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188章 雙雙挑戰權威!

第188章 雙雙挑戰權威!

    “首長,已經三天了。”

    顧威霆明知故問,“什么三天了?”

    孫警衛這兩天急得嘴皮子上都長了大泡,顧威霆越是沉得住氣,他心里越是膽寒。因為他心里再清楚不過,顧海在這下面的每一秒鐘對于顧威霆而言意味著什么。

    “小海在地道里已經待了三天了。”

    顧威霆冷冷一笑,“不到三天,不過六十八個小時而已。”

    孫警衛實在憋不住了,“首長,您何苦呢?您看您這兩天臉色都差成什么樣了?回頭這孩子沒垮,您先垮了……”

    “我成什么樣了?”顧威霆嘴硬,“我不是好好的么?”

    “您要是沒把這事放在心上,您怎么會把時間記得那么清楚?”

    顧威霆一時語塞,陰測測的眼神瞟了孫警衛一眼。

    “你也別來這揭我老底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么?你整天往地道里送飯、送菜、送被子,照這樣下去,他在下面待半年都不多。”

    孫警衛的臉瞬間變色,一副身不由己的表情。

    “首長,我這也是為了您著想啊,他要真是個犯人,您把地道埋上,我眼皮都不眨一下。關鍵他不是犯人,他是您親兒子啊!那么陰暗的地方,連條腿都伸不開,就算是有飯吃有水喝也受不了啊!”

    顧威霆冷眼質疑著孫警衛,“地道兩邊都有口,你沒偷偷把他拉上去,到你房間吃吃喝喝,睡個飽覺?”

    “他也真去也就好了!”孫警衛此時此刻才敢道出真話,“首長,不瞞您說,他能用到的,我都往地道里送,他可一樣都沒要,那些東西怎么扔下去的還怎么扔上來!就連我給他塞進去的被子,他都沒扯過去蓋一下,就那么愣生生地凍著。首長,現在是什么季節啊?咱們穿了多厚的衣服站在外面還搓手呢!您想想小海,他這三個晚上是怎么熬過來的?”

    顧威霆的心抖了抖,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

    “你最好別聳人聽聞。”

    “首長!”孫警衛五尺大漢,急得都快痛哭流涕了,“我真不是聳人聽聞啊,小海他真是不吃不喝啊!他要是像前陣子那樣,耍點兒小聰明也就好了,可他這次真是和您杠上了!”

    顧威霆怒吼,“那就讓他死在下面好了!”

    孫警衛悲哀的目光注視了顧威霆半晌,淡淡開口說道:“首長,您不發話,我是不敢貿然下去的。所以,小海現在什么樣,我一點兒都不清楚”

    說完這句話,孫警衛自覺地走出了顧威霆的屋子。

    顧威霆站起身,頓覺頭暈目眩,好久才平緩過來。他已經三天三夜沒合眼了,他故意支開孫警衛,故意對顧海的事不聞不問,就是想給孫警衛創造接應顧海的機會。他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還在想著顧海蓋著那床潮濕的被子蜷縮在地道里,哪想到他壓根沒有蓋被子……

    在屋子里踱步數圈,顧威霆終于在那塊地板上停下來。

    俯下身細細聽著里面的動靜,連他這種敏銳的耳朵,都察覺不到里面有任何動靜。

    甚至,連呼吸聲都聽不到。

    顧威霆猛地掀開地板,利索地鉆了進去。

    一路彎腰前行,很快,發現不遠處躺著的一道身軀。

    顧威霆的大腦瞬間一片空白,腳步都有些凌亂,后背無數次地撞到地道的上壁,潮濕的泥土蹭到了筆挺的軍裝上。

    隨著腳步的逼近,顧威霆才捕捉到了顧海的呼吸,驟停的心臟在那一刻恢復了跳動。

    因為地道里沒有燈,顧威霆看不清顧海的臉色,單純地感覺摸上去是冰涼的。孫警衛說的一點兒沒錯,顧海這里沒有吃的喝的,沒有一床被子,甚至連隔離泥土的單子都沒有。顧海的衣服就這么貼合著地道的內壁,早已經濕成了鐵片狀,甚至還發出淡淡的霉味兒。

    顧威霆去摸顧海的手,冰涼無比,和那晚給自己暖手時的情況可謂天壤之別。

    顧海突然攥住了顧威霆的手,完全沒有他想象中的虛弱無力,相反,依舊在傳遞著一種頑強的力量。

    “爸……”顧海叫了一聲,嗓音清晰。

    顧威霆見顧海無大礙,暫時找回了幾分理智。

    “你現在和我上去,乖乖聽我的安排,以前的一切我都既往不咎。”

