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124章 街頭偶然相遇

第124章 街頭偶然相遇

    “你說,大海他們應該放寒假了吧?”李爍問周似虎。

    “早該放了,你瞅瞅今兒都幾號了?”

    李爍看了下農歷日期,頓時驚訝了一下,“都二十二了,明兒就是小年了。”

    “是啊,所以我說肯定放假了。”

    “照理說他放了寒假,應該先來咱這打個卯,哥們兒弟兄聚一聚。就算不打個照面兒,電話總得來一個吧。”

    周似虎嘆了口氣,懶懶地回道:“人家指不定有啥事要忙,把咱們哥幾個給忘了。”

    李爍突然壞笑了一下,捅了捅周似虎的胳膊,“哎,你說,他是不是整天貓在家,和他小哥哥倆人偷著玩呢?”

    “你瞅你這個傻德行!”周似虎拍了李爍的腦袋一下,“倆爺們兒在一塊能玩什么啊?”

    李爍又拍了回去,“上次咱倆去他們家,人家哥倆那小日子過得多帶勁啊!”

    一聽這話,周似虎也笑了,好像回憶起那晚聚餐的情景,摸著下巴說:“還真沒準兒。”

    “哈哈哈……”李爍站起身,招呼著周似虎,“走,瞅瞅去。”

    周似虎美顛顛地跟在后面。

    倆人一邊開車一邊聊,“我特喜歡看大海和因子待在一塊,倆人倍兒逗。”

    “是是是,頭一次見大海那么會疼人。”

    倆人聊著聊著就到了顧海的住處,按門鈴,沒人開,拍門,沒人應,打顧海電話,沒人接……最后向小區的物業打聽了一下,說好幾天沒瞧見這戶的主人了。

    “不是出去旅游了吧?”李爍看著周似虎。

    周似虎擰著眉毛,“去旅游也不至于不接電話吧?”

    正想著,顧海的電話打過來了。

    “我在部隊呢,啥事?”

    “你說啥事?放假那么長時間了,你也不吭一聲,哥幾個以為你讓人給強了呢。”

    “行了,上部隊找我來吧。”

    兩個人又開車去了部隊。

    顧威霆站在水庫的岸邊,冷峻的雙眸盯著水面上漂浮的身影,一點一點朝遠處行進,很快就超出了他的視線感知范圍,只剩下那一條條蕩漾的水波。

    孫警衛把望遠鏡遞給顧威霆。

    顧威霆伸手攔住,“不用了。”

    孫警衛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要不我找人開個船過去,把小海叫上來吧。這么冷的天兒在水里游,萬一有個什么閃失,營救起來都困難。”

    “又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在游!那么多士兵都在訓練,怎么就他會出事?”

    “您不能把他和那些士兵相提并論啊!”

    他可是你的兒子啊,你唯一的寶貝兒子啊,你可真狠得下心……當然,這話孫警衛是不敢說的。

    顧威霆嚴肅的目光轉到孫警衛的臉上,聲音里透著一股威嚴。

    “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磨嘰了?要不然你也跟著下去。”

    孫警衛瞧見水淺的地方結的那一層薄冰,忍不住打了個寒噤。

    “我現在站在這都慎得慌,好多年的冬天沒下過水了,想我年輕的時候,游個十公里真是不在話下。”

    孫警衛還在追憶自己的輝煌過往,顧威霆已經轉身走了。

    他趕緊給旁邊的軍官使了個眼色。

    “你趕緊派幾個人過去盯著點兒,首長說不用就不用了么?這要真出了事兒,死得一定是咱們!”

    到了屋里,顧威霆一邊喝茶一邊問:“他在這待幾天了?”

    “聽老劉說,有一個禮拜了吧,白天跟著士兵一塊訓練,晚上也住在這。那邊專門給他安排了一個三居室,條件雖然次了點兒,可總比集體宿舍強。吃飯專門有人給做,房間也有人打掃,應該還說得過去。”

    在顧威霆的記憶中,自己仿佛已經很久沒有和顧海一塊過年了,以往每到過年的時候都有任務在身,顧海總會跟著他媽來部隊過年,住軍營、吃大鍋飯……別家孩子被父母領著逛街買年貨,顧海只能一個人在操練場上來回奔跑。

    一轉眼,兒子都這么大了。

    李爍和周似虎趕到的時候,顧海已經游回來了。

    “顧大少,那邊有人找。”

