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280章 這小子有點狂

第280章 這小子有點狂

    每天早上,閆雅靜都去顧海的辦公室打個卯,幾乎已經成了她的習慣。她總能找出大大小小的事和顧海匯報一下,有些事甚至無足輕重,其實只是找個見面的借口罷了,看不到顧海,閆雅靜的心就沒法真正踏實下來。

    今天,閆雅靜照例去了,卻在門口碰上一個她不想看見的人。

    佟轍剛從顧海的辦公室出來,看到閆雅靜站在旁邊,目光從上到下打量著她,一副輕狂的口氣朝她問:“干嘛來了?”

    “你管我干嘛來了!”閆雅靜美目瞪了佟轍一眼,作勢要進顧海的辦公室。

    佟轍伸出胳膊攔住她,“不說明情況不能進去。”

    “你憑什么管我?”閆雅靜氣得臉頰緋紅。

    “副總經理要以身作則,如果你都借著職業之便騷擾總經理,下面的這些員工要怎么自律?”

    一席話說出來,立即有N多目光朝這邊拋過來,閆雅靜已經感覺到了佟轍那邊壓倒性的勝利。沒辦法,在一個都是女人的公司里,沒有任何一個優秀的女人抵得過給一個不入流的男人。

    “你憑什么說我是來騷擾總經理的?”閆雅靜定定地看著佟轍,“我手里拿著文件,是需要交到顧總手里的,沒事我會來這閑逛么?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無聊么?”

    佟轍伸手,目光尖刻。

    “拿來我瞧瞧,我看看是什么重要的文件,需要你副總經理親自跑一趟。”

    閆雅靜揚起文件舉到佟轍面前,從容地說:“顧總下午要用的會議發言稿。”

    不料,佟轍聽后一臉的不屑。

    “這事不是應該由秘書來做么?副總還去張羅這些事,有點兒大材小用了吧?”

    閆雅靜深吸了一口氣,青著臉看向佟轍。

    “顧總沒有秘書,這些事一直都是我為他張羅的。”

    “原來是這樣……”佟轍迅速抽掉閆雅靜手里的文件,轉身又進了顧海的辦公室,很快便出來了,出來之后即用一副漠然的眸子對著閆雅靜。

    “行了,東西幫你交給顧總了,你可以走了。”

    閆雅靜驚愕外加憤怒的目光直對著佟轍。

    佟轍還是那副漫不經心的表情,“我幫你送進去,你不僅沒說一句謝謝,還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不合適吧?”

    閆雅靜赤紅的雙眼盯著佟轍后面的門把手看了看,心中雖有不甘,可實在沒法再往里面走,后面那么多雙眼睛看著,別讓人家以為她厚著臉皮倒貼。

    看著閆雅靜羞憤離去的背影,佟轍的嘴邊露出一抹笑意。

    整整一個上午,閆雅靜都是心緒難平,總感覺缺了點兒什么。正巧銷售主管過來遞交數據分析表,閆雅靜總算是找到了一個可以拿得出手的東西,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妝容,再次朝顧海的辦公室走去。

    結果,半路又遇到那個煞星。

    閆雅靜打算無視佟轍,不料他又攔住了閆雅靜的去路。

    “閆副總,你這是干嘛去?”

    閆雅靜這一次底氣十足,“去找顧總。”

    佟轍俊朗的臉上浮現幾絲清冷的笑容,“這次又去送什么?”

    閆雅靜忍著最后一絲耐心朝佟轍說:“近期的銷售數據分析。”

    結果,一不留神的工夫,佟轍又把文件搶走了。

    “你送進去也白搭,銷售這一塊一直都是我在監督負責,你就是送進去了,顧總也得把我找過去。”閆雅靜俏麗的下巴對著佟轍。

    佟轍哼笑一聲,“就這種銷售指標,你也敢送過去?”

    閆雅靜臉上的神采立刻黯淡幾分,“你什么意思?”

    “一個季度的銷售業績才比同類企業高出這么幾個百分點,還是在廣告投入這么大的前提下,銷售部門是你養出來吃閑飯的么?你竟然還有臉拿著這份報表進去和顧總匯報情況?如果我是你,我早就找個墻縫鉆進去了。”

    閆雅靜被擠兌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紅潤的嘴唇因憤怒而微微抖動著。

    佟轍拍了她的頭一下,“少動一些歪心思,多做一些實事,銷售不愁上不去!”

