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輕小說の>喜歡本大爺的竟然就你一個?> 第二卷 第五章 我們的百花祭

第二卷 第五章 我們的百花祭

    “喂!這個展示物放在這里可以嘛?”

    “那里就OK了!還有,誰能到老師那里去再拿一張模造紙啊!”

    “沒問題!我的話事先已經準備好了的說!”

    “Thank you!翌檜!”

    早上,我剛踏進教室,就看到了相當慌亂的光景。

    也是呢。今天是百花祭當天。

    就算學生們再沒有干勁,當天的努力程度也是像去年一樣的。

    “啊,花灑!早上好!”

    “早上好。翌檜。”

    啪嗒啪嗒兩手拿著模造紙的翌檜走到我旁邊低頭致意。

    馬尾辮從正面垂了下來,稍微有些有趣。

    “哦呀?沒和向日葵在一起嗎?”

    “啊啊。那家伙去幫忙做網球部的準備了,本來也沒有必要在一起。”

    那么……剛才也說過了,今天是百花祭的當天。

    為了已經不記得了的各位,我就再重復一下那天翌檜說過的話吧。

    『請安心吧。被害者的各位的名字都沒有揭露,也還沒有開始分發!因為這是預定用作在百花祭分發的特輯里的報道。因此我對花灑進行貼身取材的期間就直到分發百花祭特輯的前一天為止!視直到那天為止你的行動,我也會相應的改變報道的內容!』(譯者:這作者怎么也和丸戶老賊一樣花式湊字數。)

    就是這樣。以前翌檜滿面笑容向我展示了『渣渣的極致·如月雨露!對三名女性的蹂躪盛宴!』這樣的報道。不湊巧的是這篇報道以出了些差錯的形式向學生們分發了,但那到底是否是真相還沒有傳達出去。

    要證明這一點的就是百花祭當天。

    也就是說直到今天我都一直,想著要怎么解開翌檜的誤解,為了證明報道的錯誤而奮斗著,被領袖群體所襲擊,經歷了各種各樣的辛勞。

    于是,其結果如何……!

    “是這樣嘛!嘛關于那件事,明天就請好好期待吧!”

    其實……….還不知道……

    畢竟翌檜她們新聞部所制作的,百花祭特輯要到明天,百花祭的第二天才進行分發。

    因此今天,抱著想要知道考試結果而緊張不已的考生心態,我處于希望著翌檜寫出腳踏三條船這一疑惑是錯誤的、這樣的報道的立場。

    “姑且今天也,請讓我進行貼身取材比較好,所以請多多關照呢!”

    “.…明白了唷。”

    也有一周前開始進行的Cosmos所提出的一時交流停止的愿意,翌檜對我現在的想法是一半對一半。應該是覺得真相是哪邊都不奇怪。

    但是,說到底我和Pansy是牢牢地扯上了關系的呢。

    雖然午休的時候每次都能拜托翌檜然后造訪圖書室,沒有被目擊到現場,但是放學后沒有來的僅僅只有由于Cosmos而避免的那次而已。

    那以后每天,放學后翌檜都會出現在圖書室。

    于是,也不管Pansy并非花舞展的成員,翌檜以懷疑的眼光看著我們練習的現場。

    再加上,作為最終確認的練習,兩天前開始Cosmos和向日葵也來了。

    嘛,那兩個家伙都超級冷淡,真的連話都不和我說一句就是了……

    雖然明白是針對翌檜的對策……說實話,我相當受傷。

    ……哈,要是能順利的話就好了,看著翌檜這幅樣子,也沒法判斷到底會怎么樣吶~。

    以我的不幸數值的話,應該是會分發腳踏三條船一事得到確定的報道,再加上翌檜的溫柔的話,我也只能祈禱不會變成這樣了。

    “話說回來翌檜你不去幫新聞部的忙也行嘛?”

    “不用擔心!新聞部只要把至今制作的所有報紙都放在部室里就好,昨天我們的準備就已經完成了喲!”

    什么?至今為止制作的報紙?

    “喂。那是我的……”

    “請安心吧!姑且放的只有直到去年為止的報紙而已!”

    也就是說,今年就算沒事,明年也會變得很糟糕不是嘛?

    但是,那是由于搞錯了才弄出來的報道,是不是不該放在那里呢?……有必要確認一下呢。

    “花灑今天的花舞展也請加油呢!我會為你加油的!”

