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295章 老本行賣切糕

第295章 老本行賣切糕

    橄欖油拿來,均勻地涂抹在顧海的身上,一身的肌肉立刻變得油光閃閃,魅力迷人。

    白洛因吸溜一下嘴。

    顧海被這聲動靜刺激得一愣,目光訥訥地轉到白洛因的臉上,開口問道:“你不會還想往上面撒點兒椒鹽吧?”

    白洛因咧嘴笑,“那倒不用,這么生吃也挺好。”

    顧海后撤一大步。

    白洛因捶地狂樂,“逗你玩的,瞧把你嚇的!”

    “我才是逗你玩的!”顧海哼笑一聲,“瞧把你美的!”

    “不鬧了,不鬧了,現在正式開始。”白洛因站起身,晃晃悠悠地朝顧海走去。

    顧海邪肆的目光勾了白洛因一眼,白洛因采取避而遠之的態度。顧海又跨到白洛因的身前,刻意秀了秀八塊腹肌,然后露出魅惑迷人的笑容。

    “小哥,來我們這玩玩吧,服務項目可多了。”

    白洛因打量了顧海一眼,“多少錢一位啊?”

    “50。”

    白洛因哼笑一聲,“剛才有個出價30的,人家長得比你帥。”

    顧海,“……”

    白洛因抬腳要走。

    顧海又走上前去攔住白洛因,“長得帥不見得有我技術好。”說著將白洛因的手按在小海子上,挑了挑眉,“怎么樣?個頭還滿意吧?”

    白洛因一副沉思狀,“個頭是不小……可再大也沒用啊,我要的是你的后邊。”

    “后邊也挺好啊!”顧海把白洛因的手放到自個的臀部,“摸摸,是不是挺結實的?”

    白洛因轉到顧海身后,先是拿眼睛相了相,然后又伸手在左右兩側各自拍了一巴掌,啪!啪!最后把臉貼過去。

    “行,聽響兒還挺熟的。”

    敢情您這挑西瓜呢!

    顧海瞧見白洛因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又開口說道:“這樣吧,看你這個農民工兄弟也挺不容易的,怎么樣?”

    白洛因當即還口,“35。”

    “您有心要我不?有心要我咱就一口價,39。”

    “36。”

    顧海很糾結,“今兒我豁出去了,38,真的不能再低了啊,再低我就不賺錢了。”

    “37。”

    顧海一跺腳,“三十七毛五,那五毛錢我給您辦一張會員卡,就這么定了。”

    “成!”白洛因痛快地答應了。

    倆人在屋里轉了一個圈,隨后進了臥室。

    白洛因一頭摔到床上,四肢愜意地舒展,醉意的雙眸微微瞇起,嘴角帶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

    “開始吧!”

    顧海濕滑的大手順著白洛因衣服的下擺伸了進去,指尖在其腰側撓癢癢般刮蹭著。舌頭探入白洛因的耳中,若輕若重地按壓著,隨后又滑到白洛因的脖頸處……

    白洛因剛剛進入狀態,顧海就停了。

    白洛因的眼睛睜開,不解地看著他,“繼續啊!”

    “做完了,掏錢吧!”

    白洛因目露怒色,“什么?三十七塊五就這么把我打發了?”

    顧海幽幽一笑,“我說過三十七塊五一次么?我說的是三十七塊五一分鐘。”

    “啥?”白洛因暴怒,“你這不是坑人么?”

    “做不做?”顧海的眼中突然閃過一抹狠厲之色,“不做我就給你媳婦打電話,讓她知道你在外邊干的好事!”

    白洛因咬著牙,將那份被坑的表情演得入木三分,“你丫從新疆來的吧?”

    “哈哈哈……”顧海笑得狂妄,“說對了,我老本行就是賣切糕的。”

    白洛因自認倒霉,把床頭柜上的錢包拿過來,掏出一大疊現金扔到顧海身上,“今兒爺我豁出去了,就照著這些錢給我做!”

    顧海瞇著眼睛笑了笑,又趴回床上,含著白洛因的耳垂說:“爺,您可真闊氣。”

    白洛因先是揚唇一笑,而后笑容漸漸被抽走,取而代之的是暈上眉梢的情欲之色,在顧海的頭移到白洛因的腿間時,這抹潮紅的色彩擴散到身體四處。

    顧海用手將白洛因的內褲拉緊,包裹在分身上,勾勒出那誘人的形狀。

    白洛因迫不及待地將顧海的頭按下去,兩條有力的長腿狠狠夾住顧海的雙肩,腰部挺了挺,意思很明顯。

    “爺,您要我干什么?”顧海壞心眼地問。

    白洛因沒好氣地回了句,“你不就是干這個的么?還用得著我告訴你么?”

