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113章 兩人的平安夜

第113章 兩人的平安夜

    又到了周五,被窩里異常暖和,暖和得讓人不想起床。白洛因睜開惺忪的睡眼,透過落地窗朝外望去,天已經亮了,好像又沒有亮,灰蒙蒙的,讓人判斷不出具體的時間。

    想伸手去摸手機,結果胳膊差點兒拿不出來,原因就是被子掖得太嚴實了,怪不得這么暖和。

    “五點二十,還早。”

    白洛因嘟噥了一句,剛要閉上眼睛接著睡,無意間看到窗框上落了一層白。

    下雪了?

    白洛因強打起精神睜大眼睛,仔細朝外面看了看,的確是下雪了,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貌似還很大。雖然下雪會給生活造成很大的不便,但是看到鵝毛大雪從天空中降落,整個世界都變白了,還是會有種興奮的心情。

    白洛因坐起身,摸摸旁邊的被窩,已經涼了。

    顧海不知道出去多久了。

    下雪天路滑,開車要慢,所以肯定比平時起得要早一些。

    顧海剛把車開到小區門口,就看到白洛因的身影在雪地中佇立著,腦袋和肩膀上已經落了薄薄的一層雪。

    “你怎么出來了?這么冷……”

    顧海用手摸了摸白洛因的臉頰,上面已經結了一層冰霜,很涼。

    “趕緊進去!出來也不知道多穿點兒。”

    顧海濃眉擰著,語氣里透著濃濃的責備,像大人訓小孩兒似的,一邊罵著還一邊假模假式地在白洛因的屁股上踢了一下。白洛因穿著長身棉衣,特別厚實的那種,踢在上面好像踢在被子上一樣,什么感覺也沒有,倒是抖落掉一地的雪花。

    路這么滑,白洛因是怕顧海開車出什么事,看到他回來,心里就踏實多了。

    熱騰騰的小包子,粘和軟爛的粳米粥,放上一點兒咸菜絲兒,還有每天必不可少的豆汁膠圈一一擺上桌面。白洛因搓搓手,剛要動筷,結果發現顧海的頭發開始往下滴答水,額頭上都濕了,不像是雪融的,倒像是汗。

    “你怎么出汗了?”白洛因問。

    顧海用手擦了擦,漫不經心地說:“路上有車追尾了,一直在堵著,我實在等不及了,就下車跑了一陣。”

    白洛因心底溢出淡淡的感動,也有那么一點點……心疼。

    顧海瞧見白洛因不吃東西,光顧著瞅自己,忍不住勾起一個唇角。

    “感動了?感動就讓我操一次。”

    白洛因剛暖起來的目光瞬間凍結,狠狠咬了一口包子。

    “顧海,你丫早晚毀在你這張嘴上。”

    顧海歪著嘴笑了笑,不以為然。

    吃過早點,整個身體都暖了,出門前,顧海還是讓白洛因套一個羽絨服在外面。

    “你見過棉衣外面還套羽絨服的么?”

    白洛因嫌笨,又把羽絨服脫下來了。

    “讓你穿你就穿上,你又不是娘們兒,穿那么苗條給誰看啊?”顧海語氣挺硬,非要把羽絨服套在白洛因身上。

    白洛因抵死不從,“那你怎么不穿啊?”

    顧海特有氣勢地回了句,“爺不冷。”

    “我也不冷。”白洛因怒喝一句。

    顧海指著白洛因的腦門,“找抽是不是?”

    白洛因還是那句話,“你不穿,憑啥讓我穿?”

    顧海磨了磨牙,手指在白洛因的腦門上狠戳了幾下,然后大步走回里屋,又拿了一件羽絨服出來,穿在了身上,揚揚下巴,示意白洛因也穿上。

    白洛因不僅套上羽絨服,還拿了一條圍脖兒,只不過是繞在了顧海的脖子上。

    顧海走在前面,脖子上突然就暖和了,低頭一看,一條暗紅色的圍脖兒胡亂繞在了自己的脖子。

    回過頭,白洛因面無表情。

    顧海如夢初醒,開口便問:“你是怕我冷,又不好意思說,才死活不肯穿衣服的吧?”

    白洛因沒承認也沒否認。

    一種無法言喻的滿足感襲上心頭,顧海一把攬過白洛因的肩膀,手的力道很重,說話的語氣卻很溫柔,“因子,你對我真好。”

    白洛因斜了顧海一眼,回敬了一句,“沒你對我好。”

    顧海故意問,“我對你怎么好了?”