    ……一瞬間,想著她是不是還有著什么可疑的誤解,恐怕并非如此。

    翌檜只是純粹地,想要為我加油。

    最近,由于貼身取材的影響,我幾乎一直和翌檜糾纏在一起。

    雖然我也明白,但這家伙是非常……不,相當好的一個家伙。

    和不知哪里的三人不同,不會旁若無人而又任性地折騰我,由于在新聞部進行著各種各樣的調查,知識也很豐富因而說出來的話也很有趣。在被班級里的女生討厭,又被Cosmos和向日葵疏遠的現在,能夠與之搭話的翌檜是非常珍貴而值得感謝的存在。

    嘛,一旦涉及到明天的報道的話,她就會變成惡魔就是了……

    真的,要是在全部都是誤解這件事上達成一致的話,大家一起變得要好起來也不錯,我這么想著。

    “花灑,怎么了嘛?那樣直直地盯著我?”

    “什么都沒有。”

    “是這樣嗎?那么,就當成是注意到我的魅力而看得入迷了吧!”

    “別擅自向著對你有利的方向解釋啊。”

    “啊哈哈哈!開玩笑對花灑沒用真是讓人困擾呢!”

    就那樣說著俏皮話,我也開始幫忙準備班級的展示。

    *

    終于開始了的百花祭。現在是十五點,開始有相當可觀數量的人們前來。

    或雖如此,我們學生出乎意料的也沒什么事要做,其它的家伙們也是直到自己的擔當時間之前都去看其它班級或者社團的發表了。在那之中,我,倒不如說……我和翌檜一起,造訪了新聞部。

    “『惜敗的棒球部!放跑了的甲子園之夢!』嘛……”

    “這是去年七月制作的報紙呢!這里是我寫的哦!”

    指著我拿著的報紙的一部分,翌檜一副驕傲的樣子。

    我現在拿著的是去年棒球部的各位挑戰的,地區大會決勝戰第二天的報紙。

    報紙的一面上附有露出笑顏的小桑鼓勵著那些流著眼淚的棒球部成員的照片。

    ……好懷念呢。那個時候,我注意到小桑非常的消沉,急忙沖出球場找起了炸肉串店。

    于是,奇跡般地在附近找到了賣炸肉串的攤子,把那里所有的炸肉串都買了下來。

    那個炸肉串小攤,今年也會開店嘛?去年的營業額并不怎么好,帥哥店員也一直在抱怨著,但是炸肉串卻相當的好吃,無論是贏也好輸了也好,這次想要和小桑一起去吃炸肉串,所以要是今年也出來擺攤我會很高興的。

    “花灑,就那樣在意棒球部的報道嘛?”

    “是呢。今年務必希望小桑能夠前往甲子園呢。”

    “花灑真的是最喜歡小桑了呢!實際上是在交往……”

    “才沒有啊!我和小桑僅僅是……嗯?”

    啊咧?總感覺手機在振動哦。這種時候是誰啊……呃,這不是小桑嘛。

    確實,和小桑說話也已經暌違已久了。

    為了解開棒球部那些家伙們的誤會,早上也好休息時間也好他基本都不在教室里。

    ……那,到底怎么了呢?

    “莫西莫西?小桑,怎么了?”

    “花…花灑么?”

    嗯?怎么感覺不是往常熱血到讓人感到悶熱的聲音,而是之前聽到過的冷血聲音,而且還是稍微有些微弱的聲音呢。……哈哈。看來小桑你是想捉弄我吧?

    狼吞虎咽地吃下了有人匿名送來的紫色饅頭之后,開始拉肚子,然后暫時離開不了廁所了。所以不能出場花舞展!騙你的!就算是小桑再怎么說也——

    『抱,抱歉……我細嚼慢咽吃下了有人匿名送來的紫色饅頭之后,開始拉肚子,然后暫時離開不了廁所了。所以不能出場花舞展……』

    做了啊啊啊!雖然不是狼吞虎咽而是細嚼慢咽,但一樣啊!

    虧你能想得出要吃呢。那個!怎么想都很奇怪吧!

    “喂,喂!小桑,沒關系嘛!?我來幫你把救護車……”

    『不,沒有必要……只不過是稍微打開了一點潘多拉的魔盒而已。』

    那是,說著稍微就能解決的問題嘛?

    『所以抱歉。我稍微……RUA!』(譯者:原文もっふぉぁ應該就是嘔吐聲,并不知道怎么翻好靈機一動想到了RUA!其實我本來想音譯成膜法的。)

    啊,把電話掛掉了!一聲『RUA』后把電話掛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