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112章 正式自立門戶

第112章 正式自立門戶

    清晨五點鐘,顧海聽到手機鬧鈴響起,瞇起眼睛看著窗外,月明星稀的,完全看不出是早上。草!哪個傻B把鬧鐘定這么早?瞇了十秒鐘之后,顧海的眼睛又睜開了,他意識到自己就是那個傻B。

    眼皮下面似乎吊著兩塊鐵,這一秒閉上下一秒就睜不開了。強撐起那么一條小縫,看到的是白洛因香甜安謐的睡臉。

    最后,顧海是把自己從床上硬生生拔下來的。

    屋子里的燈一直關著,黑暗中白洛因察覺到有人親了他的臉一下,動作很輕柔,若有若無的,便沒在意。等再睜開眼的時候,屋子里的燈已經大亮了,顧海穿戴整齊地站在衣柜旁找衣服。

    “幾點了?”白洛因坐起身。

    顧海把白洛因的衣服扔到他面前,“今兒穿這個,外邊有點兒冷。”

    白洛因刷牙洗臉的時候,聞到一股熟悉的香味兒,機敏地把頭探出衛生間,瞧見顧海站在廚房的一角,把買好的早點一點點騰到盤子和碗里。

    白洛因手里的牙刷頓了一下,心里頭默默算計著從這里到鄒嬸小吃的距離,來回所要花費的時間,從而判斷顧海是幾點起床的。

    吃早點的時候,白洛因忍不住問:“為什么不等我起床了一塊下去吃?”

    “等你起床了?”顧海冷哼一聲,“咱們早沒時間吃早飯了。”

    “那你為什么不早點兒叫我起呢?”

    “你說為什么啊?”

    顧海把咬剩下一半的雞蛋塞到了白洛因的嘴里。

    上電梯的時候,顧海一直背朝著白洛因站著,等電梯快到一層了,顧海突然轉過頭,做了一個特猙獰的表情,冷不防的嚇了白洛因一跳。

    白洛因回過神之后踹了顧海一腳,“你幼稚不?”

    顧海笑著轉過身,給白洛因整了整衣領,又給他把衣服的拉鏈緊了緊,兩個人一起走出電梯。

    因為天氣冷了,騎自行車有點兒涼,為了鍛煉身體,兩個人選擇跑步上學。

    整整一個上午,白洛因都沒有睡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早上多睡了半個鐘頭的緣故,顧海很自豪地認為這是自己的功勞。上課的時候,他總喜歡把手伸到白洛因的后背上,有時候是無意識的,只是很想摸一摸,不帶任何邪惡的念頭,單純地想確定這個人存在。

    最初顧海碰白洛因,白洛因總是很警覺,有時候也會回頭罵兩句,現在完全不會了。甚至有時候顧海一節課老老實實的,他會不經意地往后瞥一眼,看看他是否還好。

    中午放學,兩個人從外面買了些快餐帶回家吃。

    從電梯里出來,震驚的發現門又是開著的。

    怎么回事?昨天不是已經把鎖偷偷改了么?難道進賊了?

    兩個人摸進屋,結果沒發現任何敵情,唯一讓他們腦門冒煙的就是,姜圓的身影出現在了廚房里。

    “寶貝兒們,你們回來啦,媽媽已經把飯準備好了,你們洗洗手就可以準備吃了。”

    顧海腦門青筋暴起,迅速將白洛因拉拽到客廳。

    “怎么回事?鎖不是換了么?她怎么進來的?”

    白洛因目露凝重之色。

    顧海磨牙,媽的,竟然敢找維修工來拆鎖?

    剛要進去質問,姜圓就笑著走出來了。

    “對了,忘了和你們說了,門上的鎖壞了,不過我已經修好了。”

    說完,撣撣手又進了廚房,哼哼著小調把做好的菜端到餐廳。

    白洛因走到門口瞅了瞅,鎖還是那把鎖,昨天辛辛苦苦改裝完,今天被他老母輕松破解了。外面保存良好,唯一的印痕還是昨天用螺絲刀劃出來的,一看就沒有經過維修師傅的手,完全是他老母親力親為的。

    顧海站在旁邊冷笑一聲,“我算是明白了。”

    白洛因抬起眼皮,“明白什么了。”

    “明白為什么你爸那么敦厚老實,會生出你這么一個小人精。她不愧是你媽,你不愧是她兒子,我現在知道為什么我爸被套得這么牢實了。”

