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你丫上癮了?> 第317章 (三)雞飛蛋打

第317章 (三)雞飛蛋打

    關于誰先誰后的問題,倆人還是采取傳統的辦法——石頭剪子布。

    事實證明,在劃拳這一方面,顧海的確不是白洛因的對手。人家劃拳憑藉的是運氣,白洛因劃拳走的是心理戰術,他只要在劃拳之前朝顧海看一眼,基本就能猜到他想出什么。

    于是準新郎的角色就由白洛因來扮演,偽新娘的角色自然就是顧海的。

    顧海順從地擺出九十度的姿勢抵在墻上,白洛因站在他的身后,掏出全副武裝的小因子,開始了他的征服之路。

    剛撞了一下,周圍就響起一陣起哄聲。

    白洛因找了一下感覺,發現綁在顧海身后這個東西摸起來不硬,但是想戳穿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彈性相當強,撞擊的時候要用很大勁才能撬開一個孔,結果收回來沒一秒鐘就恢復原狀,再次撞擊還需要相同的力才能撬開。

    所以,想要成功捅進去,不僅需要力量,還需要速度。

    白洛因找到竅門之后,開始展開威猛攻勢,每撞擊一下,旁邊的伴郎團就跟著吼一聲,雷翻了站在一旁的閆雅靜。姑且不說這畫面有多限制級,就說這個讓她暗戀了五年的男人,居然也有受制于人的時候。

    “你忘了喊口號了。”楊猛在一旁提醒。

    白洛因大汗淋漓地停下來,扭頭看向楊猛,“喊什么口號?”

    尤其在鏡頭后面幽幽的提醒,“就那個……什么……什么進去了沒……”

    白洛因恍然大悟,再次提槍上陣,剛才一舉攻陷的地域竟然被封死了。白洛因簡直要瘋了,這玩意兒是什么東西做的?怎么說句話的功夫就能黏合得這么緊致?

    無奈之下白洛因只好從頭再來。

    又是一陣力量強勁的腰部擺動,這一次白洛因謹記規則,不時的朝顧海問:“進去了沒有?”

    幸好顧海腰桿子結實,要是換了別人,早就被撞得貼到墻上了。他特想提醒白洛因一句,你這樣的方式不對,既耗體力又沒什么效果,你得找到技巧!當然,這種話顧海是說不得的,真要讓白洛因開竅了,他唯一可以占便宜的領域都喪失了。

    所以,顧海只能說,“使勁捅!”

    不料,一向嚴謹的劉沖在旁邊開口了,“你前面落了兩個字。”

    “對,把那兩個字補上!”

    于是,平日里威風凜凜,睥睨眾生的顧海,這會兒在七個人的目光高壓下,不得不輕啟薄唇,道一聲,“老公……使勁捅!”

    白洛因噗嗤一聲樂了,前功盡棄,事后狠狠揪扯自個的腦門,你咋這么沒出息?他叫你一聲老公,你就美成這樣?

    “要不換個人吧?”佟轍用手刮了一下鼻子,“我看你夠嗆啊!”

    白洛因當即黑臉,“要不你試試來?”

    你丫能撞出一條縫我就服你!

    佟轍還真沒含糊,“試試就試試。”

    結果,剛走到顧海的身后,白洛因就意識到了什么,當即把佟轍甩到一旁,“憑什么讓你試?有你什么事啊?差點兒上了你的當!”

    而后接著奮戰,這次力道更猛,顧海的腰都給震麻了。嘴里喊著老公使勁捅,其實心里在說,你還是悠著點兒吧!別把腰閃了!

    挺了二十多分鐘,白洛因終于敗下陣來。

    這下換成顧海上。

    眾人屏氣凝神,目光專注的盯著顧海看,他們不知從什么渠道打聽來的八卦,據說顧海那方面的功夫相當之強,今兒這個游戲就是為了印證這個流言是否屬實。

    顧海出場的那個架勢,就宣告了他在性愛上面的控制權。

    白洛因參照顧海剛才的姿勢,雙手抵墻,腰身微微挺起,渾圓的臀形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之中。顧海幾乎無需準備,單刀直入,上來就是重頭戲。他根本不把這當成游戲,只要腦子里想著,把這個東西戳穿了就能進到白洛因的身體里,顧海就干勁十足。

    強有力的腰部震動,響亮的撞擊聲越來越密集,從幾個分散的點連成一條線,乃至一個面。顧海儼然比白洛因的技術好多了,前后夾擊,左右開弓,深淺有度……自打侵入到那塊膠狀固體里,就沒再退出來,一點一點地深入。

    就連威猛過人的周凌云,此時此刻都不禁感嘆,年輕就是好啊!

