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輕小說の>喜歡本大爺的竟然就你一個?> 第三卷 終章 我最不想聽到的話

第三卷 終章 我最不想聽到的話

    過了一陣子,一周后的周三早上,我深刻感受到現實的殘酷。

    葵花在上周日的比賽中固然漂亮地拿下勝利,但后來在另一天進行的比賽,就很遺憾地輸了。

    對手人稱「夫人界的阿格西(注:「阿格西」日文發音同韓文的「大小姐」)」,是有著超夸張卷發與亮晶晶雙眸的華麗美女。「騷貨界的喬科維奇」雖然也很努力,但力有未逮。

    這樣的結果無可奈何。葵花雖然拚命努力,但對方選手也是一樣。

    由努力、才能與運氣,這一切匯集而成的就是實力,而實力與實力碰撞的結果,當然沒有抱怨的余地。

    不過,這個就先不提了。

    「對了對了,昨天的綜藝節目,你看了嗎?」

    「看了看了!超好笑的!那個綜藝節目!」

    今天紅人群的各位也還是老樣子,吠得很有精神啊。實是熱鬧之至呢。

    「啊,抱歉,我沒看……」

    「咦?是、是喔?」

    老是很晚回家的A子同學沒看這節目,讓紅人群的各位立刻安靜下來。

    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怎么回事?這是她們之間的例行公事還是怎樣?

    「嗯,我昨天一直在家庭餐廳滑手機,挺晚才回家。」

    這樣啊?請務必告訴我,你頻繁去光顧的是哪間家庭餐廳。

    知道了我就絕對不會去。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耶~~」

    好了,說來唐突,但這個時候還是來復習一下我這個人吧。

    我想各位都很清楚,我是個騙子。

    要說我有多會騙人,我是個連自己內心說的話都會作假的騙子。

    然后呢,這樣的我在這次的一連串事情里,其實隱瞞了一件事。

    只是話說回來,也許有些讀者已經注意到了。

    還請已經猜到的讀者把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當成是在對答案。

    「呃……可以打擾一下嗎?」

    「啥?做什么?」

    我盡可能以平靜的嗓音說話以免刺激到這群野獸,但看來效果不彰。

    這幾個人轉眼間都變成了饑餓的郊狼。

    可是,不可以在這個時候退縮,我要確實做到最后。

    「呃……我有幾句話要跟你說,可以跟我來一下嗎?」

    「你是在……跟我說話?」

    這個不管聽在誰耳里都覺得充滿嫌惡感的回答不出各位所料,是發自A子同學。

    沒錯,我有一件事要跟她談。我覺得這件事本來不該由我插手管,但既然我注意到了這件事,就決定要好好正視。

    「對。不好意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談。」

    「在這里不行嗎?」

    「不太好啊。如果可以,我想跟你兩個人談。」

    「「「「咦~~~~~~!」」」」

    你們幾個,這樣會不會太過分?

    除了A子同學以外的四個人都給我一口氣從郊狼變成了種馬「迷人景致」。

    「……也好。」

    但當事人似乎不怎么在意,手捂住嘴,用蒼白的臉給了我回答。

    她之所以捂著嘴,多半是因為昨天吃了一大堆大蒜和韭菜而擔心會有味道,臉色蒼白多半是因為粉底涂太厚。實在是……這女生也太潑辣了吧。

    「那你來一下。」

    好啦,現實逃避也完成了,馬上出發!

