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輕小說の>喜歡本大爺的竟然就你一個?> 第三卷 第三章 我的悲劇在以為結束時開始

第三卷 第三章 我的悲劇在以為結束時開始

    昨天,小椿、葵花、Cosmos與Pansy展開了一場四強爭霸。

    本來這場比賽應該是要比誰最能讓我開心,只是也不知道為什么,我在身體上與精神上都受到了莫大的損害,最終我選擇的贏家是小桑。

    當然了,選擇本來并未參加比賽的人物為贏家,自然要付出代價,讓我因而失去了一些東西。

    我現在不得不與參加比賽的人保持一點距離了。

    我對小椿說:「今后完全不用為我效勞。」對葵花說(雖然很懷疑她是否有聽懂):「你暫時先以網球為最優先。」促使發騷行為平息。對Cosmos說:「便當有我老媽會做,不用學姊操心。」鄭重拒絕她為我做菜。對Pansy則明白表示我的意思:「我暫時不吃點心。」

    說穿了,就是(雖然也有部分例外)我自己拆了我的后宮。

    到了最后,我對小桑送出告知優勝的簡訊,寫說:「你是第一名!」結果傳回來的簡訊是:「我總覺得愈想愈興奮了。」不免令人心中閃過一絲不安。不知道他打算叫我做什么,也只能祈禱內容盡量不要太狠。

    好了,這樣一來,小椿案已經接近尾聲,接下來看似就要開始我那路人該有的日常生活,但不巧的是,并非如此。

    其實我還有一個有點麻煩的問題要解決……

    至于說是什么問題……

    「花灑,拜托啦!告訴我嘛~~!」

    早上,我正一個人寂寞地上學,沿著走廊前往教室,就有個男生雙手合掌,用拜神似的姿勢求我。

    從他把招呼語和自我介紹都省略得一乾二凈這一點感覺得出身為路人的抱負,但不巧的是我也是路人,我可要用路人該有的態度來因應了。

    「你很煩耶,不管問幾次,我都不打算說。」

    我一口回絕,完畢。

    我從他身前掠過,正要走向教室……等等,竟然抓住我的肩膀。有夠煩……

    「別說這種話嘛~~好不好?有什么關系嘛,想想我跟你的交情啊~~」

    我跟你是有什么交情啦。你和我又沒多熟。

    去年和今年都分在不同班,而且今天才第一次好好講上幾句話。

    不過,也是啦……你的心情我也不是不懂。

    換作是我站在你的立場,也早就千方百計想套問了。

    ……咦?你說這小子在問什么?那當然是……

    「告訴我在花舞展上,最后跟你跳舞的那個女生叫什么名字嘛~~」

    就是這么回事。這就是降臨到我身上的另一個有點麻煩的問題。

    哎呀,為防誤會,我還是補充說明一下吧。

    所謂花舞展,是在百花祭第一天的最后所舉辦的一大節目,由三名女生輪流擔任一名男生的舞伴,和他跳舞。

    而今年以男生名額參加這花舞展的人,就是我。

    以女生名額參加的,則是各位都知道的本校代表性兩大美女葵花與Cosmos。

    而最后……是某個美貌更超乎她們兩人之上的美女。

    這個女生的登場讓全校學生情緒沸騰再沸騰。「從沒看過那么漂亮的美女!」「搞不好比葵花跟Cosmos還漂亮!」等種種贊美漫天灑落。

    和她跳舞的時候心情棒透了,就像漫步在云端,但那是當時。

    至于事后……心情就像掉進臭水溝。

    「就說我沒打算說了!」

    「怎么這樣喵~~人家好傷心喵~~」

    如果你以為裝可愛我就會告訴你,那可真是天大的誤會。

    這種事情,就是要由可愛的女生(親生母親例外)來做才會令人心動。

    不過大致就像這樣,我為了應付這群好奇心旺盛,滿心想知道美女真面目的男生們,忙得不可開交。尤其百花祭第二天,那真的是有夠辛苦……

    真的是一個接著一個跑來問我,讓我覺得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遇到有那么多男生跑來找我說話。

    小椿轉學過來讓這些逼問平息了些,但終究只是暫時平息。

    這些男生看準時機,再度展開了行動。只是不管他們對我怎么樣,我都不會說。

    「該死……問花灑也沒用啊~~那就期待其他人吧……」

    …………嗯?這小子在說什么?

