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272章 湊個熱鬧而已

第272章 湊個熱鬧而已

    顧洋前腳剛一走,周凌云后腳就跟上了。

    兩名看守的武警士兵攔住了周凌云的去路,“干什么去?”

    周凌云淡淡地掃了他們一眼,“去幫顧總攔截戰機。”

    “剛不是說不幫忙么?”武警疑惑的目光看向周凌云,“我可聽到您說了,國家機器不是用來解決個人問題的。”

    “這不是個人問題,國家一級飛行員在空中遭劫持,我去保證他的安全,既屬于分內的事,也是保障空軍部隊作戰力量的必要之舉。”周凌云不緊不慢地闡述著借口。

    倆武警士兵互看一眼,又給警官打了個電話,得到允許后,其中一個人駕著周凌云的胳膊,朗聲說道:“我陪你去!”

    白洛因駕駛著戰機沖破云層,到了高空之后一直開得很平穩,看來平安抵達目的地是沒有什么問題了。

    長久的一段沉默過后,佟轍先開口。

    “機艙內可以抽煙么?”

    “隨你。”

    “不行。”

    白洛因和顧海同時開口,截然不同的兩種意見讓佟轍拿煙的手頓了頓。白洛因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顧海則明確表態不可以,要是一般的直升機就算了,在這種戰機的機艙內吸煙,會嚴重干擾飛行員的判斷力。

    佟轍瞥了白洛因一眼,一個非常酷的飛行員,外形和氣質是沒挑的。

    “還是算了。”佟轍把煙塞回衣兜。

    白洛因卻朝佟轍伸出手,“也給我一根。”

    顧海把手搭在了白洛因的手上,緊緊地握住,柔聲說道:“回去再抽吧,用不了一刻鐘就要到家了。”

    白洛因冷冷地將顧海的手甩開,繼續拿眼神示意佟轍。

    顧海隱隱間感覺白洛因的情緒很不對勁,但為了仨人的飛行安全,顧海沒再逆著白洛因的意愿,直接由著他去了。

    很快,煙霧在機艙蔓延開來。

    佟轍發現,自打他們上來,顧海的目光就像是綁在白洛因身上,除了特定的時間外,基本都是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白洛因則是一副漠然的態度,不知是因為駕駛飛機需要全神貫注,還是因為他對顧海有成見。

    總之,佟轍覺得,他們之間有很深的糾葛。

    突然,白洛因視線下方的液晶屏上突然出現異常信號,他的神經驟然一緊,立刻將煙頭塞到顧海手里,全神貫注地控制著操縱桿,眼睛緊緊盯著儀表面板。

    很快,顧洋所乘坐的那架戰機出現在視野中,駕駛員和白洛因打過照面,只不過沒有交過手。上一次大漠空演,倆人分在不同的陣營里,本有機會一決高下,卻因為白洛因的腳傷緣故,錯失了那次機會。

    這架戰機在白洛因的右側飛行,佟轍側頭望去,只見那架殲擊機劈波斬浪般斜插過來,戰斗意向很明確,姿態很兇猛。白洛因反應及時地俯沖避讓,幾百公斤的重量同時從四面八方壓迫軀體和內臟,體內翻江倒海。

    白洛因很明白對方的來意,無非就是將他的戰機攔截下來,讓他不能順利返回部隊,而這個人是誰,他心里再明白不過了。

    白洛因這邊采取避讓態度,能躲就躲,他不想破壞戰機,更不想惹出事端。

    突然,后面那架戰機強勢躍升,一下沖到白洛因這架戰機的前方。機身猛地一抖,機翼下方竄出兩條火龍,一組火箭凌空射出……

    突然的襲擊讓白洛因閃避不及,機身一陣劇烈的抖動,顧海勉強能承受,佟轍覺得自個的心臟都要被擠壓出來了。這樣的實彈作戰在平日的演習中很常見,顧海可以想象到其中的危險和艱苦,可當自己身臨其境的時候,又是另一番感受。

    媽的!……白洛因心里暗暗咒罵,敬酒不吃吃罰酒。心中的戰斗欲很快被點燃了,白洛因的目光變得異常凌厲,思維變得更加清晰,手里的動作敏捷果斷,完全把這次交鋒看成一次實戰演習來應對。

    很快,雙方正式交火了。監控室內,參謀長和團長正在閑聊,談起士兵訓練的積極主動性,就看到監控屏幕上顯示兩架戰機交火,頓時露出欣慰的表情。

    “如果每個士兵都有這股子拼勁兒,咱部隊里都會多出幾個像小白這樣的人才了。”

