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77章 最特殊的安慰

第77章 最特殊的安慰

    顧海爬上床,連同被子和人一起抱住了。

    “我失戀了。”

    “嗯。”

    顧海以為,白洛因會說句“還有我呢”之類的煽情的話,誰想他就這么輕描淡寫地嗯了一聲。

    “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我可是撞見他們兩個人開房了。”

    “嗯。”

    顧海撒開環抱著白洛因的手,一個人滾到旁邊,面色陰沉,氣息粗重。

    白洛因這才翻過身來,手在顧海的腦門上彈了一下。

    “生氣了,武大郎?”

    這個稱謂把顧海噎住了,武大郎……你見過像我這么高富帥的武大郎么?

    顧海翻身騎到白洛因的身上,手掐著他的脖子,怒道:“你丫的不安慰我,還損我是吧?”

    “你有什么可安慰的?我沒瞧見你有多傷心啊!”

    顧海的身體逐漸塌了下來,頭側在白洛因的肩窩處,一副受了傷害的模樣。

    “我怎么能不傷心呢?三年呢……”

    “少拿時間詐唬自個!”白洛因錘了顧海的后背一下,“你拍著良心說,你是傷心還是憤怒?”

    其實這個問題,顧海在路上就一直在想,看到金璐璐和那個男生在同一個房間出現的時候,他的心情極度郁悶。可這種郁悶終究來自何處?舍不得么?撕心裂肺么?好像怎么形容都差了一點兒。但是最直觀的痛苦,肯定來自這種被踐踏的尊嚴,任何一個男人都忍受不了這樣的屈辱,所以當時的心境是被憤怒掌控的。

    當然,顧海肯定不會這么和白洛因說。

    “我真的挺傷心的。”

    白洛因突然將顧海推開了一段距離,自己微微挺起上半身,頭抵在了顧海的胸口。

    顧海立刻心跳加速,這……這是要干什么?要安慰我么?

    白洛因很快離開了顧海的身體,頭落回了枕頭上。

    “我聽到了,你的良心在辱罵你。”

    “……”顧海有些虛脫地趴回了白洛因的身上,聲音懶懶的,夾雜著幾分哀求。

    “安慰安慰我吧。”

    白洛因嘆了口氣,手拍了拍顧海的后背,“大郎啊!聽哥的話,想開點兒……”

    顧海猛地在白洛因的肩上咬了一口。

    白洛因一拳掃到了顧海的脖頸處,“你丫的屬狗的是不是?”

    顧海笑了,心結似乎就在這種打打鬧鬧中解開了,也許男人之間本該如此,不需要有矯情的勸慰,不必擁抱著痛哭流涕,只要你足夠了解我,只要我能感覺到你的關心,再大的挫折,互相拍拍肩膀,也就過去了。

    “明天鄒嬸的店要開張了。”白洛因把胳膊枕在頭低下,淡淡說道。

    顧海感慨了一句,“這么快啊?那邊都準備好了么?”

    “差不多了,明天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顧海幸福地揉了揉白洛因的臉,“別明天了,就是今天吧,馬上就要天亮了。”

    顧海這么一說,白洛因才醒悟過來,我竟然等了他這么久……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