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292章 不和諧的聲音

第292章 不和諧的聲音

    當日下午,白洛因又接到尤其的電話。

    “因子,今兒是我電影的首映式,別忘了來捧場,我還給你準備了一份生日禮物呢。”

    撂下電話,白洛因急忙朝顧海問:“上次尤其送咱倆的那兩張入場券呢?”

    顧海想都不想便回道,“扔了。”

    白洛因擰眉,“快點兒交出來,一會兒我還有用呢!”

    顧海繃著臉走進屋,抽出那兩張他屢次想扔都沒扔的入場券,遞到白洛因面前。

    “《遲到的情書》……”白洛因勾起唇角,“還挺文藝的片名。”

    顧海冷哼一聲,“一看票房就高不了。”

    “有你這么說話的么?”白洛因斜了顧海一眼,“要不要去看看?老同學的電影,怎么也得去捧個場吧?!”

    “我沒空。”顧海口氣挺硬,“我公司的事多著呢。”

    “那你回公司忙吧,我自個去。”作勢要朝門口走。

    顧海一把拉住他,不情不愿地說,“我陪你去還不成么?”

    “別介,耽誤你時間多不好,我還是自個去吧。多一個人多一張嘴,人家明星的時間很有限,我還想多和他聊幾句呢!”推開顧海的手。

    顧海胳膊一伸,捆麻袋一樣地把白洛因捆在懷里,“那我更得跟你一塊去了。”

    兩個人換了一身衣服,二十分鐘之后抵達電影院。

    很快,電影的導演,編劇,演員等一系列人員紛紛到場,媒體問答和影迷互動時間開始,各位演員一一接受了采訪。

    前面幾個人發言的時候,白洛因哈欠連篇,等到了尤其發言,他立刻就精神起來了。

    顧海斜了白洛因一眼,突然把手伸到了白洛因兩腿之間。

    白洛因腿根處的肌肉一緊,扭頭給了顧海一記警告的目光。

    “你干什么?”

    顧海不痛不癢地回了一句,“暖和。”

    炎炎六月,說這倆字多欠抽!

    白洛因默不作聲地把手伸到顧海的手腕上,使勁掰哧,愣是沒掰開,這會兒尤其已經開口說話了。白洛因見觀眾席的燈光這么暗,也沒人看得清顧海在干什么,便由著他去了。

    記者,“在你的人生經歷中,有沒有這么一封遲到的情書?”

    尤其,“遲到的沒有,沒送出去的倒是有一封。”

    話音剛落,立刻有影迷開始起哄,自打尤其進了娛樂圈,花邊新聞就不斷,但他親口承認的戀情卻沒有一段。這么一番爆料,儼然又給了八卦記者一個好的素材。

    “能不能請你說說那封情書的內容啊?”

    顧海放在白洛因腿間的手不由的緊了緊,白洛因壓低聲音警告道,“又不是給我寫的,你丫急什么急?”

    尤其開口,嘴角綻放一個迷人的笑容。

    “我只記得大概的內容,簡單和大家分享一下,就用現在的身份和語氣吧。咳咳……那年我們讀高中,還記得剛開學不久,你就送了我一卷衛生紙……”

    底下一片哄笑聲,白洛因卻一臉痛苦的表情。

    顧海狠狠在他腿間最嫩的那個部位掐了一把,白洛因呲牙咧嘴地看向顧海,怒道:“你怎么知道他說的就是我?”

    尤其繼續,“平安夜那天,我送你了一個蘋果形狀的飾品。”

    尤其沒敢說出“打火機”三個字,怕暴露了對方的性別。

    顧海又掐了白洛因一下,“他送你東西我怎么都不知道?”

    白洛因還在嘴硬,“你怎么知道他說的一定是我?”

    其實,到了這個時候,白洛因心里明鏡似的,他就不屑于承認,覺得八年前的事了,就當個笑話聽了,哪想旁邊這貨連陳年老醋都吃得這么帶勁。

    “我們曾經在一個被窩睡過……”

    周圍又是一片起哄聲,白洛因又挨掐了。

    “畢業那天,你送我的那副治鼻炎的藥,我吃了之后鼻炎就好了,那個藥盒我到現在還留著……”

    又遭到重重一擊,白洛因疼得直吸溜嘴。

    “你還送過他治鼻炎的藥?這事我怎么又不知道?”