    兩架戰機在空中激烈交戰,各有損傷,但誰都不肯退讓。這段空中激戰一直持續了半個多鐘頭,有種愈演愈烈的趨勢。白洛因不僅要打勝,還得把戰爭區域盡量往北移,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在油耗盡之前返回部隊。

    顧洋瞧出白洛因這一企圖了,沉著臉朝駕駛員提醒道:“一定得阻止他們北上。”

    這邊的駕駛員也是戰斗瘋子,最喜歡實彈作戰,一打起仗來整個人都活了,對手越強他越興奮,沒完沒了地炮轟對方,窮追猛打步步緊逼。

    就在雙方打得不可開交之時,又一架戰機出現在白洛因的視野中。

    我擦,怎么又來一架?……因為從未聯系過救援,所以白洛因的腦子很清楚,即便來了戰機,也不可能是協助他這一方作戰的。

    顧洋臉色一變,朝旁邊的駕駛員問:“你聯系的救援飛機么?”

    駕駛員一臉茫然,“沒啊!”

    就在顧洋疑慮之時,那架戰機開始朝白洛因的戰機開火了,顧洋連忙攥住駕駛員的手臂,“按兵不動,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

    這架戰機一出手便顯露出王者風范,駕駛員和飛機已經達到人機合一的地步,無論是翻轉爬升,還是轉向盤旋,都展示出操縱者神乎其神的飛行技術。變幻莫測的方位讓白洛因的眼睛應接不暇,進攻節奏瞬間被打亂,每次出手都是空彈,中彈的時候卻是結結實實的。

    白洛因已經猜到戰機的駕駛員是誰了,只是不明白周凌云為何要偏袒顧洋一方。

    “太強悍了!”

    那架戰機的駕駛員也發出驚嘆聲,“不愧是空中王牌。”

    顧洋也納悶,周凌云不是說不幫忙么?怎么又來了?

    “要不要和那架戰機協同作戰,把這架戰機徹底打垮?”駕駛員躍躍欲試,表情興奮。

    “打垮個蛋!”顧洋忍不住爆粗口,“你沒看那架戰機都快散架了么?趕緊去支援啊!”

    “支……支援?”駕駛員懵了,剛才還讓我往死里打呢,怎么突然又要支援了?

    顧洋怒喝一聲,“我兩個弟弟都在里邊呢!”

    駕駛員暴汗,“你干嘛要我朝你家人開炮啊?”

    “你管得著么?趕緊過去支援,出了事全算你頭上!”

    駕駛員心里嘀咕了一句,我招誰惹誰了?

    結果還是晚了一步,等顧洋乘坐的那架戰機趕過去的時候,白洛因的這架戰機已經大頭朝下了,穿破云層之后,開始朝地面俯沖而去。

    白洛因一邊費力地操控飛機,一邊朝旁邊的倆人提醒,“快速跳傘!”

    “我要和你綁在一起跳。”顧海說。

    聽到這句話,白洛因的臉色依舊暗沉。

    “自己跳,我不和你綁在一起。”

    顧海堅持,“我就要和你綁在一起。”

    白洛因隱約看到大地的輪廓,瞬間就急了。

    “磨嘰什么?讓你跳你就跳!”

    “你不和我一起跳我就不跳。”

    “綁在一起跳有危險。”

    “我不管。”

    佟轍清了清嗓子,“你倆先商量,我先跳了。”

    一個身影躍入藍天之中,剩下倆人還在爭論不休,感覺時間不夠了,白洛因只好順從顧海的意愿,麻利地將倆人綁縛在一起,從機艙口一躍而下。

    “應該不用救援了吧?”駕駛員小心翼翼地問。

    顧洋的臉瞬間變得灰暗,看不到任何血色。

    就在駕駛員打算返航的時候,突然遭到前方戰機的突襲,機翼著了火,機身開始劇烈顫抖。好不容易控制住,又遭到重重一彈,整個機身大幅度傾斜。

    “怎么回事?”駕駛員傻眼了,“他不是和我們一伙的么?怎么又朝我們開火了?”

    顧洋牙關咬得死死的,我哪知道?

    很快,顧洋乘坐的這架戰機也招架不住了,跌破云層,奔向廣袤的大地。

    坐在周凌云旁邊的武警出了一身的汗,一方面是身體承受能力不夠,另一方面是場面太過緊張刺激。待到戰機平穩飛行后,武警才緩了一口氣。

    “我們到底干嘛來了?”

    打了一架又打另一架,武警實在摸不透周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