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128章 我承認我錯了

第128章 我承認我錯了

    來的醫生是個很有經驗的外科大夫,又出國留學多年,這種情況見過不少。可傷到白洛因這種地步的,他還是第一次見識到。濃眉緊皺,表情血乎,對著傷口看兩眼,再朝顧海看兩眼,再對著傷口看兩眼,再朝顧海看兩眼,就是一句話都不說。

    顧海急了,“大夫,他到底怎么樣啊?”

    “沒事,不用擔心,就是皮外傷。”

    顧海心里沒有絲毫放松,仍舊拽著大夫問:“不會留下什么后遺癥吧?”

    “這個……”醫生為難了一下,“盡量別來第二次了。”

    醫生的意思是,別再用這種粗暴的手段來第二次了,顧海會意錯了,他理解成以后都不能再做這種事了。臉色瞬間灰暗了不少,但是當前也無暇顧及這些了,白洛因傷得這么重,怎么讓他盡快好起來才是正事。

    “大夫,既然是皮外傷,怎么會暈啊?”

    醫生同情地看了白洛因一眼,嘆了口氣,幽幽地說:“你說怎么會暈?疼的唄。”

    顧海一聽這話嘴唇都白了,“有……有這么疼?”

    醫生很耐心地給顧海解釋,“肛|周圍組織的神經末梢比較豐富,而且是由具有痛覺纖維的脊神經組成,血管分布密集,所以對痛最為敏感。你應該去那些做過痔瘡手術的病房看一看,像你這么結實健壯的大老爺們兒,一個個都在那鬼哭狼嚎的。不是我嚇唬你,這種疼應該已經到了正常人忍耐力的極限了。”

    顧海像是一根木頭樁子杵在那,僵著臉算計著時間,剛才我進行了多久?二十分鐘?半個小時?還是……一個小時?

    回憶里白洛因那張扭曲的臉,讓顧海恨不得把自己千刀萬剮。

    “你幫我按著點兒他,我先處理一下傷口。”大夫說。

    顧海回過神,趕緊去洗手,回來按照大夫的指示,按住了白洛因的腰身。大夫輕輕扒開臀瓣,顧海看都不敢看一眼,光是觀察大夫的眼神,就知道里面的狀況何等慘烈。

    “一會兒他要是掙扎起來,你按住了,免得被刮傷。”

    顧海臉色一變,開口問道:“他都暈了,還怎么掙扎?”

    醫生又說了句讓顧海生不如死的話,“他很可能被疼醒。”

    事實果真如此,就在醫生打算輕微擴張,伸進器皿對腸道內壁進行消毒時,白洛因的身體猛地動了一下,眼睛還沒睜開拳頭就攥起來了,臉上浮現痛苦之色,額頭浮起一層細密的汗珠。

    顧海心疼慘了,對著醫生狂吼道:“你就不能輕點兒?你是來這止疼的還是殺人的?”

    醫生歲數不小了,被個混小子這么罵,臉色肯定不好看。

    “我告訴你,換哪個醫生,這個過程都得有。你要是覺得我治得不好,可以立馬換人。”

    白洛因由于脫力再次暈了過去。

    顧海面如死灰地看了白洛因一眼,手再次朝他的腰上按下去,眼神示意醫生繼續。

    其后的過程大概持續了五分鐘,醫生盡量把動作放得緩慢輕柔一些,可這也意味著白洛因受罪的時間延長了一些。這個過程中白洛因醒過來四五次,每次都會疼得扭動身體,顧海只能按住他,按不住也得按,直到暈過去,然后再醒過來,就這么折騰,一直到大夫說了聲好了……

    像是經歷了一次煉獄般的折磨。

    顧海的眼淚控制不住地往下掉,和汗水混在一起,看著異常揪心。

    醫生忍不住瞧了顧海兩眼,這小伙子看著挺皮實的,怎么這么脆弱?人家生病的還沒怎么著呢,他倒好,哭得都快不像個人了。

    早知如此,當初干嘛去了?

    “行了,我剛才是嚇唬你的,就是讓你長個教訓。他現在身體虛,對疼痛比較敏感,沒事,這么大個小伙子疼不死!你啊,以后長點兒記性吧!”

