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都市之絕世妖尊> 第22章 天意會服軟

第22章 天意會服軟

    胖子寬爺此時抬頭向著二樓的閣樓望去。

    只見一個四十左右的中年人跟一位老者從二樓走了下來,眼中毫不掩飾地露出了震驚,以及恐懼。

    “一爺,蔣前輩救命!”

    見到兩人,寬爺眼中露出了驚喜,一爺他從未見過出手,但是跟在一爺身邊的老者他卻是知道。

    就連子彈都能用手指夾住的存在。

    就算黎明再厲害,還能厲害得過眼前的蔣前輩嗎?

    “我以為你們舍不得下來呢?還有他們,讓他們都出來吧。”

    黎明看了一下四周,眼中冰冷一片,殺意毫不掩飾地爆射而出。

    被稱之為一爺的中年人右手抬了起來,隨后只見十多名黑衣蒙面的人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靜靜地站在他的身后。

    “將地上都打掃干凈。”

    一爺話剛落,右手輕輕再次抬起之時,一把手槍出現在了手中,讓人意外的是,他對準的人不是黎明,而是胖子寬爺。

    “不要..”

    “砰..”

    伴隨著一聲槍響,寬爺的眉心多出了一個血洞,身體也倒在了血泊當中。

    聽見槍響,李晴身體哆嗦了一下,嚇得緊緊抓住黎明的衣袖。

    還未等黎明說話,一爺便對著黎明抱拳,恭敬地拜見道:“天道會蔣進見過前輩。”

    跟在蔣進身邊的蔣前輩也跟著抱拳道:“游龍山莊蔣巖見過前輩!”

    聽見蔣巖說道游龍山莊,黎明不由得多看了對方一眼,猜測對方應該是某個古武勢力。

    黎明平靜地看著兩人,只是靜靜地看著,并沒有說話。

    兩人抱拳低頭,誰也不敢抬起頭來,四周黑衣人忐忑地清理著尸體跟地面的血跡。

    不過兩三分鐘,整個賭場的尸體都被搬得干干凈凈,看不出一絲死過人的痕跡。

    蔣進跟蔣巖兩人這時候臉上都是冷汗淋淋。

    “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黎明平靜地說道。

    李晴聞言之后睜開了眼,發現眼前跟自己閉眼之前沒有絲毫的變化,唯一變化的便是,曲江不見了,寬爺以及寬爺的手下都不見了。

    此時李晴不由得想到剛才那無數的慘叫,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了一個想法。

    “那些人,不會全死了吧?”

    李晴看了看黎明的側臉,想問,但是卻還是閉上了嘴,因為在他們的面前,還有兩人抱著拳低著頭不敢說話,以及十多名黑衣人單膝跪在兩人的身后。

    黎明看著眼前的眾人,片刻之后才說道:“智一中學,有個叫周輝的,是我的朋友,給我一個交代吧。”

    說完,黎明轉過身,拉著李晴的手說道:“我們走吧。”隨后便向著外面走去。

    直到黎明消失在了電梯里,蔣進跟蔣巖兩人才抬起了頭,眼中充滿了驚駭。

    “你們都先下去吧,給我查,智一中學的周輝是誰?跟我們天意會又有什么關系?”

    蔣進話一落,黑衣人便向著四面八方走去,消失在了黑暗的角落之中。

    “義父,他真的有你說的這么可怕?”蔣進恭敬地對著蔣巖問道。

    蔣巖點點頭,心有余悸地說道:“將他們六個都叫回來,將今天的事情跟他們說明白,這個黎明不是可怕,而是恐怖,站在這里動都未動,這么多人,全都被劍芒所殺,這不是簡單的內氣外放,而是將內氣凝聚成兵器,發射出去,有著如此殺傷力,就算他不是大宗師,也絕對距離大宗師只有一步之遙。”

    “大宗師!”

    聽見這三個字,蔣進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整個天意會,最強的便是自己的義父,而天意會之所以能夠成為B市地下三大龍頭之一也是因為自己的義父就是以為不折不扣的宗師強者,并且還是宗師七層的存在。

    大宗師,就是他們仰望的存在,自己跟其余六位師弟最強的也不過開元九層,歷經十多年都無法踏出宗師這一步。

    “義父,你確定你沒有猜錯,對方真的有這么強?可是他才。”

    沒等蔣進說完,蔣巖便坐在沙發上,點上了一支雪茄說道:“不要小看天下人,大宗師也并非終點,就像是游龍山莊,以我的修為也不過只是中等偏下的修為而已。”

    聽見游龍山莊,蔣巖跟蔣進的眼中都充滿了敬意。

    “不過不管如何,這個黎明,只能交好,絕對不能得罪。”

    “是義父,我明白了。”

    兩人又討論了一會兒,一名黑衣人走了出來,單膝跪在蔣進的面前恭敬地說道:“啟稟一爺,事情查清楚了,周輝跟黎明前輩是同學,而且也是好朋友,周輝的父親生病急需錢,下面的人看重了周輝家將要拆遷的房子,所以設套,并且就在今天,下面的人動手打了周輝。”

    “什么?”

    聽見黑衣人的話,蔣進整張臉都黑了下來,心中將這個看重周輝房子的人罵了幾千遍。

    蔣巖直接吩咐道:“將動手的人全部砍掉一只手,給周輝設套的人沒必要存在了。”

    “是..”

    黑衣人答應了一聲,但是卻并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繼續說道:“一爺,蔣前輩,有一件事屬下不知應不應該稟報?”

    “說吧。”蔣進淡淡地說道。

    “一爺,因為調查周輝的事情,我們也順便得知了黎前輩的一些事。”

    聽見黎明,蔣進皺起了眉頭,看了一眼蔣巖,見到蔣巖并沒有反對,便說道:“說吧,你們查到了什么?”

    黑衣人繼續說道:“黎明前輩原本是京市黎家的長孫,一年前,黎家長子跟長媳也就是黎前輩的父母飛機出事,死在了空難之中,黎家老爺子一病不起,而后黎前輩的二叔掌權,將黎前輩趕出了黎家。”

    這一下,輪到蔣巖皺起了眉頭,自言自語地說道:“京市,黎家,棄子..”

    蔣巖皺著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之后蔣進問道:“義父...”

    沒讓蔣進說完,蔣巖便舉起手打斷了對方的話,直接對著黑衣人吩咐道:“關于黎前輩的事情你們就當做不知道,這件事就這樣過了,敢于黎前輩之事,不準在做任何的調查,下去吧。”

    黑衣人剛離開,蔣進便忍不住問道:“義父,被黎家趕出的棄子便如此強大,那黎家?”

    蔣巖搖了搖頭說道:“黎家肯定不知道黎明前輩真正的修為,否則,怎么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好了,這件事我們就當做不知道,也不要對任何人提起,準備兩張卡,一張卡里面五百萬,一張卡里面五千萬,再準備一些珍貴的藥材,明天我們登門拜訪黎前輩。”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