    回到辦公室,閆雅靜松開手,才發現手心都是汗,全是被那個二貨給氣的!

    憑什么一個新來的副總就要對我指手劃腳?這個公司是我陪著顧海一點一點做大的,沒有我的領導和管理,銷售能做到現在這樣?有本事你接手一個試試,你能做到之前的三成我就服你!!

    這股情緒一直到中午下班還沒有平息,更讓閆雅靜崩潰的是,從她早上來一直到現在,連顧海的影兒都沒瞧見。

    終于,提著包走出辦公室時候,閆雅靜瞧見了顧海。

    顧海和佟轍兩個人一起朝電梯走去。

    閆雅靜急走兩步跟了過去,結果都已經走到電梯前了,佟轍也看到她了,還硬是按了關門。閆雅靜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電梯在自個面前關上,佟轍的那雙眼睛就在她的視線內揮之不去。

    下午,閆雅靜剛到辦公室,屁股還沒坐穩,技術部門的主管就過來了。

    “閆副總,您再看看,這份修改后的樣本怎么樣?”

    閆雅靜看了下圖紙,目露詫異之色。

    “這份樣本不是早就審核通過了么?怎么又重新修改了?”

    主管目露尷尬之色,“上次您是審核通過了,可……佟副總又給打回來了,說我們的設計樣本沒有考慮到材料采購這一環節,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所以……”

    閆雅靜還沒等主管說完,噌的一下站起,雙目噴火地朝佟轍的辦公室走去。

    結果,他人不在。

    又大步朝顧海的辦公室走去。

    受不了了!!她一定要和顧海狠狠控訴這個家伙,從今以后,有他沒她,有她沒他!

    結果,按了幾下門鈴都沒反應,閆雅靜干脆直接推門進去。

    佟轍就坐在顧海的位置上。

    閆雅靜美目圓瞪,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個的眼睛,佟轍竟然坐在顧海的辦公椅上翹著二郎腿嗑瓜子,還拿一副大爺的眼神看著她。

    “有事么?”

    閆雅靜走到佟轍身邊,死死盯著他看。

    “你就不怕顧總看到你這副德行么?”

    佟轍漫不經心地拿起一顆瓜子塞到嘴里,嗑完之后,瓜子皮直接吹到閆雅靜的臉上,連帶著他額前的幾縷發絲都吹起來了,露出一張帥氣凌人的面孔。

    “就是顧海讓我坐在這的。”佟轍伸出手指了指身后的房間,“他就在里面睡覺,你要是想讓他看到我這副德行,可以敲門進去,或者直接大喊幾聲。我保證他出來之后,第一個注意到的不是我,而是你。”

    說完,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

    閆雅靜看到佟轍用顧海的杯子喝水,差點兒氣得吐血而亡,要知道她和顧海認識了這么多年,也沒碰過他的生活用品。

    “行,我看你還能笑多久。”

    閆雅靜狠狠給了佟轍一記眼神,而后轉身走出顧海的辦公室。

    下午四點鐘,白洛因接到一個電話,教導員打過來的。

    “小白啊!通知你們營參與訓練的那些士兵,停下手頭的事情趕緊回去收拾東西,五點鐘緊急集合,到時候咱們就出發了。”

    五點鐘……白洛因驚了一下,“不是說晚上九點么?”

    “計劃趕不上變化快,車隊已經派過來了,差那么幾個小時也沒什么區別吧?!”

    撂下手機,白洛因的心涼了一下,最后一頓飯就這么沒了。

    早知道這樣,中午就過去和顧海見個面了,這會兒就算趕過去也來不及了。沒想到早上踹他的那一腳竟成了告別的禮物,白洛因心里酸澀澀的。

    剛要給顧海打個電話,手機又響了,還是教導員打過來的。

    “小白啊,我說錯了,是六點鐘,六點鐘啊!”

    撂下手機,白洛因二話不說,駕著車就朝部隊大門口沖去。

    一路疾馳,腦子里就一個念頭,再見顧海一面,哪怕隔著窗戶瞅一眼也好。

    眼瞅著距離顧海公司不到五公里的路程了,路上居然又開始堵車,目測是前方出了一場交通事故,交警正在清理現場。

    白洛因看了下表,還有時間。

    結果這一堵就堵了十來分鐘,本來很寬裕的時間,突然間變得緊湊了。

    白洛因焦灼地看著表,恐怕來不及了,于是一拍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