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133章 第一個安穩覺

第133章 第一個安穩覺

    收拾好屋子,吃完湯圓,洗了澡,躺在床上,十二點已經過了。

    “又一年了,真快。”顧海忍不住感慨。

    白洛因就趴在他的身邊,兩條胳膊環抱著枕頭,下巴舒服地搭在上面,眼睛微微瞇著,似乎很享受這寧靜的時刻。屋子里只有兩個人,眼睛里只有彼此,耳朵里只能聽到對方的聲音,外界的一切都與這里無關……

    顧海把手放在白洛因的脖頸處,感覺到血管有力的跳動,心里說不出來的舒服。

    好像一個犯了毒癮的人,在苦苦忍受了數天之后,終于一管液體注入到了他的靜脈。

    清晰的快感順著血液流淌到全身,骨頭縫里都洋溢著舒暢的感覺。

    白洛因瞇起眼睛打量著顧海。

    人還是那個人,不過貌似瘦了一點兒,下巴尖削了不少,側臉的輪廓更加清晰。

    “你該刮胡子了。”

    顧海用粗糙的手指摸了摸自己的下半張臉,很明顯的戳刺感,好像是很久沒刮胡子了,具體的日期早就忘了,甚至他連自己上一次洗臉都不記得是什么時候了。

    “留點兒胡子更有男人味兒。”顧海給自己的懶惰找借口。

    白洛因哼笑一聲,“別人留胡子興許好看點兒,你,還是算了,本來長得就老。”

    顧海氣結,“你怎么總說我長得老?我哪長得老了?”

    “哪都老。”

    顧海磨牙,想從白洛因的身上找點兒缺陷反擊回去,結果發現哪個部位都如此養眼,根本挑不出一點兒毛病來。

    白洛因起身朝衛生間走去,不一會兒,胳膊上搭了一條毛巾出來。

    “躺這來。”白洛因指指靠近門口的雙人沙發。

    顧海微微直起上身,問:“干什么?”

    白洛因晃了晃手里的剃須刀,意思很明顯。

    顧海眸色一動,像是才恍過神來,臉上的笑容順著濃密的胡茬一點點地向外滲透。以前都是顧海給白洛因洗腳,給白洛因刮胡子,顧海哪享受過這種待遇啊!白洛因肯回來,顧海就已經向天狂磕五百個響頭了,要是白洛因還能對他好,那爽歪歪的滋味就甭提了。

    白洛因瞧見顧大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叉子那兒了,知道這廝心里又開始蕩漾了,本來還想用毛巾給他潤潤臉的,為了防止他蹬鼻子上臉,還是讓他自個擦吧。

    想罷,毛巾扔到了顧海的臉上,自己去衛生間拿剃須膏。

    白洛因往手上擠了一點兒剃須膏,均勻地抹到顧海的臉上,等待胡須軟化。

    顧海的眼睛睜著,頭頂上方就是白洛因的臉,起初距離很遠,隨著白洛因手上動作的開始,他的臉越來越近,甚至能感覺到他嘴里的熱氣吐在剛剃好的光潔皮膚上。白洛因的表情很認真,也很謹慎,似乎是第一次給別人刮胡子,生怕一不小心刮出一道口子。

    顧海的手漸漸抬起來,伸到了白洛因的臉頰旁邊。

    白洛因躲了一下,“你別亂動。”

    顧海的手在空中僵持著,一直到白洛因的動作停下來,突然按住他的后腦勺,把他的臉按到了自己的臉頰上。

    剃須膏淡淡的麝香味兒在鼻息間散開,白洛因的意識也有些模糊了,只是彎腰成這樣大的幅度,讓他很不舒服,于是從顧海大手的束縛中掙脫開。

    “刮完了得擦擦,不然不舒服。”白洛因說。

    顧海的眼睛里閃動著暗紅色的火焰,嗓音低啞暗沉,“不用了,我等不及了。”

    說罷猛地一股大力將白洛因拽到身前,又一個出其不意的別腿摔,讓白洛因重重地砸在自己的身上,不等白洛因反應過來,就捧著他的臉吻了上去。

    雙唇貼合的那一刻,兩個人的呼吸瞬間就變得急切粗重,分別了將近一個月的身體在這一刻找回了彼此的味道。起初是顧海含著白洛因的薄唇,輕咬著不松口,后來白洛因逮住了顧海的舌頭,用力舔舐一口,顧海整個人都燒起來了。