    白洛因強忍著疼痛回斥了顧海一句,“他說的又不一定是我!”

    “今天,在這個特殊的日子里,想和你說一句:生日快樂!”

    顧海的臉在漆黑的觀眾席上都看不見了。

    “這回我看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白洛因的確說不出話來了,心里的感動和肉體的疼痛夾雜到一起,混合成一張扭曲而分裂的面孔。尤其捕捉到白洛因的面孔之后,禁不住嚇了一跳,這是什么反應?

    楊猛就坐在離白洛因不遠的位置,在尤其念情書的這段時間,他在底下對其進行赤裸裸的鄙視和批斗。孫子!還尼瑪和我說記憶很模糊了,你還要記得多清楚?

    采訪過程結束,電影開始放映。

    顧海的手從白洛因腿間拿開,過會兒用余光朝旁邊掃了一眼,白洛因正在用手搓著那塊被虐待的區域,看那樣兒還挺可憐。

    顧海有點兒心疼了,把手伸過去,想給白洛因揉揉,結果白洛因聽到尤其的聲音,瞬間把頭抬起來望向屏幕,顧海的手就這么僵在半空中。

    “活該!”口氣立換。

    白洛因陰著臉不搭理顧海。

    過了一會兒,顧海又把白洛因的手拽了過來,緊緊地攥住。

    手掌傳遞的熱度漸漸消磨了倆人心中的戾氣。

    電影漸入佳境,最近被炒得很熱的女二號出場了。

    “長得也就那么回事。”顧海隨口評論一句。

    白洛因淡淡回了句,“聲音挺好聽的。”

    顧海湊到白洛因的耳邊說:“沒有你的呻好聽。”

    白洛因扭頭剛要發飆,就被顧海趁機親了一口,臉一燒,朝顧海的肚子上給了一拳,接著便憤憤然地轉過頭。

    顧海斜了白洛因一眼,嘴角揚起一個邪惡的弧度。

    電影進入高潮部分,尤其遭到女主的拒絕,忍不住慟哭出聲。

    很多影迷眼淚都掉下來了,氣氛一時凝重,白洛因卻在這時聽到嗤笑聲,與周遭的環境如此不和諧。起初他以為聽錯了,結果隨著尤其哭聲的增大,那笑聲又縈繞在耳邊,不是明目張膽的笑,而是一種強忍的笑,一種因繃不住而鉆出來的笑。

    楊猛使勁捂住嘴,但猥瑣的笑聲還是順著指縫溜了出來。

    旁邊一個眼眶噙淚的女影迷扭頭看向楊猛,一臉無法理解的表情。

    “你笑什么?”

    楊猛指著屏幕,“你看他那副倒霉樣兒,哭得鼻涕都流下來了,哈哈哈……”

    女影迷一臉黑線。

    白洛因找了半天聲音的源頭都沒找到,于是扭過頭接著看。

    電影逐漸接近尾聲,那封遲到的情書被寄到女主的房間,女主拿起信紙,電影里響起尤其充滿磁性的聲音,他開始朗讀那段青澀而淳樸的文字。

    很多人都在靜靜聆聽著,突然出現“額”的一聲,某個人好像吐了。

    隨后,楊猛被無數道目光包圍。

    “沒事,沒事,你們看你們的,甭管我……”楊猛尷尬地朝眾人揮手。

    白洛因終于找到了那個煞風景的人物,定睛一看竟然是楊猛,他就坐在旁邊一個位置,與自個僅隔了顧海和一條過道。

    白洛因趕緊把頭轉了回去,他可不想讓人家知道他認識這么二的人。

    結果,楊猛也瞧見白洛因了。

    “誒,因子,你也在這呢?”挺大的聲音,前后兩排估摸都能聽見。

    白洛因尷尬地朝楊猛揚了揚手。

    楊猛樂呵呵的,“剛才尤其念的情書聽見沒?那就是給你念的啊!!”

    這句話一說出來,整個放映廳都靜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從熒幕轉移到白洛因的臉上。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