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130章 不要欺人太甚!

第130章 不要欺人太甚!

    白洛因不在的這五天,白家被鬧得人仰馬翻。

    本來,姜圓把白洛因出國的手續都辦好了,正在緊鑼密鼓地聯系那邊的學校,一切都在計劃中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姜圓也找到了白漢旗,把自己的想法和白漢旗一說,白漢旗沒說行也沒說不行,就說尊重兒子的意見。

    結果,到了這個節骨眼兒上,白洛因不見了。

    到處都找不著。

    問石慧,石慧說不知道;問楊猛,楊猛也說不知道;想問顧海,結果發現顧海也不見了。

    最后姜圓就鬧到了白漢旗的家里。

    她一口咬定是白漢旗出于私心,把兒子偷偷藏起來了,白漢旗怎么解釋都不聽。竟然找來了警察,說如果不交出兒子,就把白漢旗關到局子里。這么一鬧騰,白漢旗沒進去,白奶奶卻住進了醫院。姜圓還嫌不夠,派了很多人過來,一部分跟蹤白漢旗,一部分在白漢旗家門口盯梢,直到白洛因出現為止。

    姜圓整天這么鬧騰,街坊鄰居全都煩了,警報聲隔三差五地響幾下,中午晚上都睡不好覺,大過年弄得人心惶惶。

    白漢旗不想找到白洛因么?他比姜圓還著急呢!可著急有什么用?白洛因和顧海一起失蹤的,誰都聯系不上,想找也找不到啊!

    眼瞅著就要正月十五了,人家個個悠哉悠哉地去買元宵,白漢旗卻連個站腳的空兒都沒有。每天都得定點兒去醫院,幸好有鄒嬸在那照看白奶奶,不然白漢旗根本抽不開身。回到家里還得防著那群“土匪”來鬧事,給街坊四鄰賠不是,最讓他鬧心的一件事無非就是白洛因了,這孩子怎么不打一聲招呼就走了呢?

    事實上這也是顧海的疏忽,因為事發突然,忘了和白漢旗打招呼。白洛因以為自己昏迷的時候,顧海早就編瞎話瞞過白漢旗了,也就沒再多此一舉。

    一大早,白漢旗揣著幾根油條就出門了,想著今天早點兒去醫院,回頭也有足夠的時間去找他兒子。

    結果,走到胡同口就被姜圓截住了。

    姜圓這幾天也被折騰得夠嗆,鬧事和生氣都消耗體力,何況她還擔心自己的兒子。

    “洛因呢?”

    每天,姜圓幾乎都會問白漢旗這句話,不是當面問,就是電話里面問。

    白漢旗就是再好脾氣,被姜圓這么問也煩了。

    “我都說了他不在家,我也在找他,你沒夠了吧?”

    “沒夠了!”姜圓用自己的包去砸白漢旗,“你現在知道找他了?前幾天你干什么去了?兒子走的第一天你干什么去了?肯定是你的原因,你和那個女的擠兌我兒子,才把他擠兌走的。”

    “那大海這孩子怎么也不見了?是不是也是你給擠兌的?啊?”白漢旗怒瞪著姜圓。

    姜圓臉色變了變,把幾萬塊的包扔到地上,恨恨地喘了兩口粗氣,不說話了。

    白漢旗鐵青著臉看著姜圓,“他都十七了,說話就要十八了,他就算真的離開家,也有生活自理能力了,你用得著這么鬧么?”

    “白漢旗,你聽聽你說的是人話么?”姜圓漂亮的面孔因為憤怒顯得有些扭曲,“你把我兒子當成什么了?當成你們家豬圈里的一頭豬么?想放養就放養,想圈起來就圈起來!這么多年了,你教育過他么?你看看他現在成什么樣了?冷漠無情、是非不分,連自己的親媽都不認。”

    白漢旗直接將油條扔到地上,怒罵道:“那是你自己作孽!”

    姜圓見白漢旗要走,上前就去攔,白漢旗推了她一把,她一個趔趄摔到地上。

    車上立刻下來兩個年輕人,駕著白漢旗就往車里塞。

    姜圓頭發都亂了,噙著眼淚喊道:“別傷著他,不然我兒子會和我玩命的。”

    下午白洛因才到家,一到家他就發現不對勁了,家里一個人都沒有。就連一貫不出門的白爺爺和白奶奶,此時此刻都沒了影兒了。阿郎一直在籠子里狂吠,白洛因走過去摸了摸它的頭,阿郎安靜了一會兒,又開始朝門口狂叫,一邊叫一邊往籠子上撲。

    白洛因起身朝門口走去,剛一出門,就看到三個身影朝西邊躥了。

    到底出什么事了?

