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都市之絕世妖尊> 第20章 手不想要了

第20章 手不想要了

    黎明看著李晴猶豫了一下,說道:“沒什么大事,一些小事而已。”

    “小事?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天意會跟黑虎幫還有青幫并列B市三大地下勢力,就算是政府都不愿意跟他們產生直接的沖突,你給我說小事?”

    李晴的臉色并不好看,看向黎明,有種咄咄逼人的感覺。

    黎明也沒有想到,李晴不過只是一個中學的老師,居然會知道B市三大地下勢力。

    “咳咳..”

    黎明干咳了兩聲,有些尷尬地說道:“這個,不是怕李老師你擔心嘛,其實真的沒有什么大事,只需要談一下就好了。”

    李晴身邊的男子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恐怕不是談一下這么簡單吧?跟天意會談一下就好了,據我所知,跟天意會,恐怕不是這么好談的吧?”

    “誒....”

    說實話,黎明還真的沒打算談一下,他的想法就是直接打進天意會的總部,誰敢不服就打到誰服。

    “叮當..”

    就在這時,黎明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發來的正是天意會的地址。

    李晴身邊的的男子猶豫了一下,說道:“小晴,我跟天意會的七爺有過一面之緣,我們一起過去,七爺應該會賣我一點面子。”

    李晴眼里有一些猶豫,但是當看了一眼黎明之后,還是點了點頭說道:“那多謝你了。”

    對于兩人的無視,黎明滿臉的無語。

    不過想到對方竟然認識人,可以直接解決,那自己也懶得出面,今天胖子被打的事情,等以后自己再慢慢算就好了。

    “走吧,我們去天意會。”

    黎明聞言只能無奈地站起來搖了搖頭,跟兩人走了出去。

    男子開著一輛奔馳小轎車,在普通人眼里,算是一個有錢人,不過黎明卻是知道,在真正的有錢人圈子里面,奔馳,就是土鱉的象征。

    天意會的位置在市中心的一家洗浴中心。

    在洗浴中心的地下一層是一間酒吧,地下二層是一家賭場,而地下三層,便是天意會的總舵所在。

    男子明顯不是第一次來這里,守門的人也認識他,都笑著恭敬地打招呼,很容易便帶著黎明來到了地下二層。

    剛到地下二層,男子便對著李晴說道:“小晴,你跟黎明先逛一下,我去找一下七爺。”

    李晴點了點頭。

    男子剛走,黎明便八卦地說道:“李老師,這是你男朋友?”

    “瞎說什么?小孩子,你懂什么?”

    李晴并沒有羞澀,反而有些不高興。

    黎明見李晴這模樣便猜到,對方多半又是追求李晴,但是礙于某些原因又不好拒絕。

    “說實話李老師,你的這個朋友我不怎么看好,他配不上你。”

    “就你話多,人家這是來幫忙的,你把你的嘴給我閉上。”

    聽見李晴的呵斥,黎明閉上的嘴。

    可惜的是,不知道是黎明運氣不好,還是運氣太好,最近無論是走到哪兒,總有人過來找麻煩。

    “哎喲,不錯,哪兒來的小娘皮,長的可真漂亮,今天大爺我贏了不少,走走走,陪大爺去二樓好好喝兩杯,大爺重重有賞。”

    一個胖子穿著一身西服,肥頭大耳滿臉油膩的痘子,脖子上跟手上都帶著一根粗金項鏈。

    胖子話剛說完,直接將手向著李晴的肩膀搭了上去。

    “你干什么?滾開!”

    李晴被對方的動作嚇得臉色一白,急忙推開了胖子。

    被推開,胖子的臉色頓時變了,怒道:“賤人,竟敢推老子,你信不信老子今天就在這里把你就地正法!”

    胖子的聲音很大,賭場一大半的人都向著這邊看了過來。

    當見到是胖子的時候,其中一部分臉上都帶著看熱鬧的笑意,另一部分人看向李晴,眼里充滿了同情。

    “寬爺...寬爺!”

    這時,遠處李晴的朋友也見到了這一幕,急忙沖了過來,對著胖子討好地說道:“寬爺,我家女人不懂事,沖撞了寬爺,我替她給你賠不是,還希望寬爺看在家父的面子上....”

    “滾...啪...”

    他的話還沒有說話,胖子直接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臉上,將他打翻在地,一腳踩在他的頭上,冷聲道:“曲江,你父親算什么東西?也配讓我給他面子,既然是你的女人,那正好,今晚上要是她把大爺我陪高興了救放你一馬,不然,你就讓你爹再生一個吧。”

    說完,胖子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面,將他踢到了李晴跟黎明的跟前。

    見到這一幕,李晴的臉色頓時蒼白了起來,眼中充滿了懼意。

    “你們這樣還有沒有王法,你信不信我馬上就報警!”

    “哈哈....王法,在這里,老子就是王法!”胖子大笑起來,身邊的人也笑著搖了搖頭。

    不止如此,就連黎明都無奈地搖了搖頭。

    這是什么地方,地下賭場,在這里將王法,這完全就是一個笑話。

    “小晴,寬爺可是天意會二爺的人,其實這也沒什么的,你放心,我不會嫌棄的。”

    黎明望著半邊臉都腫起來的曲江,黎明心底只感覺到了一陣惡心。

    李晴也滿是不敢相信,望著平時對自己窮追猛打,說愛得死去活來的男人,此時居然說出這樣的話。

    “哈哈...小美人兒,你男人都說讓你好好陪我了,跟我走吧。”

    胖子哈哈大笑起來,手再次抬起,想要向著李晴伸過來。

    “手不想要就伸過來試一試!”

    就在此時,黎明站在李晴的身邊,聲音冰冷的響起。

    誰也沒想到,在這個時候,為李晴出頭的居然是一個毛頭小子。

    但是,當見到黎明十七八歲的模樣時,在場所有人都在心里嘆息了一聲。

    “初生牛犢不怕虎。”

    胖子此時反而沒有看李晴,而是看向了黎明,笑道:“你剛才是在跟我說話?”

    黎明平靜地看著胖子,而李晴這時候確實將黎明拉到了自己身后,雙手攤開,將黎明護在身后焦急地說道:“你要干什么?他還是學生,你有什么沖我來。”

    黎明原以為黎明應該被嚇傻了,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背影,黎明心里生出一絲感動,同樣,也宣判了胖子的死刑。

    “喲,不錯啊,這應該是你養的小白臉吧?你放心,只要你好好陪我,我不動他。”

    一旁的曲江聽見小白臉三個字,眼中一片冰冷,暗罵道:“賤人,難怪這么久都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原來是喜歡這個小白臉,活該被這死胖子玩,到時候看玩不玩的死你。”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