    顧海擦了擦額頭的汗,赤膊朝李爍和周似虎走去。

    李爍和周似虎一人捂著一件厚羽絨服,里面層層保暖,這會兒站在外面還打哆嗦。再一瞧走過來這位,渾身上下就一個大褲衩,比夏天還光溜,愣拿著一條毛巾在擦汗。

    倆人各自咽了口吐沫,用仰望神一樣的目光看著顧海。

    顧海的精神頭挺足,心情看起來也不錯,大手按住李爍的腦袋,像是抓小雞子一樣,很容易把他轉了一圈。

    等李爍站穩了之后,顧海問:“怎么著,想我了?”

    周似虎縮著脖子,一張嘴吐出一圈圈白霧。

    “剛去你們家溜達了一圈,物業部門的人說好長時間沒瞧見你了。”

    “哦,是,我好長時間沒回去了。”

    顧海邊說著邊用毛巾擦擦身上的水。

    “你那小哥哥沒和你在一塊啊?”李爍調侃道。

    顧海的動作僵了一下,很快恢復了正常。

    “以后別在我面前提起這個人。”

    “喲!前幾天不是還熱乎著么?這么快就不待見人家了?”

    顧海直起腰,神情嚴肅地說了句,“我沒開玩笑。”

    李爍還要問,周似虎捅了他一下,然后樂呵呵地朝顧海說:“走,出去找個地兒消遣消遣去。”

    “嗯。”

    顧海作勢就要和他們一起走。

    周似虎清了清嗓子,“那個,大海,你怎么著也得穿點兒衣服再出去吧!”

    顧海像是才意識過來,笑著說:“你們等我一下。”

    看著顧海離去的身影,李爍忍不住搓了搓胳膊,“我看著他都覺得冷,幸好我不是他爸的兒子,要不然我早就上吊了。”

    “人家顧首長也生不出你這樣的孬種來!不是我擠兌你,你自個摸摸,渾身上下軟塌塌的,連塊骨頭都找不著,還好意思同情人家呢。”

    李爍用胳膊肘戳了周似虎的肚子一下,“你丫比我也強不了哪去,臉蛋兒長得比娘們兒的屁股還水靈。”

    有時候,人和人之間,真的是要看緣分的。

    好比白洛因一個禮拜都沒出家門,今天終于被石慧拖上街,就碰見了熟人。

    李爍剛把車停下,跟著顧海和周似虎一起下車,就瞄見了不遠處的白洛因。

    更確切的說,他是先注意到石慧的。

    “誒,那不是因子么?”

    周似虎也看見了,朝白洛因吹了聲口哨。

    白洛因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轉向顧海,后者似乎并不屑與他對視,眼神一直在別處晃蕩。他看起來沒什么不同,甚至,精神狀態更好了一點兒,站在那里氣宇軒昂、盛氣凌人的,讓他無法想象他還會鬧小孩兒脾氣。

    “因子,介紹一下唄,這位美女是誰啊?”

    李爍笑得色咪咪的。

    石慧大大方方地說:“我叫石慧。”

    “嘖嘖……因子,福氣不小啊!”周似虎拍著白洛因的肩膀,“偷偷摸摸搞地下情可不好啊,什么時候請哥幾個搓一頓?”

    白洛因隨便敷衍了一句,眼神在顧海的臉上定格,顧海也在笑,和李爍、周似虎一樣的笑容,玩味的,調侃的,漫不經心的……一直到顧海轉身離開,白洛因都沒有瞧出任何異樣。

    李爍一行三人進了娛樂城。

    周似虎還在頻頻回望,唏噓道:“真尼瑪漂亮。”

    李爍點頭,“倆人站在一塊特有夫妻相,大海,你說是不?”

    顧海冷著臉沒說話。

    周似虎捅了李爍一下,李爍這才想起顧海之前的提醒,馬上把嘴巴閉得緊緊的。

    石慧發現,那三個人已經進去很久了,白洛因還站在原地未動。

    她試探性地扯了扯白洛因的袖子,小聲說:“我有點兒冷了,咱們找個地兒坐坐吧。”

    白洛因這才回過神來。

    “小姐,您的奶昔。”

    石慧禮貌地說了聲謝謝。

    然后,一直未動,靜靜地看著對面的白洛因。白洛因的目光一直在游離中,包括剛才在街上,白洛因也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