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134章 睡得昏天暗地

第134章 睡得昏天暗地

    晚上,白洛因睡得很不踏實,一個勁地翻身。有幾次因為動靜過大,都把顧海吵醒了,顧海試探性地叫了白洛因一聲,結果發現他根本沒有醒。顧海把兩個人肩膀上的被子往上拽了拽,又把白洛因露在外面的胳膊塞了回去。

    沒一會兒,白洛因突然又動了,而且還把眼睛睜開了。

    “怎么不睡了?”顧海問。

    白洛因愣愣的,目光沒有焦距,手在被窩里劃拉兩下,像是在找東西。

    撒夜癥呢?顧海覺得挺逗,摸了摸白洛因的腦袋。

    白洛因的眼睛里透著幾分恐慌和焦急,瞪得比平時都大,乍一看能把人嚇一跳。腦袋也跟著抬了起來,額頭前面的幾撮毛翻卷出一個幽默的弧度。

    “寶貝兒,你找什么呢?”顧海又把白洛因按下去了。

    白洛因閉上眼睛,眉頭皺著,表情看起來有點兒焦躁,嘴里嘟噥了兩句,顧海沒聽清。

    沒一會兒,手又開始在被窩里折騰,好幾次都打到了顧海的肚皮。

    這孩子今兒是怎么了?顧海心里納悶著,試探性地拍了拍白洛因的肩膀,感覺到他平靜了一點兒,又拍了拍,他的呼吸慢慢變得均勻,顧海把胳膊伸進了被窩,不料被白洛因的手緊緊地攥住。

    過了一會兒,顧海柔聲朝白洛因說:“因子,我在這呢。”

    就在那么一剎那,白洛因的身體突然放松,若有若無地嗯了一聲,就徹底沒動靜了。

    顧海的心卻在隱隱抽痛著。

    他明明這么需要你,這么在乎你,為什么你一早就沒感受到呢?假如你能多給他一點兒耐心和信任,你們之間還會有那個相互傷害的過程么?……顧海苛刻地自我檢討著,好在他現在意識到了,還不晚,他們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他還可以愛他很久很久……

    顧海的手指在白洛因的臉頰上摩挲著,目光專注且癡迷地盯著白洛因看,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夠,一直看到眼皮沉重地再也抬不起來。

    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兩個人前段時間都沒睡好,今天終于逮著這么個好機會,不睡覺干嘛去?

    顧海先醒的,醒了之后看了一眼鬧鐘,又放下了。

    白洛因迷迷糊糊地朝顧海問:“幾點了?”

    “早著呢,剛四點。”

    胳膊順著白洛因的胳肢窩插了進去,又把他往自己的身邊帶了帶。

    白洛因瞇縫著惺忪的睡眼朝外面看了一眼,嘟噥道:“怎么剛四點,天就有點兒亮了?”

    “可能下雪了。”

    一聽“下雪”這兩個字,白洛因睡意更濃了,下雪正是睡覺的好時候,接著睡!

    六點多鐘,顧海又朝外面瞅了一眼,天還黑著呢!怎么感覺這一宿睡了這么久?尼瑪睡得老子肚子都有點兒餓了。

    貪戀被窩的溫暖,顧海又一次沉沉地睡了過去。

    最后白洛因是被一泡尿憋醒的,不得不鉆出被窩,去了衛生間。

    透過窗戶往外看,依舊是漆黑的夜空。

    白洛因明明記得自己睡覺的時候就一點多了,然后做了無數個冗長的夢,怎么到現在天還沒亮?他又鉆回了被窩,拿過鬧鐘瞅了一眼,已經八點多了,照理說早該亮了。就算是陰天,也不至于黑得這么徹底吧?