    “爺,我不是說了么?我老本行是賣切糕的,干這個才不到倆月,還得靠您配合呢。”

    白洛因深吸了一口氣,含糊不清地說:…,“什么?我沒聽見啊!”

    白洛因猛地將枕頭扣在臉上,怒斥一聲,“就說一遍,沒聽見拉倒!!”

    顧海被白洛因難得流露出的可愛模樣萌得鼻血橫流。

    很快,生龍活虎的小因子被放出,顧海的舌尖在頂端舔了一下,白洛因的身體跟著抖了一下,顧海又舔了一下,白洛因又抖了一下,顧海將整個小因子放進嘴里,白洛因禁不住悶哼出聲。

    手朝顧海的身下撫去,卻被顧海一把攥住,“你花錢就不用顧及我了,我來伺候你就成了。”

    白洛因思維很清晰,“我得給你擴張。”

    顧海身體僵了一下,很快轉歸輕松之色,“不急,先讓您爽一把,不能白收那么多錢啊!”

    于是,用手將小因子攥住,頭往下移,嘴唇包裹住飽滿的囊袋,使勁嘬一口,故意發出下流的響聲。把兩個小球褻玩夠了,舌尖一路向下,最后在密口處停住,輕輕勾了勾。

    白洛因的身體猛地彈了起來,一把薅住顧海的頭發,怒道:“我花錢,應該是我上你。”

    “我也沒說要上你啊!”顧海幽幽的,“我只不過想讓你舒服一下,你反應那么激烈干什么?就算不上你,給你舔幾下也挺劃算吧?別的客人加錢我都不給舔。”

    “不行……”白洛因堅守陣地,“只要我不讓你上,你就不能給我舔。”

    “為什么?”顧海咄咄逼人,“你是怕我給你舔得太舒服了,你一忍不住,就想讓我干你是吧?”

    “滾!!!”白洛因惱羞成怒。

    顧海饒有興致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繼續把頭埋下去,惡劣地對著白洛因的脆弱之地發起猛攻白洛因的呼吸越來越急,表情越來越痛苦,心情越來越糾結,一面想著早點兒釋放,一面又不甘心這么交待了,他得留著點兒精力去對付這個老淫賊呢。

    顧海趴回白洛因的身上,臉頰幾乎和他的臉頰貼合在一起,呼出來的酒氣全部噴射到白洛因的臉上,他的手還放在白洛因的腿間。

    “你信不信,我用兩根手指就能把你弄射了?”

    白洛因以為顧海要給他擼射,結果顧海的手指卻強行滑入白洛因的密口中,指關節擠壓著甬道的內壁。

    “你給我拿出來!”白洛因怒喝一聲。

    顧海不緊不慢地朝白洛因說:“你低頭看看,你的小兒子都饞成什么樣了?你老這么餓著它合適么?”

    白洛因順著顧海的視線看過去,小因子的頂端早已“口水”泛濫。

    正愣著,突然一陣狂烈的浪潮從尾錐骨朝前面涌來,白洛因忍不住哼叫出聲,顧海的視線就在一寸之外欣賞著他的表情,他卻無論如何也收不住破口的呻吟,并隨著顧海手指穿插力度的增大而失控。

    顧海手勁兇狠,目光霸道,一邊肆虐著白洛因脆弱的甬道一邊羞辱著他,“不夠浪,再叫大點聲……”

    “啊”

    白洛因近乎失態地吼叫著,緊緊擰著的雙眉像兩把鉤子抓撓著顧海的心,顧海果斷加力,終于,一副爽到扭曲的表情被他盡收眼底。

    輕喘了幾口氣之后,白洛因壓到顧海的身上,汗淋淋的胸口貼合著他的后背。

    “行,剛才挺爽的,現在開始辦正事吧!”

    “你的錢用完了。”顧海耍賴。

    “怎么可能?這才多大一會兒,我給你將近兩千塊錢呢!”白洛因一副較真的模樣。

    顧海指指電子顯示屏,“自己看。”

    白洛因一看時間,猛地呆愣住,不知不覺一個鐘頭都過去了,草草一算,三十七塊五一分鐘,再乘以六十,兩千多了。把錢拿過來數數,才一千八。照這么算,全做下來起碼得五千啊!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