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47章 小白舌戰老顧

第47章 小白舌戰老顧

    又是一節講卷子的課程。

    化學老師板著一張臉,冷冷地朝下面掃視了一眼,“有哪道題不會么?”

    “第一題……”

    班里零零落落喊出幾聲。

    化學老師雙眉倒豎,面部猙獰,嗓門有種要劈山的架勢。

    “第一題還不會?啊?誰不會啊?舉手我看看!”

    沒有一個人敢舉手。

    化學老師長出了一口氣,“好了,這道題跳過,還有哪道題不會做?”

    “第四題?”

    “第四題還不會?”又是一聲咆哮,“我講了多少遍了?這道題竟然還有人不會?誰要是不會,下課找個沒人的地方,自個抽自個幾個大嘴巴,下次你就會了。”

    班里沒人吭聲了。

    “還有哪道題不會?”

    弱弱的兩聲叫喚,“第十題。”

    “第十題?”化學老師雙手叉腰,怒瞪著下面五六十號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架勢,“這道題多明顯?啊?A對么?明顯是錯的!B對么?怎么可能對呢?再看D,是個傻子就不會選它。所以選什么,選C啊!這道題還用講?”

    “……”

    “還有哪道題不會?”

    班里學生齊齊喊道:“沒有了,全會了。”

    化學老師的手猛地一拍桌子,怒吼聲山呼海嘯般席卷到每個學生的耳朵里。

    “沒有不會的?沒有不會的咱們這節課還怎么上?沒有不會的怎么沒人拿滿分?”

    “……”

    吱的一聲響,班級的前門被人打開了。

    “陳老師,抱歉,我打擾一下,找個學生。”

    羅曉瑜那清脆透亮的聲音一發出來,立刻給這僵死的課堂上一縷春風般的溫暖,所有人都目光渴望地看著她,希望她要找的人是自己。

    化學老師沉著臉嗯了一聲,仿佛很厭惡別人打斷她的課程。

    “白洛因,你出來一下。”

    白洛因出去之后,被羅曉瑜帶出了教學樓,白洛因沒問是誰要找自己,羅曉瑜也沒開口說,但是從羅曉瑜嚴肅的臉色來看,這次來找白洛因的人必定不是一般人,白洛因心里已經估摸出了大概。

    一輛軍車靜靜地停靠在樹蔭處,白洛因面無表情地走了過去。

    “請進。”

    有人給白洛因開了車門,一臉恭順的模樣。

    白洛因沒有任何的怯意,直接上了車,任由兩名軍官把自己帶到了一家茶社。

    顧威霆身著筆挺的軍裝,就坐在一個雅間等待著白洛因。

    “報告首長,人已經安全送到。”

    “你們出去吧。”

    房間里飄著淡淡的茶香,白洛因沉默地注視著顧威霆,眼神里沒有任何情緒變化。

    “過來坐吧,孩子。”

    難得的,顧威霆語氣里能有那么幾分溫柔。

    白洛因大大方方地坐到顧威霆的對面,依舊一言不發。

    顧威霆簡單地打量了白洛因一番,心里頗有幾分驚訝。一般來說,十六七歲的孩子見到他這種人都會膽寒,可白洛因絲毫沒有,他衣著樸實卻沒有任何卑屈之態,目光中透著一股子強韌之氣,讓顧威霆不免升出欣賞之意。

    要問白洛因對顧威霆的第一印象,只有一個。

    這個老家伙,怎么越瞅越眼熟啊?

    “想必你也猜到了我來找你是要干什么的,我是你母親的現任丈夫,也就是你的繼父。之前你母親找過你,讓你搬來和我們一起住,結果被你拒絕了。我也猜到會是這個結果,所以我今天來找你,并不是要干涉你現在的生活,只是作為一個長輩,給你一些生活和學習上的建議。”

    白洛因沒聽出任何建議的味道,全是赤裸裸的命令口吻。顧威霆再怎么偽裝平和,在白洛因的眼中,都是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

    “謝謝。”

    簡短的兩個字。

    顧威霆不介意白洛因對自己的冷漠,繼續灌輸著他所認可的道理。

    “小伙子就該有股子不服輸的倔勁兒,在這一點上,你和我兒子很像。實話和你說,我兒子和你同齡,他也很倔,常常聽不進我給他的建議,可關系到自己利害得失的大事,他總能冷靜地判斷。我們都是男人,我們活著絕不僅僅為了兒女情長,即便是為了你父親,你也不應該把自己局限在這樣一種環境里,你認為這是對親人的忠誠負責,其實是一種變相的自甘墮落。”

    白洛因從容地端起小茶碗,喝了一口,芳香濃郁,確實是好茶。

    “我可以為你創造更好的生活環境,這是我們的義務,你可以不接受與我們生活在一起,但是你不該拒絕一個好的機會。假如你是一個聰明人,你不該仇視你的母親,你應該剝奪她所擁有的一切,盡量彌補自己這些年的缺失。這不是一種饋贈或者是憐憫,這是你該得的,你不珍惜只能說明你不夠成熟,不能說明你有骨氣。”

    “我想,您誤會了。”

    “哦?”顧威霆目露疑色,“我誤會什么了?”

    “我從不認為我該向姜圓索取什么,因為我根本沒有把她當成我的母親。”

    顧威霆沉默了。

    白洛因站起身,用眼神禮貌地示意顧威霆,“如果沒什么事的話,我回去上課了。”

    “有沒有把她當成母親,只有你自己知道。”

    顧威霆的聲音在白洛因的身后幽幽地響起來,語氣不重卻字字戳人。

    “你若有一天成才,獲利的一定不是我和你的母親,你要考慮清楚。”

    “謝謝您了。”白洛因從容一笑,“我認為我就是個人才,就是不走任何捷徑,我也能成才。”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