    白洛因心里突然有個不祥的預感,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

    “20:26”

    已經是晚上了,睡了快一輪了,再瞧瞧旁邊這只豬,毫無察覺,睡得比他還香。白洛因的腦袋跌回了枕頭上,一咬牙一跺腳,算了,再忍忍吧,這會兒要是起了,晚上就睡不著了。干脆一狠心睡到明早上,絕對不能打亂自己的生物鐘。

    結果,顧海先忍不住了,半夜爬起來,做賊一樣地摸到廚房,打開冰箱看了兩眼,什么都沒有,翻箱倒柜地找了一通,終于發現兩捆掛面。

    隨便煮了煮,放了點兒作料,就著榨菜就開始狂塞。

    人一旦餓極了,吃什么都是美味。

    白洛因走進廚房的時候,顧海正在那狼吞虎咽。

    最后一筷子面條被顧海吸溜到嘴邊,剛要端起碗喝湯,就看到了門口的白洛因。

    白洛因眼巴巴地瞧著顧海,“分我一碗。”

    顧海喉結處動了動,好長時間才回了句,“沒了。”

    白洛因咽了口吐沫,表情特痛苦。

    顧海笑得挺尷尬,“我以為只有我半夜會餓得睡不著,可能是前幾天沒吃什么東西,今兒胃口好了,半個元宵沒起作用。那個……我要早知道你也沒吃飽,我就給你留一碗了,我估計天也快亮了,你再忍忍。”

    我他媽都忍了一天了,白洛因頂著一張受傷的臉回了臥室。

    結果,半夜三更的,顧海穿上衣服,開車轉了好幾條街,終于看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快餐廳,買了一大包的飯菜給白洛因提了回去。

    第二天一早,確切的說應該是第三天一早,顧海帶著白洛因去了部隊。

    睡了二十多個小時,兩個人的精神頭兒出奇的好,若是穿上軍裝,站在隊伍里,絲毫不比那些士兵遜色。

    白洛因跟著顧海去了軍區宿舍,路上碰到的那些老兵一般都會和顧海打招呼,有一個人還特意停了下來,盯著白洛因看了好幾眼,問顧海:“這誰啊?”

    顧海一腳踹在那人小腿肚兒上,厲聲喝道:“你管他是誰呢?該干嘛干嘛去!”

    此人倒吸了一口氣涼氣,縮著脖子走開的時候,還偷瞄了白洛因一眼。

    白洛因瞧見顧海那囂張跋扈的勁頭兒,以為他故意在自己面前耍威風,忍不住調侃了一句,“還真有點兒首長兒子的范兒啊!”

    “不是,你沒看見他剛才看你的眼神么?”顧海沉著臉。

    白洛因還真沒注意。

    顧海用手推了白洛因的后腦勺一下,語重心長地說:“傻小子,長點兒心吧,這爺們兒一旦進了部隊,十個里邊就得有一個變異的。”

    “我說你前陣子怎么一直跟這待著呢!”

    顧海沒聽出白洛因話里有話,還在顧自哼哼著,“還不是讓你給氣的。”

    “讓我給氣的,到這來找那十分之一的概率來了?”

    “你丫……”顧海猛地朝白洛因的屁股上給了一下,“除了你,我對哪個公的都不來電。”

    兩個人說著鬧著,就到了顧海之前住的房子。

    “進來吧。”

    進去之后,白洛因掃視了一下屋內的環境,小小的驚訝了一番,里面收拾得很干凈,地面上連個紙屑都沒有。被子疊成整齊的方塊形,床單拽得平平整整的,看不見一絲褶皺。想想家里那張床,再想想家里的環境,心里忍不住唏噓了一下,這軍人作風還分場合啊?

    顧海看出了白洛因心里所想,特意解釋了一下,“是個勤衛兵給打掃的。”

    白洛因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要不,你也把他請到咱家算了?”

    “你敢!”

    顧海拿起一把槍對準白洛因的腦袋,因為想不起來槍里有沒有放著實彈,顧海的手很小心,生怕走了火。

    白洛因把槍拿了過來,放在手里擺弄了一陣,這是他第一次摸真槍,難免有些興奮,手抬起來,對準窗戶,扣扳機。

    只聽砰的一聲!

    玻璃上驟然出現一團蜘蛛網似的裂口。

    顧海正在收拾東西,聽到這聲音猛地一驚,敢情這里面真有子彈啊?幸好剛才白洛因沒把自己當靶子,這一槍,太突然了。

    白洛因的眼睛朝槍口里面瞄了兩眼。

    這個動作嚇了顧海一跳,他趕緊走過來,拆掉了子彈殼,朝白洛因說:“先別玩了,以后我送你一桿更好的槍。”

    “不要。”

    白洛因拍拍腿站了起來,在屋子里東瞧瞧西看看。

    “為什么不要?”顧海問。

    白洛因揚唇一笑,“我怕哪天忍不住就給你一槍。”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