    「喂,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咦?」

    「就算其他人來問,我也不打算說。那你到底在指望什么?」

    「嗯~~?唔嘿嘿嘿……這可不能說啊……」

    為什么我身邊的人們就是會突然想建立自己的角色形象?

    「既然你不說,老夫也不能告訴你啊。」

    請你給我好好把角色形象統一再來說話。

    「不過,我就給你個提示。除了你以外,還有人可以告訴我她是什么人──」

    「原來如此,有人去問葵花是吧。」

    知道是這樣就好辦了。趕快去跟葵花說一聲吧。

    「啊!等等,你也太快猜出答案啦!至少再讓老子……不對,是讓老夫留下深刻一點的印象才行啊!」

    「啰唆!我才不管!」

    「慢著!等等啊,花!灑!」

    誰會等啦!就算你講得像是在鼓舞倒地的拳擊手,我也不可能等你。

    不要只為了講這個,就把一句話切得亂七八糟,還斷個「灑」字咧!

    參加花舞展的最后一個人──Pansy的身分,絕對不可以曝光。

    一旦曝光,想也知道一定會弄得很慘!主要是我會很慘!

    我會在圖書室被噴更多的毒,身體上也會受到某些災害……啊啊……光想都覺得可怕。而且,既然是Pansy,絕對會做出比我想得到的可怕事情更可怕的事情。不是什么事情都超乎想像就是好事。

    「喔!這不是花灑嗎!怎么啦?你在等我上完廁所?」

    我快步走在走廊上,就傳來一個活力充沛過頭的聲音。

    是個有著飽經鍛煉的身體與熱血微笑的男生──小桑。

    大概是因為剛上完廁所,只見他用深紅色火焰圖案的手帕在擦手。

    「沒有,不是這樣。我是有點事情要找葵花。」

    「你會邊走邊長話短說,一定是相當慌吧?我看,是為了那個人的事吧?」

    小桑配合我的步調,敏銳地猜中了是什么事。

    他自然地用「那個人」這個詞隱去Pansy的名字不說,這點也感覺得出他口風很緊。

    「對。因為似乎有人想從葵花口中問出她的身分。」

    「原來如此啊。所以是盯上葵花開始晨練,和花灑分開的時間啊。」

    你這么信任我,我是很高興,但小桑,你這可猜錯了。

    大家怕的人是你。他們是盯上葵花和你分開的時間跑來。

    我也是一直到剛剛還被一個想建立角色形象的神秘男生啰唆地追問,就是最好的證據。

    「說到這個,小椿沒和你一起嗎?昨天你們是一起來的吧?」

    「是啊。她說要去忙今天開幕的分店準備工作,所以早上會撐到快遲到了才來。」

    葵花要晨練,小椿要準備分店的工作。一選擇小桑路線,女主角們就消失,變得只剩男生登場。這樣的早晨,該怎么說……是個很有路人風格的美妙早晨。

    *

    一抵達教室,就看到同班同學們和樂融融地開心談笑。

    好了,葵花呢……奇怪,沒看到她啊……?跑哪兒去了?

    我環顧四周,但哪兒都找不到像是葵花的身影。

    她還在晨練嗎?那我就去那邊找找看吧。

    「小桑,葵花似乎不在,我去網球場看……」

    「不對,她在……就在那里。」

    「咦?……哇、哇啊……」

    小桑朝某個方向一指,所以我跟著看去,結果超猛的。

    人影稀疏的教室里,有個地點人口密度格外高。

    保守估計也有十個男生,排成了一堵圓形的墻壁。里頭沒幾張臉孔是我認得的,想來多半全都是別班的男生。而葵花就待在這堵圍墻的中心。

    「真是的!你們大家讓開啦!我不會說的!」

    葵花蹦蹦跳跳地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