頓。

    面前的女人對著她一笑,“肖北,好久不見。”

    所以,韓湊并沒有告訴她,陳姍姍也來了。

    陳姍姍說,“一個人在這種地方很無聊,我也沒什么朋友,聽說你在這里,所以過來碰碰運氣,我運氣看來還不錯。”

    “找我有事兒嗎?”肖北嘴角淡笑。

    “就是玩。”

    “想怎么玩?”

    “都可以。”

    “帶你去這里隨便逛逛吧。”

    “謝謝。”陳姍姍感謝。

    肖北帶著陳姍姍一起出門。

    兩個人之間,說是情敵又不完全是,說是朋友也談不上,所以一起出門還真的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

    肖北捉摸著女人都喜歡購物,所以就帶著陳姍姍去了最豪華的商場閑逛,兩個人買了寫東西,又去了最頂級的餐廳吃美食吃甜點。

    餐廳里,彼此對立而坐,自己吃著自己那一份,顯得很安靜。

    “我懷孕了,韓湊給你說過嗎?”陳姍姍問。

    “說過了。”肖北說。

    否則她可能會帶她去跳蹦極什么的。

    總覺得這女人可以玩更刺激的項目。

    “但是我和韓湊沒有感情。”

    “嗯。”肖北點頭。

    她很清楚。

    “我不可能會喜歡上韓湊那樣的男人。”

    “然后呢?”肖北問。

    似乎真的不太明白,陳姍姍給她說這些是什么意思。

    “我今天見到了肖了,我跟著我爸還有韓湊一起去了肖的地方,但是見了一眼,我就離開了,我爸和韓湊談正事兒的時候也不會在意我的舉動,我都在懷疑,他們帶我來這里可能不是為了保護我的生命安全,而是我肚子里面的孩子。”

    肖北還是不知道陳姍姍要說什么。

    她就這么靜靜地看著她。

    陳姍姍說,“你和肖吵架了是嗎?”

    “是啊。”

    “我其實喜歡肖。”陳姍姍直言。

    肖北覺得他們這段四角關系,真的有些復雜。

    “所以不想看到肖難受。”陳姍姍繼續說道。

    肖北笑了笑。

    她以為,陳姍姍給她攤牌是想說如果她不喜歡肖,麻煩把肖讓給她。

    原來,是來勸和的。

    “我希望你好好珍惜他,他對你這么好,我從來沒有見一個男人愛一個女人可以愛到這個地步,我爸不是,我爸爸視女人如糞土,我以前交往的男朋友也會因為我的家世背景而選擇主動放手,唯有肖,讓我覺得,他真的是一個絕好男人的存在!這種男人,值得擁有幸福!”

    肖北沒有回答。

    陳姍姍繼續說道,“我希望你對他好一點,我一直覺得他看上去很強大,實際上,內心很孤獨,我覺得很少有人可以走進他的心,這種人,比看上去更寂寞!”

    肖北抿唇。

    還真的有點被陳姍姍說動。

    龍天一這輩子,確實經歷了很多,確實遭遇了很多。

    而他幸福的時間真的不多。

    陳姍姍還想開口說話。

    她的電話突然響起。

    她接通,“韓湊。”

    “去了哪里?”

    所以,她走了這么長時間,他們才發現她不見了。

    她說,“你不是有我的定位嗎?你還不知道我在那里?!”

    “以后別亂跑。”

    陳姍姍直接掛斷了電話。

    肖北看著卡珊兒對韓湊的不耐煩,陳姍姍也沒有掩飾的說道,“我很討厭韓湊,你曾經說韓湊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超越肖,我不得不告訴你,他不是,甚至很渣!”

    肖北覺得陳姍姍對韓湊有誤會。

    但也不知道該如何卻給韓湊辯解。

    有那么一瞬間,她甚至覺得,韓湊只是對她很好而已。

    對其他人,他從來都很冷漠。

    “不說了,我先走了。”陳姍姍起身,“真不愿意像一個犯人一樣被他們抓回去。”

    肖北點頭。

    “還有。”陳姍姍說,“肖原來的樣子,真的很帥,你賺發了!”

    肖北忍不住。

    看來女人都抵抗不了,美貌的誘惑。

    她就這么看著陳姍姍自若的離開。

    她不知道陳姍姍和韓湊會不會有感情進一步的一天,但她希望,韓湊可以得到幸福。

    ……

    左家別墅。

    左旋帶著安小魚也再次回到了這里。

    陳晨在客廳看電視。

    左肖驍心情很低落,也在客廳坐著,情緒很不好,看著他表哥的突然出現,很激動,看著安小魚那一刻,臉色又變了很多。

    她連忙從沙發上起身,走向左旋依然很激動地說道,“表哥,你相信我相信我昨天的事情跟我沒關系,是安小魚故意的,真的,我不騙你,我做過的我就一定承認,沒有做過的事情我死都不會承認的,表哥你相信我好不好,我求你了……”

    一說,眼眶就紅了。

    左旋臉色卻冷到了極致。

    他說,“做過的就一定會承認是吧?所以,你在雞湯里面放了打胎藥,也應該承認了!”

    左肖驍臉色一下就變了。

    變得無比徹底。

    今天一早左旋把雞湯拿去化驗了。

    結果……果然。

    他果然,很心寒。

    左肖驍訕訕一笑,那一刻有些做作有些慌張,“表哥你在說什么,說什么……”

    “這是檢驗報告,從醫院出來的,報告中寫的很清楚,雞湯中含有致人流產的藥物成分,左肖驍,你怎么這么心狠手辣,你知道安小魚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是你的親人嗎?”

    “我沒有的,我沒有……”左肖驍說,否認,否認,“你有什么證據證明是我啊,可能是家里傭人可能是……”

    “夠了!”左旋說,“是不是要我報警了你才會真的承認!”

    報警?!

    不。

    她不要坐牢。

    不不不。

    她臉色蒼白,一臉慌張。

    “左肖驍,我真的把你當我親人,我真的把你和你母親當成我最親的親人對待,我對你們如何,你們卻一直在算計我,算計 >>

(本章未完......)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