    我和A子同學一起離開教室,前往人少的地方。

    「所以,有什么事啦?」

    我帶A子同學去到的地方是餐廳。早上這里一個人都不會有,是最合適的地方。

    「呃……就是啊……」

    「你可不可以趕快講完?慢吞吞。」

    唔!還是一樣毫不留情啊,A子同……不,就別再這樣稱呼她了吧。

    該怎么說,說來的確理所當然,活在這世上的人大多數都有名字。

    我擅自稱她為A子同學,但這當然不是本名。

    她也是有個厲害的名字,同時也有被大家稱呼的綽號。

    A子的「A」是「亞茶花(ASAKA)」的「A」。這女生的名字意外地雅致。

    再來是她的姓氏………………………………她姓「真山」……

    也就是說,她的昵稱是……

    「山茶花,你每天都在外面玩到很晚才回家吧?」

    「那又怎樣?這種事情用不著你管吧?」

    「可是,你不是真的想玩才一直在外面游蕩吧?」

    「啥?你莫名其妙。我可以回去了嗎?」

    「別這么逞強。你的夜游,其實另有目的吧?」

    「你喔……一直在講什么鬼話?可以請你適可而止嗎?」

    我也想過他們只有姓氏一樣,說不定我找錯人了,但這可能性很薄弱。

    畢竟山茶花不只是姓氏,跟「他」還有一個共通點。

    像現在她就正好在做這個習慣動作。這次葵花和我也都秀過了一手。

    不,也許我不只是這次,上次也在無意識間流露出來。

    至于山茶花的習慣動作──

    她有個習慣動作就是一覺得難為情或緊張……就會「用小指搔臉頰」。

    父女還真的是會有一些意外的地方很相似啊。

    「……『高湯煎蛋卷』。」

    喔,山茶花的動作突然定住,睜大了眼睛啊。那就表示……賓果。

    我在小椿店里聽大叔說起他最重視的關系……他指的肯定就是親生女兒,山茶花。

    「要知道你老爸有夠念著你的。所以,你沒事就不要故意在外面逗留,趕快回家給他看一看啦。」

    「你到底從剛剛就在搞什么鬼?像是我拿手的菜,還有那家伙,你為什么會知道?」

    「我打工時發生了一些事情。不過,有什么關系嘛。像你們這樣互相逞強的父女吵架,照你的方式來講,就真的只是『土』到不行而已喔。趕快和好啦。」

    「啥!這不關你的事吧!而且,原因本來就是他先挑剔我的穿著打扮!而且他對我…………根本就沒當一回事。」

    「哪有可能?那個大叔就只是沒辦法老實說出來,真的跟某人很像啊。他每次都有夠擔心你的。」

    「就跟你說不可能是這樣了!」

    山茶花每天都很晚才回家的理由。

    不是因為不想和大叔見到面。她就只是希望爸爸關心她。

    真是的,老實說出來不就得了……?真是個別扭的女生。雖然我也不太有資格說別人。

    「真山大叔他啊,只是嘴上不說,其實有夠關心你呢。所以,我再說一次……不要玩到太晚,好好回家去吧。」

    「你、你、你很啰唆耶!而且就算我回家,爸爸也不在家……」

    「要是他不在,等到他回家不就好了?邊等邊做你最拿手的高湯煎蛋卷。大叔可是對我都在炫耀呢,說想吃女兒做的高湯煎蛋卷,還說那對他而言是全世界最好吃的。」

    「!」

    「不過我的確也有一部分是為了自己啦。要是他繼續挑剔小椿店里的高湯煎蛋卷,會影響到營業額。所以就麻煩你啦。」

    哎呀呀,看她滿臉通紅,原來也有可愛的一面嘛。

    嗯嗯,就是說啊。難得昵稱有了進步,接下來就……

    「嘿噗!」

    「……你真的差勁透了。」

    你、你……竟然劈頭就往我上體來上一拳,這是怎樣啦?

    我明明事先說過,這年頭已經不流行暴力女主角了……

    喂,不要丟下痛得動彈不得的我,自己離開啊。

    就算你轉過身去掩飾害羞,做的事卻是窮兇極惡啊。好好對我道歉。

    「花灑,你真的很惡!……不過……謝啦。」

    各位覺得如何呢?以上就是對答案。

    山茶花快步離開,我還痛得在地上悶哼呢。

    ……就這么回事,答案也對完了,就由我來做最后的報告吧。

    歷經這次還有從前種種的經驗,我終于有了身為主角的自覺。

    也許大家會預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wfqkde.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北京足球单场计算器