    兩個人像是嘴饞了好多天的孩子,一下看到了母親的乳房,玩了命地舔舐啃咬,津液在口中混合融化,那是一股想念到了極致的味道。舌尖交纏頂撞,口中滋滋作響,兩只手在尋覓了很久之后,終于握在了一起。

    分離,是一件痛苦又折磨人的小事兒,可是不分離,你永遠體會不到感情的濃度。

    原來,我是如此想念你。

    在每一個孤獨的夜里,每一個冰涼的被窩里,我才知道我有多需要你。

    白洛因漸漸停止了自己的動作,緩緩地將自己的臉從顧海的臉上移開,頭枕在顧海的肩窩上,輕輕喘著氣,眼睛直視的方向是顧海跳動的喉結。

    顧海微微側頭,佯怒著看著白洛因,眉頭輕輕擰著,口氣中透著膩死人的抱怨。

    “這一個月,你都快把我折騰死了!”

    白洛因今天算是見識到了什么叫惡人先告狀,難得溫柔下來的面孔立刻繃了起來。

    “你丫還有臉說我?這事賴誰?”

    顧海思前想后,都沒找到一條對自己有利的理由,最后不得不承認,“賴我。”

    白洛因冷哼一聲,狠狠朝顧海的胸口給了兩下。

    顧海攥住白洛因的手,拉到嘴邊親了一口,心里還是有點兒不平衡。

    “就算賴我,你也不能那么狠吧?說不見我就不見我,說和別人上街就和別人上街,咱倆分開那么長時間,你就一點兒都不難受啊?”

    白洛因把自己的手拽出來,坐起身說道:“我難受也不會讓你看出來啊!”

    顧海坐起身,從身后環抱著白洛因,下巴鉻在他的肩上,饒有興致地問:“你怎么個難受法兒?和我說說。”

    “這有啥可說的?”白洛因氣惱。

    顧海用嘴蹭了蹭白洛因的脖子,輕聲說道:“我就想聽聽。”

    “我發現你這人特可恨,老是把別人的痛苦當成你的樂趣所在。”白洛因又扯回了剛才那個話題,“你還說我狠,我有你狠么?你找兩個當兵的把我揍一頓,你說我怎么難受?撂你身上,你自己怎么想?”

    平時最體貼照顧你的人,就因為一個誤會,說揍你一頓就揍你一頓……白洛因每次想起這件事,心里頭都得翻騰一陣子。

    顧海猛地坐直了身體,目光迫切地看著白洛因。

    “這事我得解釋一下,那兩個小兵是我派過去的沒錯,可我絕對沒讓他們打你。他們是會錯了意,以為我喜歡的是石慧,結果看見你倆親密,就……”

    白洛因感覺自己被兩個爛柿子砸中了腦袋,心里這叫一個膈應!這叫什么事啊?就好比大街上被人平白無故地抓進局子里,毒打了一天一夜,結果第二天早上告訴他,我們抓錯人了……

    看到白洛因黑著臉起身,沉默著走回自己的床上,顧海心里也挺難受。

    “這事兒是我混蛋!后來我想著也特心疼,可當時就為了那么一口氣,咬著牙沒去看你。明天我回部隊,那邊還有東西沒拿回來,你跟我一塊去吧,我把那兩個小兵找回來,任你整,你覺得怎么樣?”

    白洛因斜了顧海一眼,“我覺得最該整的人是你!”

    顧海躺到床上,肆意伸展著修長的四肢,眼睛瞄著白洛因。

    “來吧,隨你整。”

    白洛因沒搭理他,自己鉆進了被窩。

    顧海用腿捅了捅白洛因,“我可給你機會了,是你不珍惜的。”

    白洛因慵懶的聲音從被窩里傳來,“算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我也有錯,我們誰也不必誰說,看以后的表現吧。”

    顧海也鉆進了被窩,手搭在白洛因的肩膀上。

    白洛因警告了一句,“睡覺。”

    “我也沒想干別的啊!”

    顧海說著,把白洛因的身體轉了過來,面朝著自己,抱著他,心滿意足地閉上了眼睛。

    一個多月了,第一個安穩覺。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