    佟轍朝旁邊瞥了一眼,閆雅靜正呆愣愣地欣賞著。

    輕咳一聲,“后悔了吧?”

    閆雅靜回過神來,下意識地問了句,“后悔什么?”

    佟轍不痛不癢地說,“后悔當初沒給他下藥啊!即便得不到他,和這樣的男人春宵一刻,也算是配得上你這個處女身了。”

    處女倆字,佟轍咬得很重。

    眾人的視線齊刷刷地投了過來,全用看國寶的目光看著閆雅靜,大妹子,你是處女么?我怎么一點兒都沒看出來!

    閆雅靜那張臉紅得像秋后熟透了的大柿子。

    尤其一邊錄像一邊喃喃自語道,“我總算弄清楚他倆誰上誰下了。”

    楊猛湊過來,一副八卦的面孔對著尤其。

    “你咋看出來的?”

    尤其騰出半張臉對著楊猛,“這么明顯你都沒看出來?”

    楊猛還沒說話,劉沖把他拽過去了。

    “你倆聊啥呢?”

    楊猛鄙夷地斜了尤其一眼,而后小聲朝劉沖說:“他剛才和我吹牛B,說他能看出白洛因和顧海誰上誰下。”

    劉沖驚詫,“咋看出來的?”

    楊猛當即一拍巴掌,“瞧瞧,我說的沒錯吧?壓根就看不出來!”

    尤其肩膀一歪,差點兒和攝像機一起側翻在地。

    顧海已經已經成功戳開一個大洞,開始朝白洛因的臀部進發,結果越到后面,這個膠狀物凝固得越是緊密,盡管顧海戴的這個鐵皮套前端是尖的,可也架不住這么被夾著。旁人提醒顧海要喊口號,顧海差點兒把這事給忘了。

    當即問道:“進去沒?”

    白洛因費勁巴拉地回了句,“老公……使勁捅……”

    這五個字一脫口,顧海瞬間就活了,一雙眼睛曜石般閃著精猛的神光,箍著白洛因腰身的兩只大手爆出青筋,兩條有力的長腿像是穩固的機關槍托架,上面的那根棍真就是名副其實的機關槍,射速和力量都是一流的。

    屋子里響起一陣猥瑣的喝彩聲,顧海性感的側臉帶著魅力四射的風采。

    眼看著就要撐破了,就差薄薄的一層膠質,顧海刻意表現出體力不足的模樣,大汗淋漓,呼哧亂喘,斷斷續續地問:“進去沒?……進去沒?”

    為了趕緊熬過這個環節,給顧海加油鼓勁,白洛因只能不停地說:“老公使勁捅。”

    每聽見一次,顧海的身體就會即刻蓄滿能量,惹得眾人連連拍手叫好。

    爽死了!顧海已經忽略掉了分身撞擊硬物的那種疼,滿腦子都是白洛因喊出的話。

    如果每次在床上,他都可以如此熱辣放蕩,不需要別人逼迫就說出這種話該有多好。

    幻想著幻想著,就聽見啪的一聲響,固體膠硬是被戳穿了。

    尤其端著攝像機的手抖了一下,忍不住唏噓道,“這貨太強了。”

    楊猛還挺不服氣的,“那東西很硬么?我捏的時候覺得挺軟的。”

    顧洋從旁邊拿出一個備用品扔給楊猛,楊猛帶著鐵罩試了一把,等尤其想攔著他的時候已經晚了,楊猛狠狠這么一撞,只聽見公雞打鳴一樣的嘶叫聲,楊猛臉上的血色頓時被抽干,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好一會兒,眾人才將疼休克的楊猛掐醒。

    第三個游戲更損,名字叫“雞飛蛋打”。規則就是一方的老二上面綁個二踢腳,捻子做得相當長,另一方的手背上被灑上膠水,膠水干了之后迅速粘結在皮膚上。游戲開始之后,一方的捻子被點著,另一方只有把手背上的膠水全部弄干凈,才能過去把捻子撲滅。如果捻子燒到頭了,另一方的膠水還沒弄干凈,那就如游戲名所說……

    這個游戲的寓意就是,只有把外來的雜念全部清除掉,才能解除另一半的心理危機,以最干凈明朗的身心度過其后的洞房花燭夜。

    說得挺好聽,其實就是折騰人。

    危險的任務由顧海來執行,技巧上的東西由白洛因來操縱。

    “開始!”

    白洛因眼睛觀察了一下火星子流竄的速度,發現不出兩分鐘,顧海就要雞飛蛋打了。他必須要在兩分鐘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