    “你對我好的都有點兒二了。”

    呃……這是個什么評價?顧海有點兒暈。

    白洛因的嘴角隱隱透著一絲笑模樣,不明顯,但是很生動。就像這滿地的雪花,明明是靜態的,可卻讓整個世界都靈動起來。

    兩個人穿得像個笨狗熊一樣,跑不起來了,只能慢悠悠地在路上走著,遲到就遲到吧,還可以趁這個時間好好欣賞欣賞沿街的雪景。

    顧海注意到,路上的鮮花店和禮品店都早早地開門了,門口擺著包裝精美的蘋果。

    “今天是平安夜吧?”顧海問。

    白洛因也是模棱兩可,“好像是吧。”

    顧海看了看手機,果真是。

    看來,身邊沒個女人還真是不行,老爺們兒誰會費心思記這些啊?

    來到班上果然遲到了,而且一個人都沒有,操場上人倒是不少,可能都下去掃雪了。白洛因剛要把書包放在桌子上,結果發現桌子上擺的都是蘋果,再往抽屜里一看,抽屜里也都是。顧海那里也是如此,尤其更不例外,一連三個課桌看起來甚是壯觀。

    白洛因和顧海找到了班級掃雪位置,參與到了掃雪的隊伍之中。

    “顧海,給你換一把掃帚。”白洛因說。

    顧海一轉身,一個冰涼的雪球砸面而來,在鼻梁處炸開,他下意識地閉上眼,等把眼睛睜開的時候,白洛因都跑遠了。

    “你丫冒壞是吧?”

    顧海扔下掃帚就去追。

    這倆人玩得不亦樂乎,身邊的同學也按捺不住了,三五成群地開始攻擊,到最后成了大面積的雪仗。雖說是高中生了,可一個個全都童心未泯,玩起來誰也不讓誰。

    最后的結果就是衣服全都濕了,這個時候白洛因覺得顧海特別明智,別人濕了只能縮著肩膀打哆嗦,他們脫了棉衣還有羽絨服。

    尤其送了白洛因一個蘋果形狀的打火機,白洛因默不作聲地收了起來。

    顧海卻一點兒都不避嫌,拍著白洛因的肩膀說:“有了女生送了我一條圍脖兒,說是她親手織的,你說她什么意思?”

    白洛因冷哼一聲,“看上你了唄。”

    顧海很滿意白洛因的反應,心里覺得不過癮,還問:“那你說我還給她送回去么?人家好心好意給我織的,我再送回去,多傷人啊。”

    “那你就留著。”

    顧海還想說話,白洛因伸手阻攔,“自個的事兒甭問我。”

    言外之意,你瞧著辦吧!

    顧海頓了頓,“要不我就戴上吧。”

    白洛因的后背猛地僵了一下。

    顧海又敲了敲白洛因的肩膀,“回頭瞅瞅好看不?”

    白洛因沒搭理顧海,兩腮的肌肉繃得緊緊的,眼神里透著一股子寒氣。

    顧海輕笑一聲,顧自嘟噥道:“算了,還是給她送回去吧,既然不喜歡,就別給人家幻想了。”其實他壓根沒把袋子打開。

    白洛因僵持的肌肉突然間松懈下來,連他自己都沒發現,他的眼神有多么介意。其實顧海完全可以再過分一點兒,那樣效果更明顯,可他不舍得,真的不舍得,哪怕自個少占點兒便宜,也不想讓白洛因吃太大的虧。

    今天是周五,本來應該回家的,可兩個人卻在街上溜達起來,大概是太熱鬧了,突然就想逛一逛。到處都是年輕的情侶,手捧鮮花的,玩偶的,巧克力的……無論是什么店,門口都擺著各式各樣的禮品。

    顧海搓了搓手,這種天氣在外面晃蕩,還真有點兒冷。

    白洛因的腳步在一家小店門口停住,指著上面掛著的手套問:“這個多少錢一副?”

    “四十五。”

    白洛因掏錢買了一副,剛要遞給顧海,忽然發現他不見了。扭頭一看,他跑到旁邊那家店里,也買了一副一模一樣的手套。

    結果是顧海先給白洛因戴上的,還搶了白洛因的臺詞。

    “沒什么好送的,你就湊合著收下吧。”

    白洛因挺無奈地笑了笑,也把手里這副手套給顧海戴上了。

    你我都是男人,實在想不出什么東西可以討你歡心,所以,就來點兒最經濟實惠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