    白洛因黑了顧海一眼,似乎挺不樂意他把自己和姜圓相提并論的,雖然他不可否認自己的很多優良基因都是從姜圓那遺傳來的。

    “我決定了,以后我每天都來這給你們做飯、洗衣服、搞衛生。找保姆我也不放心,再者我也沒什么事,整天閑著,倒不如來這伺候伺候你們。”

    白洛因和顧海的臉色都很難看。

    姜圓又補充了一句,“當然,我不會在這待很久的,只有中午和晚上過來。”

    真會挑時段,怎么惡心怎么來……顧海的臉黑得都快看不見五官了。

    姜圓把飯菜推到白洛因和顧海的面前。

    “快吃吧。”

    白洛因沒動筷,看著姜圓的眼睛里沒有任何情緒。

    “你以后能不能別來打擾我們的生活?”

    這句話,顧海早就想說了,礙于姜圓是白洛因的母親,便遲遲未開口。

    姜圓的嘴唇泛白,即便涂著厚厚的唇彩都遮掩不住。

    “洛因,媽媽想你,媽媽一天見不到你,心里就……”

    “你不是想我。”白洛因打斷了姜圓的話,“你只是想趁機鉆空子。”

    姜圓眼睛里蒙起一層水霧。

    “我在家住著的時候,十天半拉月不露面,你不也活得好好的?”

    “那會兒因為有人照顧你,現在……”

    “現在有我照顧他。”顧海插口,“你不是一向信奉西方教育模式么?我們已經17歲了,早就該獨立了。如果你怕他受委屈,現在我向你保證,他的衣服由我來洗,飯也由我來做,再苦再累我都認了。只要你能保證不踏進這個門,我們一定會活得有模有樣的,如果你非要來這打擾我們的生活,那我不保證你明天還能看到我們。”

    顧海的聲音不大卻很有力度,每句話恨不得都能在地上砸出一個響兒來。

    自那之后,很長一段時間里,姜圓真的沒再來過,偶爾會派人送一些東西過來,譬如衣服、棉被,大多都用不上,直接被丟到儲物室里。

    白洛因真的就在這兒住下了。

    而且一住就住了兩個禮拜,除了周六和周日回家了之外,其余時間都待在這兒。兩個人的生活都很有規律,顧海比白洛因早起半個小時,買回早點等白洛因起床一起吃。白洛因覺得過意不去,和顧海商量著倆人輪流去買,結果顧海當即拒絕,理由就是我會開車你不會,于是每天中午一有空,白洛因就會讓顧海教自己開車。晚上回來吃過飯,休息片刻便去下面做運動,健身房、籃球館,不弄得滿身大汗都不回去……

    回來之后泡個熱水澡,剩下的時間全用來膩歪。

    兩個人從不吵架,出奇的和諧,原因也是沒什么可吵的。屋子里臟沒關系,兩個人全都視而不見;洗漱用品亂擺沒關系,看到什么用什么;從不會因為看哪個電視臺而爭執,因為兩個男人的喜好如此相同……

    當然,最大的問題還是在吃飯上面。

    顧海親口承諾要給白洛因做飯吃,他也確實這么做了,白洛因對顧海廚藝的最高評價就是“毒不死”。是的,合著眼捏著鼻子還是能吃下去的。當然,顧海也有個拿手好菜,那就是煮雞蛋,每天必煮,每煮必熟,白洛因每次都會夸兩句。

    所以周末回家,鄒嬸瞠目結舌地看著兩個兒子如同餓狼一樣撲向飯桌,一口氣吃掉十幾口人的飯量,還總是嘟噥著沒吃飽。周日走的那個下午,鄒嬸給白洛因和顧海做了一大堆好吃的,叮囑他們回去放到冰箱里,足夠吃一個星期的。盡管如此,只要有時間,鄒嬸還是會去給白洛因和顧海送吃的。

    當然,在洗衣服這一方面,顧海一直都是盡職盡責。

    他自己的衣服,直接丟到洗衣機里,白洛因的衣服他是手洗的。白洛因總是勸他直接用洗衣機洗,可顧海堅持手洗,為此白洛因很受感動。可后來白洛因發現,他的衣服顧海并不是都用手洗,而是選擇性的。再到后來,白洛因發現,其實顧海只會手洗一件東西,那就是白洛因的內褲。

    每天晚上顧海都會站在洗手臺旁,搓啊搓啊的。

    白洛因總算明白為什么顧海可以輕松自如地跑個十幾公里,洗件衣服卻讓他面紅耳赤,氣喘吁吁了。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