    顧海還是三天前的那套話,“我是不會入伍的。”

    “待在我身邊就這么讓你難以忍受么?”顧威霆的聲音里充斥著濃濃的悲憤。

    “如果您可以接受因子,我可以天天待在您的身邊。”

    顧威霆扼住顧海的脖子,心里的溫度在一點點兒下降。

    “我是不可能接受你們這種關系的。”

    “那您就上去吧。”顧海語氣淡淡的,“我在這兒挺好,在我看來,沒吃沒喝沒被子的生活遠遠沒有離開因子更難以忍受。如果您有惻隱之心,心疼我在這受苦,那您就不該強令我和因子分開,因為那種苦比這種強烈一百倍。”

    顧威霆磨著牙,“那種苦不在我的接受范圍內,就算是活活折磨死你,我也不心疼!”

    顧海的聲音和陰暗的空氣融為一體,“好走不送。”

    顧威霆鉆出地道的時候,有種想往里面灌水,直接淹死顧海的沖動。

    “首長,您的二兒子已經在外面候了三宿了,怎么勸都不走。”

    聽到這條消息,顧威霆非但沒有絲毫感動,反而被白洛因這種行為氣得不善!

    “把他給我放進來,帶到我面前來!!”

    白洛因走進來的時候,臉色沒比顧海好到哪去。

    顧威霆顧及到白洛因是姜圓的兒子,口氣還稍稍緩和了一下。

    “誰讓你每天夜里待在門口的?你知道這造成什么惡劣的影響么?你知道你這么做多讓我為難么?本來我以為你是個懂事、識大體的孩子,結果我發現我徹底看走眼了,你和顧海一個德行,只不過一個壞在面上,一個壞在骨子里!”

    聽完這一番話,白洛因只是淡淡回了一句,“顧海呢?”

    現在,除了顧海的情況,白洛因什么都不關心了。

    這個表情,這個問題,無疑挑開了顧威霆那根不容侵犯的神經。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他的情況么?今兒我讓你進來,就是讓你好好看看,你倆的任性妄為給自身帶來多大的傷害!看到這個地道了么?顧海不吃不喝躺在里面整整三天了,什么時候他受不了服軟了,我才會把他放出來。”

    白洛因的心突然炸開了一個大口子,撕裂般的痛楚如洪水般向他涌來。

    他進過那個地道,知道里面有多冷,他挨過一次凍,挨過一次餓,對于饑寒交迫的滋味再清楚不過了。

    白洛因突然俯下身,企圖鉆進去,卻被顧威霆大力拽住。他不顧一切地掙扎,外面又進來兩個特種兵,強行將他制服住。

    顧威霆將地板踹開一條大縫,卻故意不讓白洛因進去。白洛因硬蹬著腿,地道和自己不過十公分的距離,他卻無法下去,無法去看顧海一眼。

    “聽好了,你現在跟我保證,以后和顧海斷絕這種關系,我立馬把人放出來。你們兩個中有一個妥協,我就不會為難你們兩個,你自己瞧著辦!”

    顧威霆的話像是一把尖刀刺進了白洛因的心臟。

    他嘶聲朝地道里大吼,“顧海,顧海……”

    顧海正在閉著眼忍受著漫長的折磨,聽到白洛因的聲音,瞬間睜開了眼睛。

    三天來,顧海第一次將頭扭向了地道口的方向,一道若有若無的光在口徑處閃爍著。他想開口回應白洛因的呼喊,突然在那一刻噤聲了,他不能回應,這一定是顧威霆的一個計謀,他不能讓白洛因相信自己真的在這里。

    “顧海,顧海……”白洛因的聲音越來越失控。

    顧海在下面咬牙挺著,硬生生地將眼淚逼了回去,一聲沒吭。

    “怎么樣?想通了么?”

    白洛因赤紅的雙目看著顧威霆,眼睛里的堅韌在一點點兒崩塌。

    “您這是為您的兒子提前挖了一個墳墓么?您有沒有想過,您的前妻在天上看到這一切,她會作何感想?”

    “你甭管她是怎么想的,現在我就是在問你!”顧威霆的眼神帶著目空一切的霸道,“答應,你倆相安無事,不答應,我就當白養了這個兒子!他死了我也認!”

    白洛因的視線緩緩地移向地道口。

    顧海在心中默默地祈禱著,因子,你一定要挺住!你是我最引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