    說完給白洛因扎針輸液,并叮囑顧海:“這幾天別讓他進食了,腸內壁損傷嚴重,如果排便的話可能會感染。我給他輸的液足夠他維持正常生活所需的能量了,其他的東西都忌口吧。”

    顧海苦著臉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兒,有個護士送來個藥,內服外用都有,具體服用方法都寫在藥盒上了。醫生把藥遞給顧海,也把自己的聯系方式給了顧海,讓他有特殊情況就給自己打電話,然后留下護士在這照料,自己匆匆忙忙趕去了別處。

    結果營養液剛輸完,護士都要走了,顧海卻發現白洛因發燒了,又趕緊叫住了護士。護士給白洛因測了下體溫,確實燒得不輕,趕緊打電話給醫生,醫生又趕回來了。給白洛因打了退燒針,服了退燒藥,叮囑顧海別讓他著涼,很晚才離開。

    顧海赤著身體緊緊抱著白洛因,這樣可以直接感受到他的體溫,也能提高被窩里的溫度。兩個人身上蓋了兩床厚厚的大棉被,加上屋子里的溫度本來就高,顧海和白洛因的身體都讓汗水濕透了,一直折騰到后半夜,顧海才感覺白洛因身上的體溫漸漸回落了。

    早上,顧海讓人送來了新的床單和被子,把潮濕的那一套全都撤下去了。

    大夫過來檢查了一下,囑咐了幾句就走了;護士給白洛因打上點滴,輸完之后也走了。

    一直到臨近中午,白洛因才醒過來。

    在這之前,顧海滴水未進,一直在旁邊守著,熬得兩眼發黑。心里念叨著白洛因趕緊醒過來,可又害怕看見他睜開眼,害怕聽到他說滾,害怕不能為自己的惡行贖罪。

    白洛因倒是沒什么感覺,睜開眼的第一反應還是疼,怎么這么疼?從腦袋到腳丫子,從皮肉到骨頭縫,到處都叫囂著疼痛。

    這二十幾個小時,好像重生輪回了一次。

    二十幾個小時之前的場景,他不敢去回憶,他寧愿相信那是一場夢。現在,這場夢魘的制造者正躺在旁邊,用布滿血絲的眼睛打量著他。

    “你醒了?”

    顧海試著用手摸了白洛因的肩膀一下,“好點兒了么?”

    “別碰我!”

    白洛因現在特怕有人碰他,他感覺自己身上到處都是傷口,哪哪都碰不得,就是這么大聲說一句話,都覺得臉上的神經在疼。他現在趴在床上,臉朝著顧海的方向,呆久了覺得脖子疼,很奮力地轉過頭,朝向另一邊,腦袋嗡嗡作響。

    從白洛因開口制止自己到他把頭轉到另一邊,顧海一每一個細節都看在眼里,他知道,白洛因是在用這種方式表露著他內心對自己的厭惡和仇視。雖然早已有了心理準備,可當這一場景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時,顧海還是難受得心臟扭曲。

    “我知道,你現在巴不得我在你眼皮底下消失,我現在承認我后悔了。你有權利選擇自己喜歡的人,有權體驗一段可能我很不看好的感情,有權選擇出國……是我固執地認為自己是對的,是我自私地想把你留下。如果我知道你會受這份罪,打死我我都不會這么干了!我寧愿你被她騙,就算將來你受傷了,起碼我看不到……”

    “等你好了,你想把我從樓上踹下去,我都不會吭一聲的。但是現在,你讓我留下吧,你也不希望多一個人看到你的傷,對吧?”

    “我毀掉了你在她面前的所有尊嚴,你特別難以接受吧?我不想重新揭開你的傷口,可是你也不用太往心里去,真的,像她那種人,連自己都舍得糟踐,她又知道什么叫尊嚴呢?當然,我不是為我自己開脫,我只是怕你想不開。”

    “因子,等你好了,你給我幾刀吧。”

    久久之后,白洛因實在忍受不了了,開口說道:“你能不能別說了?”

    他現在全身酸痛,精神高度疲勞,特別想安靜一下。可自打他睜開眼,這人沒完沒了地在一旁吧,他的腦袋都炸了。他現在大腦一片空白,身體的不適已經超出他能控制的范疇了,他已經沒精力去想那些問題了。

    “為什么不讓我說?”顧海還在堅持。

    白洛因耐著最后一絲性子回了句,“我煩。”

    顧海不吱聲了,就在旁邊一動不動地躺著,靜靜地看著白洛因。

    白洛因又睡著了,睡了將近兩個小時,醒來之后精神稍微好了點兒,身上還是疼。

    顧海看見白洛因醒了,很自覺地從床上下來,走到窗口那去了。他是怕白洛因膈應自己,不愿意把頭扭過來,導致脖子酸痛。其實白洛因根本沒想那么多,脖子怎么舒服他怎么來,現在他所有的行動都是由身體上的感覺支配的。

    “有點兒餓了。”白洛因嘟噥了一句。

    顧海恍惚間聽到了白洛因對自己說話,轉過身的一瞬間,臉上帶著淡淡的驚喜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