    正想著,鄰居張大嬸從東邊溜達過來了。

    白洛因趕緊跑過去問:“嬸兒,我們家人都哪去了?”

    張大嬸一看到白洛因,猛地瞪大眼睛,隨后拽著他的胳膊,朝肩膀上給了兩下。

    “你這個混蛋孩子,出去玩怎么也不言語一聲啊?這兩天你爸找你都快找瘋了,你奶奶也急得住院了。”

    白洛因的臉色立刻變了,他給白漢旗打了個電話,結果沒人接,又給鄒嬸打電話,鄒嬸說她在醫院,白洛因匆匆忙忙去了醫院。

    看到白洛因,白奶奶的病就算好了一大半,白爺爺、鄒嬸和孟通天都在,就差白漢旗了。

    “因子,給你爸去電話了么?”鄒嬸問。

    白洛因搖頭,“還沒,打不通。”

    “你再打一個試試。”鄒嬸有點兒急了,“怎么能打不通呢?這個老白,肯定又忘帶手機出去了。”

    白洛因又試著撥了白漢旗的號碼。

    白漢旗被姜圓“請”去了,關在了一個屋子里,好煙好茶伺候著,就是不讓出去。

    手機在姜圓手里把著,剛才白洛因打電話的時候,姜圓正好出去。這會兒剛回來,聽到手機響,趕緊跑過去接,發現是白洛因的名字,激動得手機都拿不穩了。

    果然這招兒好用,關上老白,小白立刻就待不住了。

    “洛因,你終于出現了,媽媽都快急死了。”

    怎么會是姜圓接的?白洛因心里納悶,怕被鄒嬸聽見,趕緊走出病房。

    “我爸呢?”

    “你爸和我在一起,你要是想見他,就來我這吧,我派人去接你。”

    二十分鐘過后,白洛因到了姜圓那。

    姜圓看見白洛因就抱了上去,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洛因,你這幾天去哪了?媽媽都快急死了。”

    白洛因直接推開她,問:“我爸呢?”

    白漢旗站在門口,面色鐵青地看著白洛因,白洛因剛一走過去,他立刻怒斥了一句。

    “這幾天干什么去了你?”

    白洛因還沒回話,姜圓先惱了。

    “你吼他干什么?”

    白洛因沒搭理姜圓這茬,徑直地走到白漢旗身邊,問:“爸,您怎么在這啊?”

    白漢旗看了姜圓兩眼,朝白洛因說:“兒子,咱們回家再說。”

    作勢要走。

    姜圓攔在兩個人面前,語氣生硬地朝白漢旗說:“你走可以,把我兒子留下。”

    “他憑什么留在你這?”

    姜圓這會兒也顧不得形象了,直接挑明。

    “我費了這么多心思,還把你請過來,我為了什么?你以為我真是請你來這喝茶啊?我好不容易把我兒子盼來,你就這么把他拉走?然后你再把他藏起來是吧?再讓我五天五夜見不到兒子一面是吧?白漢旗,你也忒沒人性了!”

    “姜圓,你別欺人太甚……”

    “爸!”白洛因突然打斷了白漢旗,“您先走吧,我想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

    “因子,爸怎么能留你一個人在這呢?”白漢旗急了。

    白洛因扭頭看著白漢旗,“放心吧,爸,我一會兒就回家。”

    姜圓掃了白漢旗一眼,“好走不送。”

    白漢旗走后,姜圓拉著白洛因進了屋,給他看了自己這些天的成果,每說三句話就會把石慧掛在嘴邊,好像當成一個制勝的法寶,生怕白洛因不知道她和石慧私下里串通一氣,想盡各種花招要騙白洛因出國。

    姜圓這么一說,白洛因知道白漢旗為什么被請到這了,也知道白奶奶為什么住院了,更知道為什么白家院子里一個人都沒有,阿郎會在籠子里狂吠了,甚至,他還隱隱約約地猜到,為什么顧海會突然做了那么一個荒唐的決定……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